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寶物是一件什麼樣的東西呢?」洛森問過銀月之後,始終沒有答案。他再次回到起點,回到那個初初認識藹信,藹信跟他說那個有關寶物的傳說的起點。
 

           洛森深深相信那個寶物是真實存在的,只是不知道它是什麼,他又無法逃避這個問題。雖然每個人爬向一百級的速度都不同,但每一個人都向着這個方向爬,人不斷爭取得到很多東西,然而人最終是想得到什麼呢?

 
           隨便吃過晚餐後,洛森想收拾一下行裝,去另一個地方,誰知不小心按出了通訊界面。

 


           「啊,很久沒用過通訊界面了,算一算有三年多,原來我自己一個人過這麼久了。藹信……不知這幾年你過得如何呢?把我忘了沒有?哈哈,都這麼久了,怎會還記得我呢?」洛森一邊自言自語一邊自嘲着。「解除封鎖吧,都這麼久了,沒關係吧……大概……」

 
           洛森按了解除封鎖, 把那些當日他封鎖了的人解封,他搜尋「藹信」,沒有任何結果。「她怎會解封我呢?想想也知道,哈哈。」

 
           一則簡訊傳來,洛森一看,是匠心。

 
           「洛森你這個臭小子總算解封我了?本來我還以為你跟藹信私奔了,誰知不久前鎮上公告藹信要嫁人了,還是嫁那個黃易呢﹗」



 
           洛森一看,想了想誰是黃易,啊,那個高級商人,看來藹信徹底把我忘了呢。洛森的手指飛快地在空中按來按去回覆匠心:「是嗎?」

 
           匠心也很快就回覆了:「什麼『是嗎?』,那次你們打完阿提比斯究竟發生什麼事,明明之前你們還好好的,怎麼突然兩個都消失了?我看看,哇,你還走到那麼遠,我來找你,五天後再聯絡。」

 
           洛森聳肩,心想你要找我也沒所謂,五天很快就過了,他們去了飯店。



 
           數年沒見,洛森和匠心相見時彼此嚇了一跳,兩人都在對方的臉上看到歲月的痕跡。

 
           匠心抓了一塊披薩,說:「可以說了嗎?那次阿提比斯之後發生了什麼事?」

 
           洛森喝了一口啤酒,嘆了一口氣,慢慢勾起那些塵封了的回憶。

 
           於是洛森把阿提比斯用法術,將洛森的過去給了藹信和洛森自己看,之後他們分開了。只是洛森沒有將回憶的內容就出來。

 
           匠心拿紙巾抹了抹沾滿油的手:「究竟你有什麼過去非得使你離開藹信不可?」



 
「我……我不想傷害藹信,她知道我是怎樣的一個人後,怎能還心無芥蒂地和我一起……」

 
           「其實我不是一出生就是個煉金術師,我以前是個劍士。可是我對舞刀弄劍完全沒興趣、沒天份,在認識了藹信之後,她鼓勵我轉變職業為煉金術師。那時我十分掙扎,因為我很喜歡藹信,但我知道藹信只會喜歡劍士,她喜歡被劍士保護的感覺。最後我還是轉職了,我十分喜歡這個職業,我很喜歡試驗、鑽研不同的煉金術。我的夢想是升到一百級,我以為轉到煉金術師,這個目標會近一些,但似乎還是相當遠。傳說以前只有劍士這個職業,但很多人像我一樣,都沒有當劍士的天份,於是不同的職業被創立了,可是依然沒有人能達到一百級……」

          
           匠心搭一搭洛森的肩膀,繼續說:「人為了達到一百級,什麼方法也用過了,可是都沒有成功。本來我以為藹信終於找到那個她等待的人,就是你,看到那樣的藹信,我很開心。誰知你……唉……以我認識的藹信,就算她不喜歡你,她也不會喜歡黃易。真不知道你們在想什麼。再過幾天就是藹信的婚禮,你看着辦吧,反正我不去了,那個已經不是藹信了。今天聊到這吧。」

 
           匠心徑自走出飯店,頭也不回。

 
           洛森面對前面的空盤子,自言自語地說:「藹信結婚……姑且去一看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