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如果喜歡我寫的小說/散文,請like我的個人專頁以留意我的最新動向: https://www.facebook.com/lovetenlives 另正連載長篇奇幻驚悚小說 - 《玩偶遊戲 THE Y FACTOR》,歡迎你們來留言和追稿: https://www.shikoto.com/article/28420/%E7%8E%A9%E5%81%B6%E9%81%8A%E6%88%B2%20THE%20Y%20FACTOR%20-%20%E5%8F%A6%E9%A1%9E%E5%A5%87%E5%B9%BB%E6%B8%AF%E5%BC%8F%E9%AC%A5%E6%99%BA%E7%94%9F%E5%AD%98%E6%95%85%E4%BA%8B.html 我在此保證,我的文字絕對不會讓你們失望 :)



在大約數星期前,我閱讀了一篇研究報告。當初閱畢,我並沒甚麽特別感覺,但在之後數週,那研究報告的結論卻愈加頻繁地出現於我的腦海裏,無論是在我試圖規劃未來一年的時間表時,還是在我一個人乘車回家、躺在床上的時候。

 那研究報告是關於大腦的,是由英美腦科專家聯手調查了十多年得出的成果。當中的內容我不詳細說,總括而言結論就是,我們的記憶其實是由一塊又一塊的「圖片」組成。那些「圖片」,是我們日常生活的截圖,不規則地遊走於我們大腦中負責管轄記憶的部分。

然而根據研究結果,那些「圖片」只有三成是真實的,其餘七成,只是我們大腦為了填補記憶而虛構的內容。
 換句話說,我們的所謂回憶,只是一湖幻夢。

 倘若這研究結果是真確的,那麼會不會,我們過往與朋友家人愛人相處的快樂回憶,大部分只是我們杜撰出來的假象?那些「我記得」,驀然變得如斯軟弱無力。我記得中四時班會燒烤我和一群同學玩捉迷藏玩得興起,最後還一起去吃糖水。現在回想起來,我卻開始質疑自己的回憶 – 最後大家真的有吃糖水嗎?會不會自己其實是回了家大睡特睡?人生短暫,美好的回憶卻更短,故此一但有了值得記念的美麗過去,我們便會不其然的把那些回憶實體化,以確保我們不會把那些快樂的感覺遺忘。 有時我們甚至會有意無意地將那些記憶和一些甜美的夢境混合,努力勸予大腦把那些美夢變成我們過去的一部份,好叫我們的過去變得更可觀。箇中真假,有誰能一語道破?

 除了令人每次想起也會心微笑的「回憶」,當然還有那些數不盡的「不快事」。記得在我唸幼稚園時,我曾被傭人虐打過,一直以來一幅畫面總是深刻的烙在我的腦袋裏 - 她一邊和其他人談電話,一邊把我的腳甲一塊一塊的拔下來。每當我和朋友談起這件事時,我的腦海總會浮現出如此鮮明的畫面。直到數個月前,我偶爾向母親提起這個回憶,媽媽竟說當年那傭人並沒拔我的腳甲,只是掌摑我臉而已。但是我明明記得她有!當時的我就是無論怎也想不明白為何我和母親會出現如此大的記憶差異。但是現在我懂了 – 記憶愈久遠,回憶片段自然亦愈模糊,當中有杜撰之處實屬合理。更何况我發現,當人陷入悲劇或人際衝突時,似乎很喜歡把自己推向絕望的境地,有些人甚至會沉溺於自己的悲傷之中,暗地裏很享受那種感覺。而有些人則會把自己的錯誤合理化,在每一次回憶、每一次敍述之間,逐點逐點消抹自己的過失。這不是為了搏取别人的同情,亦不是想扭曲是非,而是一種安慰自己、讓自己心底好過一點的手段。我們是人而不是神,生活不應是為了别人而活而是為自己而活,故生活時選取一個對自己有利的版本亦不為過。如此一論,我們還可說自己的回憶可信麽? 



於是在這數個星期,我有一種莫名的失落感 - 我總覺得自己是不可信的,覺得真實離自己愈來愈遠。

 然而,在昨晚,於我難得空閒,在家播放著我最喜歡的音樂時,我萌生了一個新的想法。 

就算我們的回憶不是全然真實,那又有甚麽所謂呢? 

就讓生活變成自己喜歡的模樣,無論是在現實還是在回憶中- 它不需要鐵面無私,也不需要正確無誤。生活之所以會「活」,就是因為我們為它添上自己喜歡的元素和顏色。它有時誇張、帶有喜劇色彩,有時可以是鋪天蓋地的黑,這完全視乎我們的想像和行為。它真不真實根本不重要,最重要是我們因它活得快活。倘若不快活,就算真實又有甚麽用? 

我不知道你是否相信這研究報告的結果。只不過,誰管它真實與否!從今以後若這研究結果再度浮現心上,我會說:「算了吧!讓回憶隨它想要的方向發展去 。」…… 




 後記:也是一年前寫的一篇文,就忽爾想post出來而已 lol 當年寫是為了參加比賽,所以字數有限制,現在看回雖有少許缺陷卻倒是甚麼也不想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