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從爆炸中逃出來的我們,終於可以鬆一口氣了。
 
但這個情況只能是一會,因為有一件很嚴重的事即將來到。
 
天頂星人要向地球發動擊。
 
一想到這一件事,剛才鬆了的眉頭,又再次繃緊起來。
 
「接下來應該怎麼辦了?」
 


面對這一重大事件,奈奈不知道應該要怎樣做,因而向我們提問。
 
我們無法即時回答,因為我們都不知道應該怎樣做。
 
雖然我們是地球防衛學會,但這只不過是小小的學會,對於這麼大規模的事,我們根本無法處理得到。
 
再說,我們也沒有武器和力量去跟巨人們決戰,即使能夠擁有與巨人一樣的身高,但對方是天生的戰鬥民族,我們根本沒辦法打贏。
 
而且,天頂星人進攻的時候,相信不可能是用拳頭來跟我們打過吧?剛才在基地中看到的那部機體,相信會是他們的兵器。
 


單單是拳頭對拳頭已經打不贏了,更不要說是與使用了機體的天頂星人對戰。
 
正當我們沉默着並一臉「地球完蛋了嗎」的時候,薪水昂的聲音就響了起來。
 
「如果大家沒有意見的話,我希望這件事交給我負責。」
 
交給薪水昂負責?
 
聽到他這麼一說,我就想他是不是有辦法把巨人們打倒。
 


難道薪水昂能變成光之巨人?怪不得他的薪水會這麼高昂耶。
 
我們都對薪水昂投了「你打算怎麼辦了?」的眼光,這種眼光有着期待的感覺。
 
薪水昂看到我們這麼期待,不禁流了一滴大冷汗。
 
他發出「咳嗯」的一聲,清了清喉嚨,然後說。
 
「以DSO的能力,應該可以處理到這一件事。」
 
薪水昂口說的DSO,是他所屬的組織。
 
「DSO願意處理這類事件嗎?」
 
「已經不是願意不願意的程度,而是必須要處理和解決。」


 
既然薪水昂這麼講,我們也沒有話可以說。
 
畢竟,比起交給我們,DSO這麼專門的組織,一定會更適合。
 
「既然沒有人要議異,那我們現在去DSO的總部。」
 
薪水昂把DSO總部的地點告訴了肥醬知道,然後肥醬馬上修正航道,向着DSO總部飛去。
 
距離還有點遠,我們便趁着這個時候休息。
 
奈奈協助深雪學姊,為飛麗斯療傷,而我則被由依老師療傷。
 
「痛痛痛!喂!由依老師妳可以輕手點嗎?」
 


「甚麼?難得我幫你這變態療傷,你竟然連感謝也沒有,還要抱怨啊?」
 
「哎呀呀!停手!停手!對不起。」
 
「哼!」
 
我輸給了這老師,誰叫她現在為我療傷。
 
謝西嘉看到我痛得叫出聲,一臉慘痛,連忙摸摸我的頭,安慰着我。
 
「不痛囉,不痛囉,爸爸不痛囉。」
 
雖然覺得自己被當成小朋友一樣,被女兒安慰,但我心中卻有一種溫馨的感覺。
 
這個時候我突然被一道兇猛的目光射穿身體,害我打了個顫。


 
我回頭一邊,就看到奈奈盯着我。
 
嗚…為什麼要盯我?
 
稍微被治療過後,我和飛麗斯也恢復了不小體力,可以戰鬥了。
 
然後,過了大約一小時左右,就來到我們的目的地了。
 
「各位,我們到了。」
 
坐在副機師位的薪水昂,回頭向我們講話。
 
我們馬上從同一邊的玻璃窗望出外邊,DSO的總部馬上就映入我們的眼睛。
 


從大陸之中,一條幾公里長的海上橋伸向一個人工島。
 
人工島四面環海,隨了從上空降落到人工島之外,就是從橋前往人工島這兩個方法。
 
島的面積相當大,最少有五個運動場那麼大,實際面積有多大真的不知道。
 
而在島的上邊,有着一座又一座被高大的鋼牆包圍的銀灰色的建築物。
 
在眾多的建築物的中間,有一座是特別高大的。
 
「薪水昂,那是指揮塔嗎?」
 
我指着最高的那一座建築物,依照心中的不解向薪水昂提問。
 
薪水昂先是搖了搖,然後回答的提問。
 
「指揮室是在海底裡的,這是為了避免被恐怖份子直接攻擊。」
 
專門組織果然是不同,連指揮室設在不容易到達的地方。
 
相反我們這小小的學會,就只有一間鐵皮屋。
 
不過,我有一個很大的疑問。
 
為什麼每一座建築物上都掛着一個少女的海報?
 
