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過早餐了後,怪宿就為我補一補妝,感覺自己現在已經變成了大明星的一樣了。
 
皇后級的房間,超豪華的早餐,專人的化妝,而且也有用之不盡的黃金,這樣才叫作生活嘛。
 
既不用上課上班,也不用開會,也不用面對大學那班大叔,真是棒極了。
 
怪宿為我補好了妝之後,就問我等等想要到那裡去。
 
「由依,請問等等有想要去的地方嗎?」
 


「想要去的地方啊…?」
 
雖然現在應該要盡快完成第二關的遊戲,但其實又好像沒很需要這麼急呢。
 
這個棋盤世界還有很多地方沒去過,四周探索一下,似乎是一個不錯的主意。
 
話說回來,不知道這個世界人民文化是怎樣的呢,是跟現實世界一樣?還是有自己獨特的文化?
 
我認為,如果想要認識當地的文化,就只有去一個地方。
 


「怪宿,我想要去逛街Shopping!」
 
「索平?」
 
怪宿一臉不解,對於「Shopping」這一個英文詞他完全不明白。
 
這下我才知道,原來棋盤世界裡的文化和現實的文化是有不同的,至少這裡好像沒有英文這一種語言。
 
「Shopping就是去購物的意思。」
 


「原來如此,那麼在下有一個索平的地方可介紹。」
 
聽到怪宿用粵語的音來發英文的音時,我有想要偷笑的感覺,這種努力去發英文音的行為,讓我覺得他像是一個剛學英文的小朋友,十分可愛耶。
 
告訴了怪宿我等等想要做甚麼之後,怪宿就把他心目中的購物好地點介紹了給我,而我們就稍作一會早餐休息後就出發。
 
雖然我住的地方是宮廷之內,而且也是皇后級的地方,但因為我不是甚麼皇后或者公主,所以出入宮廷不必要拿甚麼出入紙。
 
這種感覺就像是回鄉北上的時候,不必再用甚麼回鄉卡和身份證,而直接通過的一樣。
 
怪宿應該是被安排來服侍我,所以要跟我一起離開宮中,也不用甚麼出入紙。
 
於是,我們兩個就前往平民的市集,而他也來當我的導遊,帶我去見識見識。
 
「哇,怎麼都人山人海?」


 
我們所身處的市集,大約就在電視中看到的古裝街景一樣。
 
兩旁是只有兩層高的食市,就是「OO樓」「OO客棧」當然也有一些一層高的店舖,例如錢莊,酒莊,布料店等等,應有盡有,還有一些露天小販店以及露天麵店。
 
街上的景色,以及人們身穿的古代服裝,這真是有夠身處古代的感覺呢。
 
不過很奇怪,不知為何今天在市集中好像很熱鬧,這裡都人頭湧湧,讓我想起了大學的祭典情況。
 
「因為兩位勇者在昨日把災難獸消滅,世界一下子得到了和平,人們便舉行典禮慶祝一番。」
 
「原來是這樣啊……」
 
對於平時生處在水深火熱的生活之中突然被解救,會想要慶祝一番是很正常的事呢。
 


但這個人數實在太誇張了吧?簡直就是全國人民在慶祝的一樣。
 
「啊!這不就是勇者大人嗎!?」
 
就在我打算「還是回宮睡覺好了」的時候,有一位老伯對着我豎起了手指,並大叫起來。
 
明明現場是這麼嘈雜,但他的聲音卻是那麼響亮清晰,一下子傳到了百里去。
 
所有聽到他叫喊聲的人,都紛紛望向了這裡,而這一刻他們的雙眼正發出了如同看到了神明的一樣的眼神光芒。
 
「勇者大人!勇者大人!」
 
「請幫我簽個名!」
 
「勇者大人我最愛妳了啊!」


 
「啊~勇者大人請妳打我吧!請妳打我吧!」
 
簡直是發生了暴動的一樣,在場的人們全部向我一湧過來,這就是所謂的人海攻擊,千人海嘯?
 
雖然他們的眼神中並沒有想要傷害我,但我就是覺得一但被他們捉住,我就會被生吞了的一樣。
 
「嗚哇!救命呀!」
 
不管怎樣現在是溜之大吉,總之就得逃走!!
 
「勇者大人!請妳不要跑!」
 
「啊~跑動中的勇者大人超美耶!」
 


「勇者大人請用妳的美腳來踐踏我吧!」
 
太可怕了!我現在覺得是有一班變態在追着我,而且當中似乎混了個M男在裡邊。
 
又不是宇宙塵,為什麼要我用自己那修長的美腿來踐踏他,這簡直叫我覺得噁心,最討厭M男了,宇宙塵除外。
 
就在我在心裡說了些有的沒的話時,在我的面前遠處忽然又殺出了一班人們,那裡最少也有三十多人。
 
「我們是守護勇者大人部隊,誰想要得到勇者大人都要經我們批准。」
 
甚麼守護部隊?我幾時有請過那些人來當我的守護部隊呀?
 
