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幾人終於走進了洞穴裡邊。
 
雖然陽光不能照進來,洞穴內漆黑一片,但幸好身為考古學學生的肥醬有小型電筒作照明,方便我們前進。
 
不過因為使用了電筒,有一定的機會會被巨人發現,所以不能亂照。
 
「肥醬,你確定是這個洞穴嗎?」
 
我會這樣問是有原因的,因為我們怎說都在洞穴內走了一段距離,但都沒看到巨人呀,通訊裝置之類的東西。
 


「是的,我可以肯定是這個,這麼震驚的畫面我一世子都不可能會忘記,巨人啊,你試想想巨人出現在你眼前,然後讓你知道他們要攻擊地球,正在互通消息,這真的太可怕,這真的太可------嗚!」
 
我又打拳頭打在肥醬的肚子,阻止他暴走。
 
總之肥醬是肯定這就是遇見巨人的洞穴。
 
「唉…到底還要走多遠啊…明明都走了好久,怎麼還未到啊?」
 
在我身後的深雪學姊,正因為走得累了而發出抱怨的聲音來。
 


明明是身處洞穴內,但卻聽不到回音,是因為這裡太空廣還是怎樣?
 
「喂喂,新陳代謝,來背着人家走吧,人家腳到軟了。」
 
「我才不要,深雪學姊自己走路吧。」
 
「甚麼呀,難得人家願意被你背着走,你應該要感激才是呢。」
 
為什麼我得要對這種事感激?
 


接着,深雪學姊就這樣坐在地上,不願再走動,還一邊喊着「人家好累啊」。
 
看到深雪學姊這個樣子,我真的無話可說,早知道就讓她跟奈奈交換位置。
 
連謝西嘉都沒有喊累呢,深雪學姊真沒勁。
 
因此,我們都坐下來,稍微作一下休息。
 
飛麗斯稍微望了望四周,可能她有夜視的系統,所以都能看清楚周邊的環境。
 
「實在太奇怪了。」
 
然後她更講話起來。
 
「有甚麼好奇怪?」


 
我好奇地向飛麗斯作出提問,而飛麗斯也回答我的問題。
 
「這個洞穴,實在太深,深得很不正常。」
 
「怎說呢?」
 
「即使受到海風的侵蝕,也沒可能深得這麼誇張,我們怎說都走了一大段距離,而且在我們目前身處的位置,連入口的陽光也看不見,很明顯是轉了個彎。」
 
聽到飛麗斯這麼一說,我馬上回頭一望,確實看不到入口的陽光。
 
這時由依老師蹲了下來,在地上進行摸索。
 
「這是人工洞穴。」
 


由依老師先是講了句話,然後借用了肥醬的小型電筒,照向地面。
 
大概是因為太黑的關係,起初都沒留意到,原來一道又一道的線條,正在我們的腳下。
 
那是用機器來挖掘的痕跡。
 
相信巨人為了不被外界人發現,而用機械挖了一個洞穴出來,並挖得非常之深。
 
外邊的部份,是由海風侵蝕而成,但更深入的部份,是由人為所造成。
 
由此可見,這裡的確是巨人的巢穴,而洞穴的最裡邊,一定有着驚人的東西和通訊裝置。
 
沒有搞錯地方這一點,對我們來說確實是很大的鼓舞。
 
在大家還在休息的途中,我使用了對講機,跟奈奈通話。


 
「奈奈,聽到嗎?」
 
「…………聽到,我聽到了!新陳你們那邊還好嗎?」
 
「目前還很順利,洞穴裡邊被挖得很深,相信要花更多的時間進到最深處。」
 
「是嗎?你們要小心點。」
 
「奈奈,妳那邊又如何了。」
 
「一切都很好,沒有巨人出現過,但海風大了點就是了。」
 
被海風吹得多,人很容易變老,這對少女來說是一件很可怕的事。
 


辛苦妳了,奈奈。
 
「新陳。」
 
確認過大家都相安無事,我打算就此掛掉對講機的時候,奈奈就叫住了我。
 
「甚麼事了?」
 
「呃…那個…其實…我是不是很沒用啊?」
 
哎?她在講甚麼話了?
 
「你們都有戰鬥的能力,也有一定的知識,而我卻甚麼都沒有………」
 
「喂喂,妳在講甚麼喪氣的說話啊?」
 
「不是嗎?就連最年輕的謝西嘉都有防禦的能力,而我卻……」
 
我很想說甚麼話,但我的腦子一時間反應不來。
 
幸好說話的內容,只有帶上耳機的人才聽得到,不然由依老師會很擔心而走回去找奈奈的。
 
「每一次,我都只能在旁邊協助你們,雖然有時候也會幫忙戰鬥,可是…不是失敗,就是拖累你們……」
 
奈奈這麼一講,我就想起以前發生的事。
 
在與男女之愛交戰的時候,奈奈確實是為我帶給了一點麻煩。
 
而在與翅川交戰的時候,雖然奈奈是有出戰,但卻沒有因此而勝出戰鬥,如果當時飛麗斯沒有出現,真的不堪設想了。
 
之後與死靈法師交戰的時候,奈奈也因為沒有戰鬥能力,而一度陷入危機。
 
「而這一次,我又再次只能在旁邊協助你們,我真是覺得自己------」
 
「別這樣說嘛。」
 
「新陳?」
 
「又沒有人怪責過妳,大家也沒有因為妳幫不上忙而生氣。」
 
「果然…連新陳你也覺得我沒幫得上忙。」
 
嗚!不自覺就踏到了地雷。
 
其實撫心自問,奈奈是不是有幫得上幫呢?
 
答案只有一個,不過我不太想說出來,心照不宣了。
 
「大概只是時機還未到而已,總有一天妳一定會幫到我們忙的。」
 
「希望有這一天就好了。」
 
「而且啊!如果沒有妳在的話,也不會有我們,妳可以說是聚集我們的人呢。」
 
「……………………………」
 
「咦?奈奈?怎麼了?有事嗎?」
 
「呃…不,沒事。」
 
她突然不說話,真是把我嚇到,還以為她受到了攻擊。
 
「謝謝你,新陳……你總是在支持我。」
 
「客甚麼氣,我們是朋友呀。」
 
「…………如果可以,還真的不想當你的朋友。」
 
喂!我有這麼討厭嗎?
 
明明我在安慰妳,妳竟然說不想當我的朋友。
 
哼哼,女人總是難以理解。
 
「各位,我們得上路了。」
 
這個時候,傳來了飛麗斯叫我們繼續前進的消息。
 
深雪學姊雖然還是百般不願意,但她還是努力站起來,準備出發。
 
謝西嘉正在跟深正學姊講話,我想大概是叫她加油吧。
 
「奈奈,我們休息完了,要繼續前進。」
 
「新陳,要小心點。」
 
「了解。」
 
接着,我就掛了線。
 
奈奈竟然會覺得自己無用處,這真的令人感到意外。
 
不過,由我加入這個學會到現在,都已經過了半年了。
 
試問一個人在半年之內,都沒有發揮的機會,又怎會沒有自己幫不上忙的想法呢。
 
「喂!宇宙塵!別發呆了,要走啦!」
 
由依老師的聲音傳來了我的耳朵,她正催促着我前行。
 
為免由依老師對我怒吼,所以我回應了一聲「啊!」之後,就開始前進了。
 
在前進的途中,我腦子裡有着對奈奈的各種想法。
 
看來,這次的事件完結後,得和奈奈進行心理輔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