簡介

我叫胡一心,杏壇中學畢業生,應屆香城中學文憑試考生。過去六年的努力,為的是一張不過不失的DSE成績表。成績表到手了,用青春買來了數顆星,卻覺得一切都變得可笑,回顧這六年除了讀書的日子,幸而還有一堆堆回憶的烙印。一直以為讀書更重要,到頭來,更值得懷念卻是那年少輕狂的歲月。擺脫了DSE的折磨,也失去了DSE的戰友,到我懂得珍惜之時,卻已經無力挽回。原來,DSE也只是青春的一台戲。 致DSE,致青春,以此為念。 (最少每三日更新一次)



就算活在香城的名校,在這個制度下,誰也逃不掉考DSE的命運。說真的,誰會甘心讓一張紙定奪以後的人生?起碼我不甘心。可到頭來,在爹娘、在學校、在社會的眼中,這張紙偏偏代表了我的一切。我自己又算些甚麼?肩膀上不再空空如也,甚至壓到自己的價值也不值一提 。或許,這種妥協,這是DSE課程的一部份,不能再任性,就算是成長的教訓。


進了傳統女名校杏壇,本來也只為打算在高中這三年專專心心面對排山倒海的SBA, IES, mocks,但是原來,有些事情要來的,還是要來的。唯一可以慶幸的,就是一班好戰友,或許還有,那麼一次的Joint-School。
----------------------------------------------------------------------------------
「嘩,今個禮拜chur到你,兩科SBA,四個test,唔駛瞓都似,黑眼圈又嚟啦,嗚啊。」女神家寶就是其中之一。說是女神,也不過是標準貨色,眼大大,眉清目秀,不過不失,身材中中等等。但是在這個世代,instagram上有數張自拍,數千個粉絲,做個女神BB能有多難?
 
「講呢啲?!一心BB啊,借數學簿嚟抄啦,我今晚同女神BB要去食咖啡弄啊!」肥婆念慈裝出一臉可憐的神情看著我,我回以一臉無可奈可,再將那數學簿拋向只不過坐在我身後的她。對,女神BB身邊總會有件豬扒。
 
  至於為何我能留在女神BB的身邊這個問題,大概也是因為我沒有任何的殺傷力,加上我在課業上還有相當的利用價值,留下來當個小書僮也不錯吧?我自己對於這個身份也不以為然,既然有個女神BB願意收留,讓我能在這間勾心鬥角的女校裡避避風頭,總算不被排斥,免去不少閒話,何樂而不為?久而久之,家寶會在我面前露出與女神形象互相違背的真面目,互相取笑取笑,她就更加沒有理由把我這個書僮趕出宮了。我打算也繼續無風無雨在家寶娘娘的庇護下渡過我在杏壇的日子。一段友誼,真的非需要甚麼斬頭顱灑狗血的風光事跡嗎?


 
就在我完成了拍得上NBA的傳簿之際,數學老師陳sir就剛好步入班房。這位杏壇最帥男教師也算名不虛傳,也只不過入班房,也會引起一陣竊竊私語,細聲講大聲笑。

這位男神BB今日鮮有地戴了眼鏡,加上一身貼身的西裝,將高大的身型,肌肉的線條表露無遺,我身後這班狂蜂浪蝶怎會不為之著迷。好吧,連女神家寶和肥婆念慈也不例外。
 
「喂喂喂,佢今日著得ok喎。」念慈先開口。
 
「Honestly, ok係ok,但係點都未到你囉,快啲抄你個死人功課啦,抄完到我啊,男神BB既功課嚟㗎嘛,唔欠得㗎。」

  這時一張Joint School Camp的報名表傳到了我的手上,我隨意一看,joint school一向也不是我的菜,便把報名表傳到後面那對長舌手上,繼續我的數學堂課。


 
家寶BB接過報名表,念慈忙著抄我的數簿時,眼尾稍稍一看︰「得啦得啦,話說呢個joint school,格物書院都有份,好似話Chris Wong都會去,陳sir就名草有主架啦,Chris Wong就試得過,女神BB夠鐘出動啦。」
 
格物書院是和杏壇齊名的城中名校,杏壇是女校,而格物就是男校的代表。Chris Wong這位人兄,我也略知一二,要知道如果連我也有聽聞過,那麼這人定必是非同少可--格物首席校草,運動成績音樂樣樣精。
 
我坐在前面,也聽得到家寶那一聲淺笑,看來那Chris Wong也會成為家寶的嚢中物了。她淺笑,我苦笑,心裡為那位Chris Wong感嘆,因為家寶BB會比我眼前這堆數學題更加難搞。Caltor被我按了又按,也得不出最後答案,不過算吧,反正又不是我要面對這條題目。
 
「咪住先,三人同行,一人免費。」家寶道。聽到這兒,念慈和家寶無間斷的對話停了停,我不禁打了個顫,背後一股寒氣,令我腰板也僵了起來。
 
我偷偷向後望一望,她們以whatsapp奸笑emoji的表情望著我,兩對金精火眼,難為我兩隻眼都突埋。


 
「唔駛驚,等姐姐教你出去蒲。」奸笑emoji已變紫色惡魔emoji。
 
囧。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