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重量子反應炮擊中馬克羅斯的前一秒,超時空航法啟動成功,把整首馬克羅斯瞬移去指定的地點。
 
這真是千鈞一髮,再慢一秒我們都成為亡魂了。
 
看到脫險了,大家都鬆了一口氣。
 
由依艦長整個人像是脫力了的靠在艦長椅上,而奈奈則是整個人伏在鍵盤上,她們兩個看起來都相當累呢。
 
反而謝西嘉和深雪學姊一臉歡樂,對着外太空發出哇哇的聲音。
 


果然是小女孩,面對太空就如同看到了魔術的一樣。
 
我整個人也鬆了下來,坐到一個椅子上,面對了一連串的事,我也是累透了呢。
 
由依艦長叫大家檢查一下馬克羅斯,檢查傷害或者供氧系統和重力系統,確認沒有問題之後,就分批去休息。
 
但就在這個時候,警報聲便響了起來,就像是在告訴我們還未是休息的時候,現在還得要繼續戰鬥。
 
橋艦上的雷達顯示器出現了大量紅點。
 


紅點漸漸增多,不斷走進雷達之內,如同紅火蟻入侵的一樣。
 
「艦長,雷達有反應啊!」
 
奈奈大叫了一聲,把雷達上的情況報告給由依艦長知道。
 
才剛鬆了一口氣的由依艦長,看到有又事要發生,便很不憤的發出了「嘖」的一聲。
 
「遠攝鏡有所發現耶。」
 


回到自己崗位的深雪學姊,把遠攝影所拍到的影像放到橋艦螢幕上去。
 
從螢幕上看所拍攝的影像,就只是在漆黑的空間中,有好幾顆閃光在閃爍。
 
遠看之下,是非常漂亮的,但當放大了之後,我就沒有這種感覺了。
 
影像放大之後,就看到一首又一首綠色的大戰艦正向我們這邊駛過來。
 
「是天頂星人大軍!」
 
「竟然在這個時候進攻?不是說明天嗎?」
 
電腦系統馬上核對戰艦的資料,而馬上查出我們所看到的戰艦就是天頂星人的戰艦。
 
得知道出現在眼前的戰艦是屬於天頂星人大軍後,我們都睜大了雙眼,一臉震驚。


 
根據影像,以及艦庫資料的核對,在我們眼前的確是天頂星人的軍隊,沒有假的。
 
十首標準戰艦,五首中型炮艦,十首行星強襲登陸艦,一首中型艦隊指揮用戰艦,合共二十六首戰艦出現在我們的眼前。
 
這…這是何等的壯觀,也是何等的可怕。
 
我們就只有一部馬克羅斯,而對方卻有二十六部戰艦耶!
 
看到這個情況,本來覺得還有希望會贏的想法,一瞬間碎掉。
 
大概是因為明日小姐的洗腦攻擊失敗,但造成了防衛空洞,天頂星人大軍就捉緊這個機會來進攻,攻其不備。
 
雖然覺得他們超級奸詐,但這是戰爭,而且是我們愚蠢在先,被敵人在機可乘。
 


面對這麼多的敵人,我們都不禁流下汗水了。
 
「小奈奈,先把求救訊號發出,然後準備應戰吧。」
 
「應…應戰?」
 
由依艦長突然這樣講話,把奈奈嚇到,看來她是沒想到真的要與這麼多的敵人戰鬥。
 
「現在只能盡力一搏了。」
 
由依艦長看起來也是不想硬拼,但事到如今,只能盡力一搏。
 
我們是地球最後一道防線,要是我們逃走了,地球就會被消滅,但如果去應戰的話,或許會有些少勝利的希望。
 
再說,我們不好容易才走到這一步了,現在才來要逃?要逃走的話我們在第一次見到巨人的時候就已經要逃走啦!


 
「由依艦長,妳有甚麼打算?」
 
我抱着決意一戰的心態,向着由依艦長問道。
 
奈奈看到連我都想要去戰鬥,只好嚥下口水,依照由依艦長的指示去做。
 
雖然求救訊號是發出了,但到底有沒有人收到呢?就算收到也有人會不會來幫忙呢?
 
由依艦長看到求救訊號發出之後,就先大叫了一聲「第一作戰狀態」,然後就回答我的提問。
 
「宇宙塵啊,你有玩過中國象棋嗎?敵人雖多,但帥獨一,只要把帥擊破,敵人就自然撤退。」
 
所以由依艦長是打算直接攻擊敵方的帥,攻擊中型艦隊指揮用戰艦嗎?
 


我望了一望在螢幕上的影像,我們的目標艦就在敵軍的最底處,要深入敵陣才可以與目標有所接觸。
 
「喂喂,由依艦長啊,這真的有辦法辦得到嗎?」
 
「我怎知道有甚麼辦法啊?」
 
這…這是艦長應該說的話?給我負點責任好嗎?
 
