薪水昂的意思,不就是直接從巨人的下方走過嗎?
 
「這是開玩笑嗎?我們可得接近巨人啊!」
 
我跟薪水昂投以「你認真點好嗎」的眼神,但他回望我的尖銳眼神,看起來並不像是開玩笑。
 
看到他這一個認真的表情,我不禁嚥下了口水。
 
這傢伙是認真的,他真的打算在巨人的胯下走過去。
 


「我知道這有一定的危險,但時間已經無多,當巨人回到罩子那邊去,就會發現我們逃走,然後就會馬上封鎖出口,到時候想到逃走也難。」
 
我很想說點甚麼來反駁他,但這是沒可能,因為薪水昂說得相當有道理。
 
對於基地本身來說,絕對不可能只有一道閘門。
 
當巨人知道我們在逃走,就會把所有閘門關上,那我們就會被困死在基地之內,直到被找到。
 
雖然有跟巨人戰鬥這個選項,但這是走向被捉住的結局。
 


之前的戰鬥,已經讓我們知道巨人與我們實力的差距了。
 
「所以說,我們只能爭取時間,盡快逃走了嗎?」
 
由依老師向薪水昂提問,而薪水昂點了點頭。
 
大家把視線望向巨人的背影。
 
想到等等會從巨人的胯下走過,大家都緊張了起來。
 


「我們走吧。」
 
薪水昂站了出來,然後向着巨人的位置走去。
 
他這一個動作,像是在說「不想被掉下的就跟上來」的一樣。
 
沒辦法了,誰叫這是唯一的逃生方法。
 
為了生存,我們只能挺而走險。
 
接着,大家都跟在薪水昂的後邊,向着巨人的胯下前進。
 
我們盡量放輕腳步,走近巨人。
 
現在的走路聲,如同打火機走路的聲音一樣。


 
你有聽過打火機走路的聲音嗎?你一定沒聽過,因為打火機是不會走路的。
 
哈哈,這個笑話不錯耶。
 
專注在調查爆炸起因的巨人,一直檢查着閘門的電路板,完全不知道在自己後邊有一班正要逃走的人。
 
然後,我們終於來到了巨人的胯下。
 
位置胯下正中間的我們,抬頭向上望就可以明白到甚麼叫作高大。
 
男生向上望是沒問題的,不過女生向上望的話,應該會感到尷尬吧。
 
薪水昂向我們做了個手勢,叫我們先不要前進。
 


然後他以只能讓我們聽到的聲音來跟我們講話。
 
「我們要在這裡等一下,等巨人轉身而去,我們就繼續前進。」
 
要是我們就這樣走過去的話,在離開胯下不遠處,全部人都會進入了巨人的眼簾之內,馬上被發現。
 
但是,捉緊巨人轉身離去的一刻,我們就不會被發現。
 
相信很少人會在轉身的時候,留意自己胯下吧。
 
雖然沒有人想要待在一個巨人的胯下,但為了逃出去,沒辦法了。
 
我們點了點頭,以示明白。
 
接着,薪水昂便小心翼翼地探頭望向巨人,觀察着巨人的一舉一動,準備隨時走動。


 
不過巨人一直呆站原地,沒有動過。
 
一直留在巨人胯下的我們,心情越來越緊張。
 
大概這是待在危險之地的心情吧。
 
我開始擔心我們的心跳聲會被巨人聽到。
 
「╤╧╞╛╦。」
 
忽然巨人說了一句我們都不懂的話。
 
這一句話突然響起,把我們都嚇得全身顫了一下。
 


因為不知道內容,我們更是覺得害怕。
 
我的內心甚至在猜,他這句話的意思是不是「發現你們了!」。
 
不過,從巨人的表情,我覺得又不是這樣。
 
他的表情有點失落,像是在尋寶的最後,發現寶物原來只是一件垃圾的一樣。
 
應該是因為巨人對閘門的電路板沒徹,所以才說了句「拿你沒辦法」,放棄修理或者怎樣。
 
薪水昂留意到巨人要轉身離去,便馬上後退了幾步,回到了胯下的正中間。
 
不出所料,巨人嘆了一口氣之後,就提起了腳,並轉身走動。
 
「就是現在!」
 
薪水昂比出有這個意思的手勢,叫我們前進。
 
我們捉緊時機,馬上向前行。
 
碰!碰!
 
