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望住部電話呆左好耐好耐...

耐到我都唔知幾耐...

因為...真係太震撼...

呢一個名字對我黎講一直都好震撼...

可以話係一種禁咒...





點會咁橋?

呢個已經有差唔多七年無見過面,亦都有成年無通過訊既羅海月,又會咁橋佢會成為左我個客...

「你唔發現無論點樣都好,我都會喺你身後望住你?」

「呢個世界上,總有一個係命中注定既人...」

「我想搞清楚一D野...」





「望住我,問我,你愛唔愛我...」

「我無野想聽,亦無野想講。」

「無開始,無終止。」

「我既青鳥返左黎喇...」

「你根本就唔知咩叫愛!」





我根本就唔知咩叫愛?!

「飛揚~你無事丫嘛?」Emma既將我由回憶中拉返黎現實...

又俾阿月既說話影響到思緒...

『我...無事...』我收返埋部電話,唔想再面對...

「你真係無野?」Emma貼塊面埋黎。

『無事!真係無事!』我後退多兩步...

「嗯...」Emma打量一下我...

『我真係無事。』我行返埋位,坐定定,平靜一下情緒...





Emma亦都行返埋佢個位道...

『Emma,你無咁痛喇嘛?』搵D野講下,盡量分散自己既注意力...

「有你既照顧,我無咁痛喇~多謝你~」Emma點點頭。

『唔使客氣...』仲係分散唔到自己既注意力...

我整個人既思緒都好混亂...

不時插入一D過去既畫面...

就好似七年前一樣...





「係呢飛揚,等等我同埋你一齊去見客啦~」Emma突然介入左我思緒裏面...

『唔好!』我突然好大反應!

Emma都嚇左一嚇!

『咁夜要你陪我唔係咁好...我一個人去OK架喇...我搞得掂...』面到呢一個人,我想可以單對單...

「之但係...」Emma好似仲係好想同我去。

『放心啦~我想聽日可以見到精精神神既Emma~』我唔想有人介入我地兩個之間...

「嗯~咁好啦~」Emma帶住微笑點點頭。

我根本就無可能分散到注意力...





面對呢一個影響我咁深既人...影響我一世既人...

我花左好多好多好多時間先可以將佢鎖喺內心深處...

估唔到呢一下突如其來既衝擊,一下子就將我既重重心鎖徹底摧毀...

世事就係咁奇怪...

你想逃,點逃都逃唔離...

你想避,點避都避唔開...

命中注定,就是如此...





時間一分一秒咁過,Office裏面都比較寧靜...

或者係因為Emma都好攰,好想休息一下...

雖然話我思緒仲係凌亂,但我都不時有關心一下Emma...

始終Emma都係需要被照顧...

『Emma,我再幫你斟D暖水。』我拎起Emma既杯,行去水機。

「唔該~」Emma每次都好客氣。

每次望住Emma飲水既樣,都好似飲緊糖水咁咪咪嘴甜絲絲咁笑...

Emma呢個樣,的確可以緩減一下我既緊張心情...

「飛揚~你對我真係好好~好多謝你~」Emma充滿住幸福既微笑...

係我對Emma太好,定係呢個世上好人太少?

兩者我都否定...

事實上係因為人唔知足...

其實呢一點我成日都講...

假如話傲慢係七罪宗之首,我就會話貪婪係七罪宗之中最惡毒既原罪...

細細個老豆就同我講人心不足蛇吞象,世事臨頭螂撲蟬。

我地既貪婪...我地既慾望係會導致我地滅亡...

而知足者,就會好似面前既Emma咁,識得感恩。

世事萬物喺你身上都唔係必然...

尤其別人俾你既關懷,俾你既恩賜...

但正正就係Emma呢種感恩既心,令我更加困惑...

Emma呢種生於萬千寵愛既千金之軀,理應將所有野化作必然...

但點解Emma會識得對我存有感恩之情?

「飛揚~你真係唔使我同你去?」Emma拎住手袋仔行到我面前。

原來不知不覺已經冥想到六點...

『唔使喇~我OK架~你仲有無見唔舒服?使唔使我送你返去?』我比較擔心Emma多D...

「有你既照顧...我好好多喇~唔駛擔心我~」Emma懷著笑意點點頭。

『哦...唔使客氣...』我唔係咁敢正視天使般既微笑...

