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你可以話我八掛,我就係鍾意自己一個人食野既時候觀察同桌陌生人既一舉一動。



暑假將近尾聲,為左擺脫暑假既庸懶生活起身食夜晚既壞習慣,我決定今日早啲起身,落街食個下午茶餐,飲番杯醒神咖啡,調節番我既身理時鍾,迎接即將來臨既新學期。

原本我以為呢一餐飯只不過係我生命中再普通不過既一餐,即係預左飲完佢地啲飲品番到屋企會柯幾篤個種頹飯。點知比我遇到三位呀叔,令到呢一餐再平常不過既飽餐,變成一頓大快朵頤既午餐。

正午十二點,我著住一身便服隻身前往屋企樓下行幾分鐘就到既茶仔。呢一日陽光普照,曬到個地下都反晒光,幸好路途都有庶陰唔洗曬住晒。我一心想食肉餅飯,可惜屋企樓下個間茶仔下午茶無供應,我又唔想難為自已烈日當空下去隔離屋苑商場食,咁就唯有將就一下,食番呢間,飽未得囉。

上到去驟眼睇好似坐無虛席,只有眼前既呢一張枱,一張坐左兩個叔叔既五人圓桌。眼見於此我亳不客氣就坐左係呢兩位叔叔對面,仲感受到張櫈上一手既餘温。我攞起張餐牌,雖然心裡有數自已想食咩,但都習慣地睇多兩眼,睇下有無自已心愛既肉餅飯食……
「章魚肉餅飯 — 50元」
我馬上蓋上餐牌,揚手叫伙記過黎落單。



「係唔該要個B餐,個個沙薑雞飯」最後我叫左個37蚊既快餐。
「飲咩」個伙記維持住揸筆既手勢等我叫埋野飲。
每次,當個伙計問我飲咩既時候,我都好似答梗一條唔撚識計既數學MC題。明明只得四個選撰,但心裡面都係無把握揀邊個答案。
心裡面想叫凍檸茶但下一秒就想叫熱咖啡。
「凍咖啡呀唔該。」

如是者,我落左單,一如以往做低頭族,拎住部手機捽下捽下,恍惚鎖左自已係部電話入面,Conncct了網絡世界卻Disconnect了周圍的人與事。


坐係我對面個兩位大敊用鄉下話傾計,聽都聽唔明既我一直無理過佢地,直到坐係我對面右手邊既呀叔既電話鈴聲響起,先觸起我對佢既闗注。



個首歌,係一首耳熟能詳既歌,只要你一聽到佢個前奏,第一個音符,你就可以肯定呢首係咩歌。
「。。。。。。起来,不愿做奴。。。。」
無錯,就係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义勇军进行曲」
雖然呢首歌係出名,但係香港攞黎做鈴聲真好少見。因此呢個叔叔就成功吸引我注意,我豎起雙耳聽佢同電話中人對話。
「喂揾邊位……」呀叔用番廣東話跟電話中既人對話。
「……啊唔需要……係……Ehh我姓張……Ehh我今年六十三歲囉……下…唔…」聽落唔似呀叔識得既人,但呀叔講講下就出左餐廳講。我都打聽唔到啲咩,我估係傳銷電話掛。
聽到呢段咁弔詭既對話,開始令我開始用雙眼留意我眼前既另一位呀叔。一個安然左係到等佢個同鄉番黎既一位呀敊。
佢只係用到用啲折斷左既牙簽係枱面寫無影字。「3…8…7…6…」唔知有咩意思呢?



我由觀察呀叔既小動作,轉移視線係佢個人既整體。
佢有一頭清爽整齊既鮑魚刷頭,豎起晒既髮針灰中帶白,應該都係過半白既叔叔,手背上有有少許零碎既白點,貌似係白油漬。再望佢既衣著,鮮白色襯衫上印有顯眼而不浮誇既英文字樣。但再望落啲,一條長度及膝既短褲上同布鞋上都沾滿了碎花散落般既白色油漆漬,我諗佢唔係做裝修就係搞藝術。

諗真啲,而加係暑假,應該係屋企裝修既高峰期,諗番起我住個層得個八個單位但已經有兩戶人家有搞裝修,令到我屋企度鐵閘既積塵係短短幾星期好似積雪咁厚,就知道而加啲家居裝修搞得幾頻繁。

無耐,個位係出面傾電話即張叔叔番番黎,佢既特徵同剛才我形容個位叔叔大致上相同,又係上身乾淨下身衣物污漬斑斑,應該係同事黎。
我好好奇個位張叔叔頭先個電話係闗於啲咩,於是我就嘗試再次豎起耳仔聽佢地講咩,雖然係鄉下話但我諗點都價聽得明一兩句掛……

「??????????????????」但屌,真係一句都聽唔明,我淨係聽得明個「張」字,完全聽唔明佢兩個UP乜。

幾分鐘後佢地就離開左。正當我回味緊頭先既見聞後,係我面前又出現另一位呀叔,佢既特徵同頭先出現個兩位裝修師傳既一樣,點解今日我同啲裝修師傳咁有縁既?

呢位叔叔,無同僚相伴,只好望住餐廳電視播既午間新聞送飯(原來我坐左係到都有成個鐘)。新聞報導中提及柯震東吸毒事件時,佢忽然係到擰頭,就好似係到慨嘆點解家陣啲後生咁唔珍惜生命自毀前途。

當叔叔專注地一邊睇新聞一邊食飯既時候,我亦都好專心咁細閲佢既容顏。


佢既每一下咀嚼,佢額頭既虎紋都會隨即深刻地顯現出黎。另外係佢額頭右邊既位置,有兩條切口好整齊,與橫向虎紋垂真交錯既疤痕,但呢兩條疤痕並唔駭人,因為佢已經同佢既虎紋容為一體。佢個種烱烱有神既神態再加上佢那滄桑既容貌,雖然佢除左落單之外無講過半句野,但卻感受到佢身上一種好經典既男人味,係一般MK、後生仔、白臉韓星中揾唔到。

食完呢餐飯之後令我思考到一樣野,雖然裝修師傳們既工作環境好辛苦,好容易令到佢地成身污糟晒,但佢地都會好尊重自已、他人同場合地換過一件乾乾淨淨既上衣同盡量洗乾淨自已雙手,比自已、他人一種自然同舒服既感覺。

做裝修,係一件好辛苦既工作,要長時間闖天拿手、不停受吵音轟炸同吸入大量毒氣同塵埃。真係唔易做,賺到錢既同時又會有損健康。

呢篇文我唔想講啲咩人生道理宇宙觀,只係想好簡單地為我地屋企、為呢個社會出血出汗既裝修師傳們講聲——辛苦晒你地啦!唔該晒!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