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過飯,以及小睡了一會後,終於來到了晚上九時,又是特訓的時間。
 
到底這次又是怎樣的亂來一通的對戰?
 
一想到又要特訓,我就不禁嘆了一口氣。
 
希望這一次特訓不會傷害到任何人就好了。
 
之前還真的射爆了校巴,讓車上的人都炸飛,還真的有夠瘋狂。
 


我一直走,一直走,終於來到了體育館內。
 
進入館內後,就看到深雪學姊和奈奈。
 
深雪學姊看起來非常不滿,她一邊雙手抱在平平的胸前,一邊大聲怒吼。
 
「好慢呀!竟然要人家等你這麼久!新陳代謝。」
 
「哎呀,抱歉,我是有點睡過頭就是了。」
 


「哼哼!」
 
呵呵,有夠像個小朋友呢。
 
面對這樣的小朋友,我反駁說「其實是妳早到」也不能。
 
「好了,人家不想浪費寶貴的時間,馬上開始特訓!我按。」
 
急不及待的深雪學姊,按下了控制器。
 


然後一部機械人直接撞破體育館的一邊牆,從碎石和塵埃,以及夜空中登場。
 
雖然這樣登場是有點帥,但修補工人就哭哭了。
 
昨天才修補好牆上的凹洞,現在又再大修一次,對不起!工人們!
 
「好啦!給人家打敗它!快上!」
 
咇!------深雪學姊不斷用哨子催促我。
 
「我知道了!上就是吧!」
 
因為跟她的距離有點近,所以哨子聲害我的耳朵有點痛。
 
我望了望在眼前的機械人,跟昨天和下午時見到的一樣,沒有太大分別。


 
既然場地不大,那就只好先用旋渦靠近,然後直接秒掉它。
 
之前做,現在一定可以做到!
 
好!一鼓作氣地收拾它!
 
我向着機械人踏出一步,然後開始急步奔跑,朝右向左旋渦式跑動。
 
不出所料,在接近到一定距離,機械人就舉起四連裝機炮,不斷朝我掃射。
 
射出來的鋼珠打落在牆身上,又打出一個又一個凹洞。
 
隨着不斷奔跑,不斷的旋渦推進,終於跑到機械人的背部。
 


「得手了!」
 
這次又是我贏啦!
 
沒想到這次的特訓這麼容易,害我還膽心了一會呢。
 
「體術奧義.直拳!」
 
啪!
 
突然,機械人伸出它沒有拿機炮的左手,接住了我的一擊。
 
「啊呵呵呵呵!」
 
然後響起了深雪學姊的笑聲。


 
「這部蘋果十加四S,是人家為你特別製造,追加了快速反應防禦和拳擊功能。人家可是花了一整個下午才製造到出來,好好跪下來感謝!」
 
「我又沒拜託妳做!」
 
「甚麼?新陳代謝!你這個連感恩都不會的笨蛋!蘋果十加四S!收拾他!」
 
機械人即時用槍管撞向我,狠狠地撞到我的肚子。
 
「嗚呀呀呀呀!」
 
被撞飛幾米的我,按住自己痛得要死的肚子。
 
本來我想抱怨一下,但是機械人馬上就向我掃射。
 


我即時逃命起來。
 
要向機械人作出攻擊,就只能與它進行近戰,雖然它有防禦的能力,但一定會有破綻。
 
應該會有吧……希望會有吧。
 
我再次用旋渦方式前進,又再次跑到來機械人的身邊。
 
然後我使出我的奧義!
 
「體術奧義.右鉤拳!」
 
接着機械人用手臂擋住了我的攻擊。
 
嘖!又被擋下來了!
 
不行,不可以停下來,要不斷攻擊,直到它露出破綻。
 
我再度使出奧義攻擊。
 
「體術奧義.側踢!」
 
用拳頭不行,就用腳踢,而且我要踢的地方是它的側邊,這可以說是盲點。
 
這時,機械人擋住我拳頭的手向下一轉,緊緊捉住了我踢過來腳。
 
然後用極強的力度,把我擲飛出去。
 
而我被狠狠擲到牆壁上去。
 
呼呀,背脊有夠痛的!
 