「難得做晒D野...都唔可以同你一齊放工...有D可惜...」Emma露出一絲絲失落既神情...

原來天使都會失落...

『唔緊要啦~總有機會既~』我真係唔捨得眼前既天使難過...

「嗯~總有機會~咁我走先喇~聽日見~」Emma向我揮揮手。

『嗯~聽日見~』我向Emma揮揮手...

目送Emma離開後,公司又得返我一個人...

一個人,其實唔係真係咁可怕...

最可怕既係,一個人既時候,特別容易諗返起往事...

往事不堪回首...我成日都咁講...

但係人生就係由往事堆積而成...

因為過去既經歷,先會製造出今日既我地。

好矛盾丫呵?

係丫...就係咁矛盾...

如果唔係,人生又點會咁多煩惱?

今晚,我無再一個人喺Office食叉飯...

今晚,我想一個人落返去熟食中心食返個男人的浪漫...

今日Lunch先食完,而家又再食一餐...

不過感覺就好大分別...

Lunch有Emma陪我食,感覺好溫馨。

而家得返我一個,總有一份孤零零既感覺...

有人話過如果人無感受過幸福,就唔會知道痛苦係咩感覺。

就好似埃塞俄比亞既人民咁,佢地永遠都唔會覺得買唔到iPhone有幾咁慘,因為佢地就連最基本既食都得唔到...

假如從來都係得我一個人,我係唔會感到孤寂...

用隻匙羹篤下篤下D飯,又望下身邊D麻甩佬飲住青島...

係唔係每個人都總有一段刻骨銘心既經歷呢?

我相信有,不過唔吸引...

唔吸引唔係因為佢既故事...

唔吸引既係佢既外表...

世上就只有金城武、吳彥祖、古天樂、劉德華既愛情故事最刻骨銘心...

王祖藍、阮兆祥、杜汶澤、林雪既愛情故事就只有搞笑...

你有張申然咁情深,你同方啟宏一樣來自火星,咁又點?

你試下搵阮兆祥同林雪拍單身男女,立即變左套笑片~

平凡如我呢D就仲死...

又唔吸引,又唔搞笑...

所以我都好少會同人講自己既感情事...

免得掃人地興...

久而久之就變到好似眼前既麻甩佬咁,一個人自己食自己碟男人的浪漫,自己隊自己支青島...

青島?我就好少飲...

始終我都未去到麻甩既地步...

況且...等等仲要見重要既人...

我一定要用上120%精神,留住個胃,同佢決一死戰...

阿月...

孤獨一人食完一個男人的浪漫之後,我比預定時間早左黎到呢個鬼多過人既地方-蘭桂坊。

蘭桂坊,一直都係香港既消遣聖地。

呢道聚集大大小小既酒吧同餐館,構成一個高檔消費區,深受中產階級、外籍人士同埋遊客既歡迎外,仲有一代撿屍~

正所謂夜店,兩個字,一橫一豎;醒的,放過她;醉的,撿回家。你說對嗎?

喺呢道,大把獵人等獵物出沒~

唔知點解,好多女仔又真係好鍾意蒲~

鍾意蒲都唔緊要,又好易醉先死~

易醉都算,最慘係遇人不淑!

以為同個男仔一齊去蒲,醉左都唔怕遇到一代撿屍,點知身邊嗰隻就係狼~

所以話,唔記得邊條高官低能講過女仔唔想俾人姦就唔好飲咁多酒~

講到女仔,大家真係唔好以為去得老蘭蒲,個個都係連詩雅~

唔好睇咁多喜愛夜蒲啦~昆鳩人架咋!

落得老蘭蒲既,非鬼則妖!

D眼耳口鼻唔係畫出黎,就對奶係夾硬谷出黎~

螺絲批插豬西,你去過就知點解~

女仔係咁,男人都唔好得幾多~

你估万刀甲真係會喺出面排住隊砌你咩?

充大頭鬼既大有人在~

拎住條波子車匙舐女,走嗰時又話自己飲得多唔揸得車,第二朝中出完你幾次即閃~

等你仲以為釣到金龜?

俾人呃蝦條都唔知~

仲有嗰D怪叔叔,成個莊冬昕咁!

