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作者遇見美女路過 亦不敢發圍的故事



<自卑>

晚上七時許,在幾番自欺欺人的溫習後,我離開了圖書館,去吃溫馨的家常菜。

或者,如果我努力一點,或者一年內都不會再吃到家中的飯菜。

升降機大堂光亮而寂靜,燈泡像看守知識之門的護衛,鄙視著附庸風雅的人。

身邊的地板好像比旁邊的更黯淡,我的存在似乎令它們都蒙羞了。



噢,原來那是我的影子,從來只知道他人有影子,原來我也有影子嗎?


叮噹,循聲望去,敞開的升降機門前,還有一個高挑的女生,束一條馬尾,背一個笨重的書包。

她進了升降機,我也隨之步進。

也只是五秒內的事,她還是客氣的按著了開門按鈕。

唔該。



她沒有回話,只是微笑著點了一點頭。

眼神交接一刻,是張可愛而陌生的臉,是副傻氣的大眼鏡,是略帶疲憊的真誠眼神。

我自然的站在對角,不能反光的牆帶給我一個機會偷看著她。

保守的衣著,除了反映圖書館的嚴寒,還能阻隔非份之想,唯一透視的是她的人格。

她應該是真正用功的學生吧,公開試一時失手才淪落至此,屢見不鮮。



我身體作出了誠實的反應,確認了我腦海中的迷思。


漸近地面的升降機,告訴我時間無多了。

起碼都要問到她的名字吧。

你。。。。。。

我憑甚麼呀?


論學業,我只是剛好進入副學士門檻的失敗者,因此也缺乏選科的權利。



自恃閱讀近百網路小說,就認為自己很厲害,魯莽選讀文科副學士。

高中時選讀的是地理和電腦,風馬牛不相及。

即使相及,如此參差的成績亦是等於無物。

從不讀四書五經,文學巨著;唐詩三百首,背三首都有難度。

如斯廢物,念書不如提早投身社會。

不過至少,第一個學期都還沒過。


論外表,我從沒有聽過任何讚好,亦慶幸沒有人當面批評。



賤肉橫生,羞恥得即使在夏日煎熬下都得穿上牛仔褲。

背包因為會突顯我的疑似女性性癥而棄用。

斜揹袋還好,但也得調較至一定位置。


論才智,如果不溫習不做習作能讀上副學士算是有才的話,那我還是有的。

只是缺乏興趣,孤陋寡聞令我不善口才。

所謂缺乏興趣,其實是興趣異於常人,不看A片的男生你見過否?

我那如此獨特,偏門,小眾的興趣,就算跟人家說,她也只會認為我是變態。



熱門遊戲比如英雄聯盟,我有玩的,但是你總不會跟圈外人分析戰報吧,何況,哪會有女生玩呀?

所謂孤陋寡聞,說好聽點就是曲高和寡。

當人們在看來自星星的都教授,我嗤之以鼻,用超能力泡女有甚麼難度,有種用我的身體泡女。

當人們在看那些年,我嗤之以鼻,這麼離奇的分手情節我還是第一次聽,學服倒是挺好的。

當人們在看韓星,我嗤之以鼻,看倒模而成的人偶表演有何樂趣可言。(反來我才知道初音連倒模都省了,日本人真有創意。)

始終,一件作品的好壞不是用我的評分準則評定的,他們的客路也不是我這種怪誕的異族。

如果要談政治的話,我可以跟你聊個三日三夜,只要你不嫌我是個憤青,還有需要身處海外的話。




論將來,大學生都就業難,何況副學士?

新界的上車盤在五年間都快翻一翻了,結婚的時候又一筆,大專學費又一筆,香港的年輕人生活艱難呀。

以後,在結婚的誓言中,應該加一段"你願意和你的合法丈夫一起供樓供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爛嗎?",絕對夠香港特色。

本人衷心奉勸,生孩子不是開玩笑。如果你連基本的生活都無法保障他,不要生他出來受罪,善用安全套。

如果,兩年後我不幸不獲大學取錄,恐怕人生就完了吧,如無意外。


甫想至此,我根本甚麼都不是,我有資格追求女生嗎?

吓?

冇野,你聽錯咋。

叮噹。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