不論是中間最高的那一座,還是其他大大小小的,全都有掛着一張少女的海報。
 
這麼專門的組織的總部,不是掛旗幟,而是掛少女海報。
 
真的令我感到十分意外。
 
當我想問薪水昂關於少女海報的時候,在飛機上的對講機,發出了聲音來,那是來自DSO基地的。
 
「這裡是DSO,上方不明的飛機請表明身份。」
 
從對講機傳來的聲音,聽起來很禮貌,但卻有想要擊落我們的感覺。
 
薪水昂即時拿起對講機,然後回答過去。
 
「暗號是薪水昂,暗號是薪水昂。」
 
「聲音已確認,身份已被證實。」
 
「我們要求降落指示。」
 
「好的,請於五號位置降落,位置會傳送到你的手機。」
 
「了解,感謝你。」
 
隨着來自對講機的指示,薪水昂把收到了降落位置的手機交給肥醬,好讓他知道要在那裡降落。
 
接着,飛機隨着指示,向着五號位置飛去,一條降落跑道就在我們眼前。
 
肥醬以如同飛機師的熟手技巧,安安全全的成功降落。
 
降落之後,我們就步出飛機。
 
「嗚哇!」
 
然後馬上就受到了舉槍直指向我們的「歡迎」之禮。
 
在飛機外邊有着數十個保安,他們全都舉着槍指向我們。
 
我看到這個歡迎情景,不禁被嚇得叫出了聲音來。
 
這下我才想到,薪水昂的身份被證實,但我們卻沒有。
 
保安相當嚴密,專門組織果然是專門組織。
 
薪水昂姍姍來遲般步出了來,跟用槍指着我們的保安講話。
 
「他們都是我朋友,不用擔心,除了那個一臉平凡的男生。」
 
咔察!
 
所有的槍嘴全部換成指向我。
 
「你…你在搞甚麼鬼呀!!」
 
我被嚇得雙手高舉,動也不動,如同石像,差點連呼吸都忙了。
 
薪水昂向我投了個「求我救你吧」的眼神,並揚起了嘴角,一臉奸狡。
 
嗚!這傢伙,外表一臉酷,原來內心卻這麼小器?
 
他一定是因為我之前把他打成豬頭而緊緊於懷。
 
好,好,拜託你救救我。
 
我以請求的眼神望回去,薪水昂以鼻子發出「哼哼」的笑聲之後,就向保安說「其實這傢伙也是我朋友」,解除保安對我的敵意。
 
嗄…嗄…嗄…被數十支槍指着真的不太好受。
 
我要喘多點空氣來平伏自己緊張的心情……呼嗄!呼嗄!呼嗄!
 
「我們要重要事情找司令官,麻煩你們引路好嗎?」
 
「好的,請跟我來。」
 
一個保安發出聲音來回答薪水昂的要求,然後保安就走在我們面前,為我們帶路。
 
「爸爸,你看,這裡好大呀。」
 
在前行的時候,謝西嘉對於這裡的一切都嘖嘖稱奇。
 
我想到她有點想跑出去,一一檢視這些對她來說是奇怪又有趣的東西,於是我馬上拖着她的手。
 
要是在這裡亂跑的話,說不好會惹怒保安的。
 
專門組織的地方就是這麼一本正經,跟我們的完全不同,這可以說是缺點呢。
 
我們自出自入男男社,也不會被罵,男男社的成員還很歡迎我。
 
甚至有時候還在我面前撿肥皂,還者叫我去幫忙撿肥皂,或者叫我彎腰做其他事………
 
被我突然拖着手的謝西嘉,臉頰微微的泛紅,一臉高興。
 
「嘻,爸爸的手好溫暖耶。」
 
接着謝西嘉毫不客氣,直接抱住我的我手臂。
 
「新陳就只對謝西嘉好,哼。」
 
在我身後的奈奈發出了奇怪的聲音。
 
「奈奈,妳怎麼了?」
 
「沒事…我沒事…哼。」
 
她直接別開了臉。
 
唉…女生真的很難理解。
 
我們隨着保安的帶領,繼續向司令官的所在之處前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