五十幾歲梳個Sam哥頭既又有,帶住副全視線係舞池道跳既又有~

你諗下,個場黑麻麻,突然有D光掃射到副全視線道,佢副全視線就係咁變色,望住佢都真係唔知笑唔笑好~

蘭桂坊,真係乜春三尖八角既人都有架...

所以話,唔係黎傾野我真係唔會落黎...

「歡迎光臨~」一把年輕既少女聲...

好唔容易先有一間七仔俾我買野...

以前廣告都有賣總有一間在左右,對面有一間,轉角有兩間,十字路就有四間。

而家?

真係講起都扯火!

我試過有一日要去尖沙咀見客,見仲有D時間又有D口乾就諗住去七仔買支同法國完全無關係既法國礦泉水飲下~

我係尖咀一直行,一直搵,之前D七仔全撚部都執柒晒!

變鳩晒周身金呀~六叔呀~Kai子鐘錶呀~鷹黃豬簿呀~

OK~Fine~

我就唔信要喺香港搵間七仔買支水飲下都咁難!

我一直行,一直穿過D橫街窄巷一直行!

直至到我行到去尖東,我先搵到一間七仔!

嗰一刻,我真係由心裏屌左出黎!

搞乜呀而家?

口乾想買支水姐,都咁難?

我會唔會成香港開埠以黎,第一個因為喺尖咀搵唔到七仔買水飲而渴死既人?

點解成條街都係金舖?鐘錶舖?

D金食得架?

D錶飲得架?

開咁多做乜呀?

係唔係傻架?

當我飲多兩啖同法國完全無關係既法國礦泉水(我要強調支水係同法國無關!但又唔知點解佢要加法國呢兩隻字喺佢產品上)之後,我冷靜左個人,諗左一諗...

『屌!柒撚左添!口乾可以入金舖飲水架嘛!只要一入到去,用D唔鹹唔淡既普通話大大聲聲講服務員!給我一杯白開水!咪掂晒囉!真係十幾蚊都慳返!』

自始,我再唔使用錢買水飲~

因為提供免費水既金舖總有一間在左右,對面有一間,轉角有兩間,十字路就有四間。

『黑Luck丫唔該。』

「多謝你五十三蚊~」一個十七八歲既女店員...

仲要幾靚女下...

或者你會好奇,點解大多數便利店都會請女仔多D架呢?

中學時期,有一次路經七仔,阿月突然雙眼發亮望住我:「飛揚~問你一個問題~你一定答唔到~」

『好似你呢種笨蛋會問得出D乜答唔到既問題?』我將視線由阿月身上移到路邊隻黑貓仔。

「嘿嘿...知唔知便利店請男既多定女既多?」阿月以狡猾既眼神望住我。

『男。』我繼續望住路邊既黑貓仔。

「錯~」阿月得得戚戚咁笑,「知唔知最多人喺便利店買D乜?煙~安全套~邊個會買呢D野多?男人~所以便利店會請多D女店員去吸引顧客~嘻嘻~」

*嘟*

「請睇返餘額~要唔要買安全套?做緊特價~買十盒送一個...」我無再理好似錄音機咁既店務員講D乜,轉身離開。

或者你會問,點解我要講咁多唔關事既廢話。

我會答你,因為我逃避...

我逃避,唔想諗起佢...

唔想記起佢...

我想用身邊所有任何事物去分散我既注意力,分散我既思維...

但...最後...兜兜轉轉都係返番去佢身上...

挨喺欄杆,點起香煙,吸一吸,呼一呼...

我有幾耐無食過煙?

大約都有一年有多...

對上嗰次係同佢Facebook Message完之後...

「如果有一個有婦之夫同你講佢愛你,你信唔信佢?」

「你根本就唔知咩係愛!」

我唔知咩係愛?

愛,就好似香煙一樣...

你越渴望得到,你越扯得深...

你越扯得深,就燒得越快,越傷身...

到最後,你先發現,原來你耗盡所有,卻換來一陣輕煙...隨風飄散...

係你過於陶醉霧裏尋花?

定係我過於迷戀霧裏的你?

羅海月...

企喺路邊,不自覺咁食左幾飛煙...

都係時候起行...