「你這是甚麼表情?宇宙塵!你快點給我去辦!」
 
由依艦長對我吼了一聲之後,就把衝入敵陣的事交給我。
 
我很想說點甚麼去抱怨,這現在不太是時候,因為敵人已經迫在眼前了。
 
而且,現在就只有我可以辦到這個任務。
 
飛麗斯失去了重劍裝備和重炮裝備,沒辦法當成主力去進攻,只能作為防守之用。
 
我可以駕駛偉基利衝進去,所以這個任務就只有我可以做到。
 
我做得到的,我已經做了千多次的模擬練習,我一定可以做得到的。
 
用力握緊拳頭的我,把自己的信心提升到最高,然後走向停機庫,準備駕駛偉基利出戰。
 
由依艦長繼續進行指揮,飛麗斯也在做熱身運動,準備戰鬥。
 
「謝西嘉,準備好防衛罩,深雪,嘗試入侵敵人的通訊。」
 
「謝西嘉會加油的唷!」
 
「了解耶,不過等人家一下。喂,新陳代謝。」
 
正當我走出橋艦之時,深雪學姊叫住了我。
 
她小跑步的走到我身邊,並把一個類似耳飾的東西交給我。
 
這是一個發出紫色光芒的耳飾,凌形的形狀,感覺非常華麗,總覺得這個耳飾可以發出FOLD波。
 
「這是甚麼東西?」
 
「你要感謝人家啦,新陳代謝。」
 
深雪學姊一臉自豪地露出犬齒對我笑着說。
 
「這是裝甲變身器V2,才不是鑲有FOLD QUARTZ的耳飾啦。」
 
裝甲變身器V2?她是何時製造出來的?
 
難道她之前一直研究VF-30,就是為了改良裝甲變身器?
 
「這個裝甲變身器V2是變型戰機專用的,所以不適合飛麗斯用的啦。」
 
深雪學姊對飛麗斯投了個「不好意思」的眼神,而飛麗斯只是一臉「為什麼要不好意思」的表情。
 
「VF-30經過剛才的一戰要修理一下,新陳代謝就用另一架戰機吧。」
 
「另一架?」
 
「你去到機庫就知道啦,還有你別把人家的發明品弄壞呀!」
 
「謝謝妳,深雪學姊。」
 
我為了感謝深雪學姊的努力,摸了摸她的頭。
 
「啊啦!別隨便摸人家的頭呀!」
 
深雪學姊捌開我的手,紅起了臉對我怒吼。
 
面對這樣的深雪學姊,我只好苦笑,然後就轉身走去機庫,不過深雪學姊在我離去之前說了句話。
 
「別死啦,你這笨蛋。」
 
她雙手抱着小小胸,別過了臉來跟我講話,然後就回去自己的崗位。
 
哼,我怎可能就在這裡死。
 
我抱着一定要活下去的想法,帶着深雪學姊給我的裝甲變身器走到機庫去。
 
依照她的說話,在機庫裡有着另一架偉基利。
 
我環視了整個機庫,除了VF-30之外,就有一架VF-19改型式。
 
VF-19改型式是電影拍攝中使用的機體,實際上有沒有戰鬥能力我就不多清楚了。
 
但是只要配上深雪學姊的裝甲變身器的話…………
 
「好。」
 
既然是VF-19改型式,那麼要變換裝甲的話,當然就只有「這個」。
 
我走上了偉基利,然後把深雪學姊給我的耳飾排在顯示器前面。
 
耳飾閃過了紫色的光芒,像是呼喚我,叫我去握緊它。
 
明明只是個耳飾,但卻明白到我的心情,明白到我興奮欲試的心情。
 
「就讓他們見識一下吧。」
 
我握着耳飾,然後腦內想像起一個超強勁的搖滾歌手,以及代表了他的紅色偉基利。
 
在我再次睜開眼睛,我已經在起飛線之上。
 
在掛着耳飾的顯示器上,有着奈奈給我的起飛指示。
 
「線路清空,偉基利,請出發。新陳,小心點。」
 
「了解!」
 
在我回答過後,一格格的光亮起,向着前方伸展出去,仿佛要去到宇宙的盡頭。
 
在我眼前的顯示器,出現了起飛前的倒數。
 
三……二……一……出發。
 
「砰一聲的飛出去啦!新陳代謝!」
 
深雪學姊從通訊器裡頭大叫一聲,而在這一刻,我也踏下了油門。
 
「我要上了呀!」
 
砰的一聲,就如同深雪學姊所說,我向着太空直飛出去。
 
一瞬間的加速起飛,強大的壓力襲向我的全身。
 
我沒把這道壓力放入眼內,因為在我的眼裡已經容不下其他的事物,在我眼中就只有眼前的一班聽眾。
 
赤紅色的光芒由馬克羅斯衝出,直衝向敵機群去。
 
而天頂星人的戰艦,馬上派出之前在瑪雅島見到的機甲兵,以及像是三角型的戰鬥機來迎戰。
 
看到他們為着我而來,我真是興奮不已。
 
「無論是山、海、還是銀河---------」
 
我彈撥了作為偉基利控制器的電子結他,並對着我的聽眾大叫起來。
 
「都聽我唱歌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