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無垠空白的磁極相疊地帶當中,層層的環境折射彩光,偶爾夾雜着正常空間的景像反映,永無休止地不斷在空間流去。IX-91 朝着那群不明物體的方向不斷飛馳,面罩上顯示屏膜的距離數據,卻未能偵測得到任何資料。狀態顯示着他一直在高速向前,光與影也層層地在他身上穿過,只可惜的是,跟那群不明物體的距離,卻始終沒有收窄過。IX-91 的系統正在考慮着種種的可能性及原因,同時不停地尋找解決的辦法。經過重複的推算之後,最有可能的原因是,眼前那群不明物體的影像其實是時空假象,這一刻它們跟本不存在於這個時空裡,這只是過去或者未來,某一時空上的實象停留在磁極帶上。在這無限虛無當中,時間與空間距離都不存在的狀態下,是永遠沒有可能到達它們那邊的。不過,IX-91系統是有能力去計算出它們實際存在的時空點,利用時空轉移推進去接近它們,進行近距離實質探測的。但這是十分冒險的行動,在這刻完全沒有支援的情況底下,最容易發生的意外,就是墮進了時空錯亂的困局裡,永遠迷失於深沉的宇宙當中。

南澳洋號在 ixio 52 的星系當中行進了大概數天的時間,其間繞過這顆比太陽還要大和亮的恆星,漸漸向着它的系統中的第三顆星球 ixio 52c 進發,預計再過三數天就能抵達。經過了最後一關磁航的考驗後,控制總機內各組員的心情都顯得輕鬆下來了,在這相對安全而穩定的路線上,各人面上也常掛着笑容,這是對即將迎來的新世界,新家園,充滿着希望與期盼的表現。這時,控制總機內安妮達雅正在準備與 IX-91連繫,艾克在旁協助,穆圖站在中間等待通話。

「IX-91 請回覆 IX-91 請回覆,這是控制總機,你現在的情況怎樣?安妮達雅向着通訊儀器說道,然後靜待着。良久,依然沒有回覆,她於是重覆嘗試着。再試了一會兒之後,通訊儀器傳來了一些電磁波受干擾的雜訊聲,“ 咔察~咔察~ ”聲音響了好一會後,那邊傳來 IX-91 的聲音。

「通訊訊息收到,現正對話。」傳回的聲音仍夾雜着“ 咔察~咔察~ ”的聲音雜訊,安妮達雅聽完便回覆着說:

「IX-91,我們現在已離開了磁極帶進入正常空間航道,你那邊現在的偵測情況怎樣?」過了好一會, IX-91在那邊回傳帶着干擾的聲音說:





「偵測物體群仍然狀況不明,初步推測可能是時空假象,未有進一步資料可核實,系統正嘗試計算其真實的時空點,需要更多時間部署追蹤行動。」

安妮達雅聽罷細想了好一會,回過頭來向穆圖說:「要是在磁極帶內啟動時空追蹤,情況比正常空間複雜得多,難度也太高了,我們現在是沒有足夠把握做到的,雖然 IX-91 的系統具備這能力,但是行動仍然會帶來很高的風險,我認為這行動必須要深思熟慮才行。」穆圖很清楚知道安妮達雅的憂慮,但也認為這是一個很難得的機會,去深入地偵查那群不明物體的來龍去脈,在取捨之間作出決策是困難的,他需要更清楚的知道IX-91 系統的部署,是否對危機有足夠的考量,與及為行動的範圍設定上限。於是,穆圖再考慮了一會,然後向那邊的IX-91 說道:

「IX-91,我們現在已經非常接近目的地了,這次遷移任務亦將會大功告成,如非必要,我們都不希望有什麼意外發生。所以我現在向你發出指令,系統部署的時空追蹤行動,範圍上限不能超過 30 光年,如部署推測超出此限定,必須立即取消行動並馬上折回與航艦會合。請嚴格遵守指示。」穆圖說完,與二人等待着 IX-91 的回覆。過了一會,通訊儀發出“ 咔察~咔察~ ”的雜訊聲傳回了答覆:

「收到。」

30光年的範圍,IX-91 在磁極帶進行時空轉移推進,若能計算出最完美的時空折點,大概需要正常時空的數天時間,但在磁極帶上運用時空轉移去捕捉時空點,若缺乏詳盡計算複檢的程序,也是相當冒險的。面前那群不明物體仍然懸浮在遠方,IX-91 系統正在高速地搜索它們存在的時空點,並且為進一步的追蹤行動推測時空範圍。面罩顯示屏上的運算狀態急速跳動着,運算接近完成時數據開始眨動,由紅轉為綠,然後靜止。視屏上的搜索結果顯示追蹤目標距離120光年,時空折點計算來回5點,估算追蹤線路需時65天。IX-91知道他離開航艦那刻的時空折點是最接近航艦的正常時空的,而且線路系統亦有記錄保存,從那裡離開磁極帶返回正常時空跟航艦會合最為準確。系統幫助解決了實際執行的所有細節考量及計算,決定遵守指令與否,或執行部署與否的是 IX-91 自己 - 阿圻海的思想紀錄程式。就在這時, IX-91 啟動了時空轉移推進,向着追蹤目標的方向,一下閃光,便消失往更深沉的磁極帶裡去了。