「Excuse me Sir...」未踏入門口,已經有人招呼我。

『姓林既Book左十點。』其實我想講我D英文好差,唔好下下都用英文唔該。

「OK...THE RED SALON...請跟我黎。」服務員一直帶領我走入一間以紅色為主既房間。

『俾杯Whisky On the Rock我唔該。』我背住門口,坐喺紅色既皮梳化上面。

我唔敢對住門口坐,因為我唔敢面到佢...

我仲未有心理準備...

時間太短...

雖然呢七年黎,我不時都會諗起佢...

但要確確實實面對面見面,我無諗過...

七年...我地差唔多有七年無見過面...

亦都有一年多無聯絡過...

究竟佢而家變成點?

究竟我應該點樣面對佢呢?

我望住舊Hand-carved ice diamond...

我望唔透...

係偶然?

定係必然?

誰主宰我地呢一次相會...

「同以前一樣,都係咁準時。」一把久違既聲線由背後傳到耳邊...

一D都無變,呢一把令我心跳加速既聲線...

黑色既絲質長裙輕輕喺我手背擦過,我都係唔敢望過去...

直至到佢坐喺我面前...

黑色既頭髮髮長過肩,平陰,嬌小既身段穿上同我買俾Emma一式一樣既黑色吊帶長裙...

雖然阿月無Emma咁好身材,但雪白既肌膚一樣夜空明月照人...

仲有...一對笑面裏帶著點點哀愁既眼神...總令我心裏有一份無名既悲悽...

『你一D都無變,食左防腐劑?』我眼定定望住眼前既阿月,佢仲係同七年前既佢完全一模一樣。

「我係一個不老既巫婆~」阿月舉起手上既Whisky On the Rock,對我莞爾一笑...

就好似年少時候既我倆...

反射意識令我唔想再記起往事...

『羅小姐,我地不如傾返合作既事先。請問你...』我仲未將我要講既說話講完...

「乜你真係仲覺得我搵你黎係傾生意架咩?」阿月摸一摸頸上既頸鏈。

係必然...

而主宰我地呢一次相會既人,就係阿月...

其實當阿月坐喺黑色皮梳化既時候,我已經留意到...

水晶吊咀...

係前日Emma揀既Mickey頭形水晶吊咀...

「係你揀既?我知道一定唔會係佢揀。佢從來都唔會咁有心思。」阿月一直都摸下摸下個吊咀...

『都唔係我揀。係我既同事揀。我都好耐無花過心思。』我舉起杯Whisky On the Rock,飲左兩啖。

「係咩?咁你幫我俾返你個同事,我唔需要呢樣野。」阿月將條鏈除左落黎,放到檯上...

一樣...

阿月從來都無變過...

對唔要既野一D留戀都無...

話唔要,就唔要...

我收返起條鏈:『無其他事喇嘛?』準備起身走。

「你無野想問我咩?」阿月飲左一啖Whisky On the Rock...

『我仲有D咩好問?問你到底咩叫真愛呀?』我緊緊盯實阿月。

阿月擰一擰頭:「你就係為左呢件事,失蹤左成年?」

『咩呢件事,嗰件事?我唔知你發生左咩事!人地有老婆架!』唔知係唔係飲左兩啖既關係,我開始有D火起...

我火唔係因為阿月做小三...

「你究竟知唔知乜野係愛?」阿月又用上一種笑面裏帶著點點哀愁既眼神望住我。

我火既原因就係呢個問題!

『我唔知?我唔知咩叫愛既話,我就唔會俾你喺我心裏困擾左足足七年!』我一手拍落張檯道...

頓時,成個空間好似停左咁...

阿月眼定定望住我,我亦都眼定定望住阿月...

「呢種就係真愛...我已經成為左人地既小三,你都仲係咁愛我...同樣地,佢已經有老婆,我都係咁愛佢...」阿月舉起酒杯,視線由舊Hand-carved ice diamond穿過黎,望住我...

痴線!

簡直係歪理!

『佢有咩值得你去愛呀?!』我變得激動!

「我有咩值得你去愛?」阿月仍然平靜...

『你...你...』我吐唔到出黎...

呢句話收喺我內心太深處...

一時間吐唔到出黎...

「因為我地係命中注定...」阿月將我內心深處既說話講左出黎...