可是我的攻擊還未可以停下來。
 
從牆上掉到地上的我,急速爬起身,再次衝向機械人,又再一次使出奧義進行攻擊。
 
「體術奧義.左鉤拳!」
 
沒想到我會即時進行攻擊,機械人好像反應不過來。
 
之前伸出來擋住攻擊的手,都還未放下來呢。
 
很好,這次一定可以擊中你這廢鐵。
 
果然這傢伙的弱點就是反應太慢了吧!
 
「捉到你了!」
 
「蘋果十加四S!飛起來!」
 
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
 
裝在背邊的噴射器突然噴出了火焰,機械人整個升空,避過了我的攻擊。
 
太!卑!鄙!了!
 
我要投訴!我要投訴!我要投訴呀!
 
「新陳代謝!好戲還在後頭耶。」
 
「甚麼!?」
 
「必殺.迴轉掃射!」
 
不單單會飛天,還會用必殺技,這還有天理嗎?
 
在空中的機械人,即時像個陀螺般轉動,同時擊發手中的四連裝機炮。
 
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
 
槍聲四起,鋼珠亂飛,胡亂地擊落在不同的地方。
 
牆壁、地面、我的身上,都被鋼珠射中。
 
雖然射在我身上的就只有一兩發,不過真的好痛。
 
而且,這傢伙看來會轉很久,我一直站在原地的話,很有可能連續被射中。
 
所以,我跑了過去最安全的地方,也就是機械人的下邊。
 
「呵呵,這樣就射不到我了。」
 
正當我以為安全的時候,機械人背部的噴射火焰,頓時消失。
 
機械人直跌下來,就由我的頭頂。
 
「呼哇呀!」
 
我即時驚慌地跳開。
 
機械人「碰磅」的一聲,由高空掉到地面上。
 
所落之處即時出現裂痕,並凹陷了。
 
可怕,如果地面是人的話,一定會粉碎性骨折。
 
連跳帶跑逃亡的我,靠向了牆身,大口大口地喘着氣,雙肩不斷上下起伏。
 
這個時候,我注意到一件事。
 
機械人的雙腳,好像在發抖般的震動,並有向下傾的跡象。
 
啊!
 
這一下我才想到了一件事。
 
第一次跟這個機械人對戰,它就只會站在射擊。
 
而第二次,這個機械雖然會移動,但只是靠飛行,而不是走路。
 
至於這次,它也是用飛行和站射來攻擊我,都沒有靠雙腳移動。
 
這是為什麼?為什麼是站和飛,而不是跑和跳?
 
直到剛才,我就知道答案了。
 
「終於找到你這廢鐵的弱點耶。」
 
我帶着笑容,低抬喃喃說道。
 
然後,我開始急速跑起來,接近機械人。
 
機械人轉過了身,對我進行掃射。
 
破解射擊這招,在第一次已經懂了,所以要接近它絕不是難事。
 
我再次用上旋渦前進,並隨手拿起了機械人突入的時候撞破了的碎石,善用戰場的環境,第二戰已經明白到了。
 
在向機械人轉彎衝過去的時候,我把碎石擲出去,機械人反射性的用手擋住。
 
而就在這個時刻,我即時躍過了機械人,跳到它的背後。
 
接着,我用腳底,用力一踢,踢向它的大腿和小腿之間的關節位。
 
碰------機械人單腳跪了下來。
 
我再踢向另一邊,機械人全部跪下來,它只能用雙手支撐自己。
 
我的推斷果然沒錯,這傢伙的腳是難以支撐其全身,所以它只能用飛來代步,只能站着向我射擊,而剛剛由天空掉下來,我就看到它的雙腳一時難以支撐衝擊而震抖的景象。
 
然後,我對準它的臀部------
 
「體術終極奧義!!!!千年殺!」
 
碰磅------機械人抱住臀部整個飛出,撞到遠處的牆上,最後爆炸,而我的拳頭,則痛到無法比喻,特別是手指!
 
「好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呀!」
 
我痛到大叫出來,因為實在痛到要了我的命。
 
雖然好痛,但打敗機械人的勝利感,足以抵銷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