此刻出現在南澳洋號前方視線上的,隱約可見是他們的目的地 ─ ixio 52c,隨着距離漸漸拉近與及方向正處於日照時間,這新世界多采多姿的面貌,就更加清晰地展現於眼前了,ixio 52c 碧綠的顏色令它顯得很青翠,地表形態多處呈螺旋紋狀的結晶土壤,液態水及其他物質覆蓋率為百分之五十五,其他主要部份即由岩石,金屬礦物等組成,溫度介乎於正85度至負120度之間,空氣含氧量視乎地帶分佈,標準但並不平均。南澳洋號各組員此刻從太空上眺望,無不被這星球的美麗所吸引,控制總機內一時之間靜止了下來,各人的目光都注視着這新的家園。良久,穆圖開始為着陸的工作開始盤算。據原定的遷移部署,航艦的着陸地點,是經過詳細探測後所得出的環境分析來擬定的,這地點與北澳洋號所在位置相隔數百公里,將來要連接也不困難。穆圖先指示組員發出原定的監測衛星,作為日後接收訊息及觀測太空之用,也可與北澳洋號的兩枚衛星互相補助。隨後穆圖擬定航艦着陸的時間,最後複查着陸地點的環境數據,與及跟北澳洋號通訊。

「紀倫,妳檢查一下通訊記錄,查看我們先前發給北澳洋號及其他遷移航艦的訊息,看看有什麼回覆。再通知北澳洋號我們已抵達並且準備着陸。」穆圖向控制台前的紀倫發出指示。

「知道。」紀倫回應後就埋首於控制台前工作,穆圖然後轉身向安妮達雅查問:「安妮,IX-91 現在的情況如何,可以連繫上他嗎?」

「最新近收到他的訊息顯示他已進入深層磁極帶,進行追蹤行動,資料顯示行動範圍120光年,行動時間約65天。他自行決定執行行動去了。」安妮達雅面上帶點無奈地把 IX-91 傳回的訊息告訴穆圖。穆圖皺了皺眉頭,然後對安妮達雅說:「先傳訊通知他我們即將要着陸,叫他行動完成後盡快回來跟我們會合。」

「知道。」安妮達雅回應說。





這時,紀倫檢查過通訊記錄後,轉身向穆圖報告:「艦長,通訊記錄已檢查過,除了Lall 231g 遷移艦隊有回覆訊息外,北澳洋號及其他航艦,都未有對我們先前發出的訊息作出回應。」

穆圖聽罷神情帶點疑慮,然後向紀倫查問說:「Lall 231g 遷移艦隊傳回了什麼訊息?」

「他們傳回了一些影像資料,經過編序整理後顯示了這些。」紀倫一邊回答着說,一邊從顯示屏上開啟了那些影像圖片,穆圖從旁邊靠了過來,仔細地觀察。其中的影像圖片上看到,是他們在着陸 Lall 231g 後,在地面上拍到的,在地平線上的天空,浮動着一群不明物體。 有些是在太空外,監測衛星拍攝到的單一不明物體。從形狀上觀察,他們跟北澳洋號衛星所攝錄到的,沒有明顯的共通點,形狀亦不太一樣。這時,眾人都已經靠了過來觀看着顯示屏上那些影像圖片。

紀倫把這些圖片都仔地細觀察過後,然後向在旁的穆圖疑惑地說:「既然 Lall 231g 那邊的訊息都已接收到了,北澳洋號沒理由還未接收到的,Lall 231g 跟我們的距離可遙遠得多呢!這只可能說,他們根本沒有任何相關的發現吧。」

安妮達雅這時接着說 :「北澳洋號離開地球到現在,已超過48 個月了,其間的訊息傳遞,在我們出發前還一直是正常的,但在這22個月的航程裡,問題就明顯地出現了,我們跟他們好像失去了聯繫似的。這是因為我們中間需要輾轉進出於磁極帶,令訊息傳遞受到干擾或被終止有關嗎?」眾人此時靜默地想着這個問題。

安郎站在一旁開始說:「是有這個可能性的,在磁極帶進出之間,空間的磁埸改變非常大,訊息因此而失傳或終斷了,是正常的現象。但,不論原因是否傳訊出現問題,事實是我們跟北澳洋號,及  Lall 231g 那邊都同樣發現過不明物體。」站在安郎身旁的希格斯這時補充着說:

「我看沒有回覆的,不等於他們就沒有發現過。說不定,他們現在正跟它們激烈地對抗當中。只是,在相隔那麼遙遠的距離下,誰又有能力去管得到呢。」穆圖看看平時有點神經質的希格斯,說的這番話也挺有道理的,以凝重的神情向眾人說:

「還是準備好著陸的工作,讓人們安頓下來再說吧。著陸地點再過幾小時就到天亮了,我們要把握時間。」





南澳洋號著陸的地點四周分佈着螺旋紋狀的結晶土壤,海與湖等液態地域即佔據了那裡整個西北部。ixio 52c 圍繞其恆星公轉一圈需要532 天,自轉一圈大概為 18 小時, ixio 52c 的體積為地球的 1.4倍,其重力跟地球相約,ixio 52 星系暫時已知的行星有4 個, 而 ixio 52c 擁有兩顆衛星,其距離都比地球跟月球的近15-25%,兩顆衛星都比月球大 1.7 至2.5 倍,自北澳洋號登陸那天起計為 ixio52c 的元年,人們在這裡的生活規律與調息,一切都要重新開始。此時,在太空上徘徊着的南澳洋號一切已經準備就緒,隨着空間狀態開始波動起來的時侯,航艦不久就眨動着並消失於太空之中,進入磁極帶進行空間轉移推進,向着着陸地點的座向進發。只見航艦在陸地上的半空之中,在空間晃動之下,一下子便眨動着出現於視線上,懸浮着良久。待航艦的懸掛系統緩緩地打開並垂下,支撐着整首航艦並停泊在着陸地點上,懸浮引擎便慢慢地關閉起來。經過了22 個月漫長的太空航程,南澳洋號終於成功地降落在 ixio 52c 的大地上了。控制總機內此時眾人都站了起來,呆望着眼前距離地球 240 光年,遙遠的另一端,正在裊裊上升的第一度曙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