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毒柒肥矮窮 你又中幾樣 毒撚冇人理冇人搵 就連你死左都唔知



 我默默凝視著我的IPhone,我剛剛把它送去維修,原因是它已經三個月沒有響起過。
 
 「根本就冇壞到囉,你咩料啊,部機有咩問題啊?」維修員替我檢查一番之後,仇視著我。

 「佢三個月冇響過......」為了避開他的仇視我不禁低下頭。

 「屌你啊!冇人打比你冇人搵你又點會響啊!」他突然間扯開嗓子一面無奈地看著我。唔撚係
啊!竟然足足三個月都冇人搵我!當然我沒有說出口,又怎麼好意思說。

 被他剛才突然大聲地鬧一鬧,惹來不少人圍堵在店內。「做乜鳩岩岩咁撚大聲講乜野啊?」有


個中氣十足的大叔打量著我和維修員。

 「屌條友冇人打比佢冇人搵佢,竟然話係部機壞左,阻撚住我收工!」因為維修員的說話,令到
周圍不斷傳來一陣陣的鳩笑聲。似是無形卻像針一樣細小但又足以攻擊我弱小的心靈。

 「對唔住啊!」我臉上一熱感到強烈的羞恥,迅速從維修員手中搶回我手機,拔腳就衝出重圍。

 「嘩真係屌!咁都黎搞我一餐......」即使我已經道歉了但維修員口中亦不肯放過我。

 因為其實我家離這裏很遠,需要轉車。下車之後要穿過商場才能轉車。途中經過美


心,我停下腳步。

 「我想要一個天使蛋糕啊唔該。」天使蛋糕真是世界級!「嗯,仲有最後一個。」店員姐
姐用超快的速度包好蛋糕給我。

 「唔該晒。」我捧著蛋糕,隨著跳躍拍子,開心拍動舞衣,搖動燕尾舞姿,開心跳 。

 「陳毒撚!」頂!我最不想看見的畫面出現了!我戰戰兢兢地轉過頭去,果然是李焌龍和林步棠,他
們平日常常欺負我!



 「Hi......咁橋既!」我立刻擠出一個笑容,實不相瞞我笑到嘴都震了。

 「陳毒撚好驚我地咩!哈哈!」李焌龍和林步棠根本就係胖虎和小夫!  

 「哈哈哈......其實我叫陳獨能啊哈哈!」陪笑是少不了的。我姓陳叫獨能,爸爸希望我可以獨立和做
個有能力既人,但學校的人就常叫我毒撚,諗諗下都唔知係咪老豆挽鳩我。

 「冇啦啦買個蛋糕既?你生日啊!」李焌龍果然注意到捧在我手心的蛋糕!那我只好回答他「是啊哈
哈......」我乾笑幾聲因為我的生日蛋糕是自己買給自己的。

 「慘慘豬囉生日蛋糕都要自己買比自己。By the way,happy birthday。」雖然林步棠是在揶揄我但他是
第一個向我說生日快樂的人,嘴角不自覺地向上揚。

 「生日快樂。」李焌龍同時給我一個笑容,確實為我寂寞既心靈帶來一點溫柔......「多謝你地......」說
罷便與他分別。



 屌,有冇咁黑啊!出了商場之後才知道正下著大雨。回我家的小巴的隊排得超長,唉還是打給他好了「喂唔該
你可唔可以黎接我啊?」與司機陳說出我的位置之後,即使在這繁忙的時段,他也很快就來到接我。

 其實我都算是大富人家的兒子,一個富二代。住大屋養番狗......即使我是擁有這麼多東西,但我依然是一條毒撚。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