「勇者大人是世界的!不是你們的!」
 
「勇者大人一晚八萬一黃金,公道價,不要起爭議!」
 
「兄弟們,我們把這群想要獨佔勇者大人的愛的甚麼守護部隊消滅掉!」
 
「甚麼!你在大聲甚麼啦!」
 
一瞬間,這裡不知為何發生了一場大混戰,全部人們都打個你死個活,目的就是想要得到我的愛?
 
別笨蛋了!你們這班白痴又怎可能得到我的愛啊!
 
雖然我是很想這樣跟這班人說,但現在還是趁着兩邊人馬展開大混戰的時候趕緊逃走。
 
我立即反應過來,然後向着一條後巷子跑進去,從守護部隊和一般平民的混戰中脫離。
 
我一直跑,一直跑,不理發生甚麼事都一直跑,盡快跑到一個無人的地方去,簡直覺得自己被全國通緝似的。
 
穿過了後巷,然後再穿過了幾條街道,再拐了好多個彎,然後又再穿過了無數條後巷,最後我終於逃到了一個無人的巷子中去。
 
「嗄!嗄!嗄!嗄!嗄!」
 
我現在真的感受得到被通緝的感覺是如何,真的超不好受呀。
 
跑到一處無人的巷子裡的我,正靠着牆邊,猛喘着氣,雙肩都上下起伏過不停。
 
剛才拼老命地逃走奔跑所消耗的卡路里,應該等於或超過了今早所吸取到的卡路里吧。
 
不過真的好厲害,我只不過是把豬樣獸人打敗,但就已經成為了大明星,甚至大家為了爭奪我而大打出手。
 
相反,在學校那邊,即使我再努力地講課,就算我講得天花龍鳳,學生們也只會呼呼大睡,甚麼打斷我講課。
 
即使我再努工作,校長也不打算加薪,也不打算升我職,更不會增加我的福利。
 
但我在這裡做一點小事,就已經有這樣的結果………一時間覺得這個棋盤世界比起棋盤外的世界還要好。
 
話說回來,我發覺好像忘記了一件事,怪宿到底去了那裡,而且這裡是那裡啊?
 
因為要脫離那場大混戰,我只顧着跑,完全沒理會自己到底跑到那裡去,也沒有理會怪宿有沒有跟我在一起跑。
 
嗚哇,這下糟糕了,人生路不熟,沒有怪宿的話不要說要回去皇宮,就連離開這個市集也很困難。
 
從小老師就教我們,迷路了的時候,就不要亂跑,站在原地等人來。
 
所以我決定由在這個巷子裡邊,等待怪宿來救我,不過這麼偏僻的地方,怪宿能夠找到我嗎?
 
「喂,小姑娘。」
 
就在我思考着到底要不要換個好一點的地方讓怪宿找到我的時候,一把男人的聲音響了起來。
 
本來以為是怪宿在叫我,但我記得怪宿都是直接由我的名字,而不是叫我「小姑娘」。
 
但這又不可能是剛才那班為了爭奪我而大打出手的人,因為他們都是叫我作「勇者大人」。
 
所以,到底是誰在叫我?
 
我望向聲音的來源,然後四個男人的身影便出現在我的眼前。
 
單單是看就知道這四個男人都是大叔,而且是四十歲左右的大叔。
 
身穿坦胸的類和服衣,以及草鞋,在腰間上更有着一把長刀,感覺就是有四個在拍日本古裝電影的人混進了中國古裝電影裡的一樣。
 
賊眉賊眼的四個大叔,一看就知道是壞人,他們那壞人的樣子還真的是有夠典形。
 
小時候老師就教,遇到陌生人跟自己講話,就不要理他。
 
因此我馬上別開了臉,完全沒有理他們,並馬上離去,向着巷子的出口走去。
 
「那裡逃個?小姑娘。」
 
然而,那四個大叔卻比我快一步,在我轉身的一刻就已經有兩個人擋在我面前,讓我無法向前行。
 
當我再轉身打算向後走的時候,又有兩個大叔擋住了我的去路,現在我可算是被前後包圍了。
 
「小姑娘,來陪我們玩玩嘛,我們都悶得很耶。」
 
其中一個大叔這樣向我講話,並打量着我全身,特別是我的胸部和腿部。
 
單單被他們看着,我就覺得超噁心。
 
果然他們就是一班壞人,而且是一班色鬼,是專門欺負誤走進後巷的流氓色鬼。
 
「滾蛋吧,不然等等就不知道是誰的穴流血了。」
 
我是在說他們的肛門,不是在說我自己,要是他們再不走開,我就用肥皂來對付他們。
 
「嘻,小姑娘,很囂張嘛!但我最喜歡這樣的女人了耶!」
 
「越看她我就越感到興奮,我把持不住了!」
 
「別把持啦!我們上了啊!」
 
「看看到底是誰會流血?」
 
真是的,竟然在這個棋盤世界也有這種色鬼流氓出現,這個社會怎麼會這樣的啊?
 
沒辦法,身為老師的我,有必要懲罰他們。
 
看我的肥皂----------------
 
「你們給我停手!」
 
------------------就在我快要把肥皂掉出去的時候,一把男聲又再響起來。
 
大家聽到聲音後頓時停下了動作來,全都望向聲音的來源。
 
而這個時候,映入大家眼中的就是怪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