命中注定...

一直以黎,我都認定我地係命中注定要遇上既一對...

命中注定...

但點解...

你最後都係選擇遺棄我?!

「你唔好唔記得,當初,我同你一齊既時候,我已經有男朋友...你亦都係第三者...」阿月一個看破紅塵既眼神望住我...

我...

無錯...

當初,我係第三者...

我係一個唔見得光,要偷偷摸摸過日既第三者...

我信與你繼續亂纏,難再有發展...但我想跟你亂纏!

『如果你今晚係為左要喚醒我地呢段不堪回首既記憶既話,Sorry!我唔得閒聽你講廢話!』我一啖飲晒成杯Whisky,轉身衝出門口!

“讓理智在叫著冷靜冷靜 還恃住年少氣盛

讓我對著衝動背著宿命 遺忘自己的姓

沈睡的凶猛在蘇醒 完全為你現形

這個世界最壞罪名 叫太易動情 但我喜歡這罪名

驚天動地 只可惜天地亦無情

不敢有風 不敢有聲 這愛情無人證

飛天遁地 貪一刻的樂極忘形

好想說謊 不眨眼睛 這愛情無人性

若世界陷進大騙局裏面 朋友亦難以發現

共你隔著空在秘密通電 挑戰道德底線

如若早三五年相見 何來內心交戰

我信與你繼續亂纏 難再有發展 但我想跟你亂纏

驚天動地 只可惜天地亦無情

不敢有風 不敢有聲 這愛情無人證

飛天遁地 貪一刻的樂極忘形

好想說謊 不眨眼睛 似進入無人境

即使間整個約會情調幽暗似地下城 還是算溫馨

多麼想跟你散步橋上把臂看著風景 但是我清醒

月亮總不肯照亮情慾深處那道背影 你我像快快樂樂同遊在異境 浪漫到一起惹絕症

不想說明 只想反應...”

我一直扯手中既香煙,腦海裏面一直Loop住呢首歌...

呢一首具爭議性既歌...

一直沿住馬路邊行,一直扯手中既香煙...

我無辦法控制自己既情緒,我無辦法冷靜落黎...

我憎恨第三者...

我自己亦曾經做過第三者...

就喺當年,阿月同緊個校草一齊既時候,我亦都同左阿月一齊...

我挨左喺個欄杆道,一直望住街上既途人,一直扯手上既香煙...

煙駁煙...煙駁煙...

燈紅酒綠既蘭桂坊,一對二對男男女女攬攬錫錫...

究竟當中有幾多對係真正既情侶?

又有幾多對係命中注定既一對?

我唔知...我唔明!

我唔明白點解緣份係由天注定!

呃人...

一切一切都係呃人...

咩係真愛,咩係命中注定,一切一切都係動人既謊話!

我對眼繼續喺條斜既街道上遊走...

影像開始游離...

係唔係因為香煙令Whisky加速上腦?

我好似開始對焦唔到...

好似開始分開四格...

好似Ashlynn...

『Ashlynn?!』

我強行向對面行人路對焦...

我見到一個好似Ashlynn既女仔...

個女仔身邊...仲要攬住一個...男人?

呢個高高大大,西裝筆挺既男人...

『James?!』

我唔係眼花呀嘛?

係阿Amy既男朋友James?!

人地既男朋友就話會認錯姐,自己既女朋友無理由會認得錯掛...

我擺下擺下咁行前多兩步...

我見到佢地攬埋一舊,又揸又搓咁打晒茄輪...

我行到去馬路上...

“咇咇!”

望一望,一對強光燈射住我...

「要死就死遠D喇死醉酒鬼!」的士佬怒屌左我一句...

我行後返兩步...

再望一望對面馬路...

Ashlynn上左架銀色波子...

我再試圖追過去...

“吼吼~”銀色波子絶塵而去...

無理由...

Ashlynn唔係飛左唔知去邊架咩?

點解會上左James架波子?

無理由...無理由...

我掉左手上既香煙,手震震咁拎部電話出黎...

「喂~我係Ashlynn~而家唔得閒...」唔通...

「喂~我係Ashlynn~而家唔得閒...」仲係唔通...

「喂~我係Ashlynn~而家唔得閒...」仲係唔撚唔通!

Ashlynn...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