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今晚,先不續小說,寫一篇應時的!



午夜時分,乘坐地鐵的尾班車;
經過一天十小時的工作,她實在太疲累…
在地鐵一輒一輒的搖晃間,她呼呼入睡…
破空聲忽然無限擴大了,自雙耳傳入,便如一雙無形的手緊抓住腦袋…
心房則似被一顆大石壓住,那感覺極不好受,她嘗試去掙脫!
偏偏,全身不能動;
垂低的頭不能抬起;
雙眼不能稍為張開…
破空聲消失了,耳裡傳入旁人的對話:
「又一年了,今年你想做甚麼?」


「當然是趁一趁墟,先吃頓飽的;
最好能找來一些鈔票…」
「我就想找套新衣服,然後到燒味店吃叉燒…」
「還是我去年運氣好,臨走時獲得一輛沒人認領的『賓士』,『賓士』上更有專供差使的司機!」
「那你今年為甚麼沒乘那『賓士』上來?」
「我見價錢好,連同司機都賣掉了!
反正我現在鈔票多的是,你們三個就跟我一起逛吧;
走得累了我請你們乘的士!」
她忽然能動了,張開眼來,一眾灰色的臉,紫色嘴唇的人正視自己:
他們的眼神極空洞,眼神中彷彿沒有焦點…


地鐵的門打開了,她發足狂奔!
「真邪門,車廂裡剛才還是空蕩蕩的,卻一下子坐滿了…」
她心想,不敢回頭看。
走到閘前,她拿出「百達通」;
過閘了,她回頭望:
一眾的他們輪候到閘前,逐一昇起…
她更發足狂奔!
走出地鐵站外,她這才發覺,這不是她要下車的車站!
但她不敢走回地鐵站去,更何況那已是尾班車…
她走到路旁,正要截停一輛的士…


然而的士司機似乎看她不見,完全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連續幾輛的士經過,都是一樣…
她只好繼續向前走,卻認不出路…
路旁有一團人圍住,她稍為靠近去看…
只見正中的位置有一位婆婆正在燒衣紙…
圍繞著的人群正在爭吃水飯、豆腐、芽菜、龍眼…
她更發足狂奔!
走得累了,她喘著氣,在燒味店前停下來;
好在,燒味店前再沒有一眾的他們…
她別個頭往玻璃窗看去,內裡竟然有一群的他們,爭住舔叉燒、燒肉、油雞和燒鴨…
爭先恐後的他們,所伸出來的紫色舌頭竟然足有一尺長!
她再度發足狂奔!
終於有一輛汽車在路旁停下了,那是一輛紅色的「賓士」。
後門打開了,她不由分說便進入車廂。
後廂的紅衣男人有點面熟。


「我特意買下這輛車來接你,你看喜歡不喜歡?」
她這才發現,車廂是紙扎成的;
前面右方的司機回望過來,也是一名紙人…
她昏了過去!
地鐵車廂裡傳來行車聲、一輒一輒間,她清醒了…
「不喜歡坐『賓士』沒關係,我們可以乘坐這『尾班車』!」
紅衣男人紫色的嘴唇牽起一個微笑!
她不敢正視他,將頭垂低,不期然地注視到這一雙將她的一雙手緊握住的手…
她這才記起,剛才等候地鐵列車時,是這對灰色的手將她推出路軌的…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