但是巨人在轉身離去,雙腳踏地時所產生的震動,讓我們有點失衡。
 
這震動實在太過強烈了!這是地震!這是二倍的強烈地震!
 
這下我才想起,在巨人走動時,會產生強大震力的,這一點我們都忘記了。
 
我們屏住了口氣,用力站穩,不讓自己跌在地上。
 
但有誰可以在二倍的強烈地震中站穩?
 
包括身手了得的薪水昂,我們全部人都被震得跌在地上。
 
「嗚哇!」
 
「哇呀!」
 
我們跌在地面是沒成問題,但謝西嘉和深雪學姊她們兩個並不是。
 
扶着受了重傷的飛麗斯,她們兩個跌在地面上時,被飛麗斯的體重壓得痛。
 
飛麗斯是半機械人,重量比正常成年人還要高出一小段。
 
被這個重量壓倒的謝西嘉和深雪學姊兩人,因為痛楚而發出叫聲來。
 
而這個叫聲------
 
「啊……!」
 
-------馬上就被巨人聽到。
 
巨人在聽到她們兩個的叫聲之後,便轉身一望,望到我們從罩子逃出來,一臉吃驚,他現在的表情像是在說「為什麼你們能夠逃得出來」的一樣。
 
「謝西嘉!深雪學姊!飛麗斯!」
 
我馬上轉身走到她們的身邊,幫她們站起來,奈奈和由依老師也來幫手。
 
「為什麼你們會逃得出來!」
 
巨人的表情語言化成我們的語言並說了出來,然後他伸手來想要捉住我們。
 
砰!砰!砰!砰!
 
「快逃!快逃!」
 
薪水昂衝到我們的面前,拔出手槍向巨人射擊。
 
巨人伸出來的手,受到了刺痛的攻擊,便馬上反射性的收回去。
 
不過,因為薪水昂的攻擊,讓巨人生氣了起來。
 
薪水昂為了吸引巨人的注意,讓我們有時間扶起跌倒在地面的人,所以不斷向巨人作出攻擊。
 
大概是戰鬥民族的本性,受到攻擊就要馬上反擊,巨人把攻擊目標鎖成為薪水昂。
 
我們趁着這個時機,馬上扶起跌在地上的人。
 
「沒事吧,謝西嘉?」
 
「嗯,謝西嘉沒事,不過下巴有點痛痛。」
 
檢查過謝西嘉沒受到傷,我安心得呼出一口氣。
 
不知為何,在旁邊的奈奈投了個「你總是先關心自己女兒」的眼神。
 
雖然不知道她為什麼是投出這個眼神,但這不重要,重要的是現在要快逃。
 
「我們快走吧!」
 
這次換成由依老師直接背上飛麗斯,然後催促般叫我們快走。
 
「可是,我們要掉下大哥哥嗎?」
 
謝西嘉拍拍沾在連身裙上的塵,然後指向被巨人追着的薪水昂。
 
薪水昂一邊向巨人射擊,一邊全力在巨人面前奔跑,逃過追擊。
 
但是薪水昂走十步,才等於巨人走兩步,要不是有手槍協助,巨人早就把他捉住了。
 
「薪水昂,巨人就拜託你了,我們先走。」
 
「謝新陳!你打算見死不救?」
 
誰叫你剛剛才我打成豬頭,這是給你的教訓。
 
「新陳,我們要救他啊。」
 
好吧,要不是奈奈叫我救你,我才不會理你呢。
 
雖然說要救薪水昂,但到底怎樣做才好?
 
以我們的力量,根本不是巨人的對手,特別是以這個大小。
 
如果有方法可以讓我跟巨人同一個大小,那就可以公平的大打一場。
 
………………嗯。
 
我想我想到辦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