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在這中秋佳節,誠意送給各位的應節短篇故事。順祝各位人圓兩圓,和樂安寧!



「Mathy,請接聽二號線,Sports D的王先生找你,商討下星期cat walk的細節。」

「對了,我們會安排在這幾份雜誌上刊登廣告。」我一邊記低來電者的資料,一邊繼續跟卓太談著另一個宣傳計劃的廣告安排:「廣告設計已經辦好了,我待會兒發給你看。」

中秋節,以至其他的假期前夕,對不少人來說,從來都是緊張及繁忙的象徵。每逢假期前後,不少同事及客戶都會放假,對將會放假的人來說,就像過新年一樣,工作不可壓過年,於是就一口氣完成自己的部份,然後就拋到下游,把所有工作都甩掉手,就能輕鬆放假。作為「下游」的我,在這些日子就變得異常忙碌。一方面工作從四方八面湧來,另一方面我自己也想輕鬆放假,希望能完成所有工作,結果這幾天就好像度日如年,工作永無止境。

中秋節是其中一個比一般節日更忙碌的節日,因為除了應付正常工作,又要四出致電客戶祝賀一番,還要安排送禮。然而,工作過後,卻又是另一輪的奔波。每逢大時大節,幾乎都要應酬家人,婚後除了自己的父母,還有老爺奶奶,一家人在鬧市中渡過。結果,中秋節整天都是煩囂中度過。今年,似乎都不例外吧?

這間公司還好,中秋節當日能早兩小時下班,然而為了應付接踵而至的工作,我最終只能準時放工。算了吧,總算比平時加班至十時好一點,而且也比老公仔早放,他比我更忙碌呢。



黃昏時份的街頭,早已人頭湧湧,我匆匆離開公司,幾乎都忘記了腹中塊肉,連行帶走,趕快乘車到維園霸佔好位置賞月。今日約好了父母及老爺奶奶一同到維園賞月,霸佔位置的責任,自然落在我們兩口子身上。

電話響起,我一邊繼續快步走著,一邊拿出電話來看,原來是我先生Matthew。他說:「我還在公司,應該要多半小時才能離開。你到了維園了嗎?」

「還沒。我也是剛離開公司呢,工作忙得很,現在正趕去。」

「哦!好吧,不要急,但要快。」

或許我因找位置一事慌急起來,竟然沒留意交通燈就走出馬路,當時的行人過路燈是紅色。



「知道了,找不到好位置的話,他們又會多說話了。不談了,我正在過馬路......」

話音未落,一輛的士迎頭駛來,把我撞個正著。

***

我、Matthew、我的父母,以及老爺奶奶,大家在一起吃著晚飯。桌上的飯餸,怎麼好像有點似曾相識?唔,也不重要吧。

「大家吃飯!」大家一起說。



我們或許是個比較傳統的家庭,習慣要等齊人,還要大家「發施號令」後,才會開始吃飯。

在我懷孕之後,餸菜也變得豐富起來,媽媽及奶奶很多時更會同場較量,一同下廚。有時候,餸甚至多得吃不消,也不知道從何入手,就像今晚一樣。

奶奶把一塊咕嚕肉夾到我的碗中,說:「Mathy你最近喜歡吃酸酸甜甜的東西,所以今日我特意做了這道菜,希望你喜歡。」

「謝謝。」我禮貌地回應,然而卻不太想吃,因為我已經連了吃四餐咕嚕肉。老實說,我後悔數星期前在奶奶面前脫口說了句想吃酸甜的東西。我懷孕後的確是喜歡吃酸酸甜甜的東西,可是奶奶的廚藝一向一般,不太懂煮太多款式的餸菜。結果自此之後,每次吃飯都總有一碟酸酸甜甜的餸菜,而且只有三款,很快就重複,不斷出現相同的餸菜。咕嚕肉至今出現了十六次,糖醋五柳魚九次,西檸雞八次。咕嚕肉出現次數奇多,更不知為何最近連續出現了四次,我已經不想再吃了。

媽媽可能看到我不太想吃,就夾了另一道菜給我,又說:「不想吃就別吃吧。吃這個吧,花膠對身體及對BB都好。」

「謝謝。」我同樣禮貌地回應。又是花膠啊......那些所謂補品更糟,花膠燕窩海參等,幾乎每天也有,有時候當飯餸,有時是湯,有時是甜品。那種充滿蛋白質的感覺,起初吃還好,可是吃多了吃膩了後,就像一口都是漿糊的感覺,總是不太嚥得下去,好像快要哽在喉嚨的樣子。

奶奶看到這情況,又開口說:「龍肉吃多了都會厭,何況只是花膠。來,先喝口湯,人參雞湯,慢火煲了半天了,一定很好喝。」

奶奶的話,觸動了媽媽的神經,於是她不甘示弱反駁:「花膠吃多了還是對身體好,咕嚕肉日日吃可是會令人瘋掉呢。來,Mathy,吃口花膠,咕嚕肉就丟掉吧。」



「瘋掉?我說你才瘋掉呀!花這麼多錢在那些補品上,到頭來還不是蛋白質?直接吃雞蛋白還好吧!學識低的人難怪這麼不科學!」

「我是學識低,但煮餸技巧了得,不會整天都是咕嚕肉。你看,都沒人吃咕嚕肉,要拿去餵狗了。啊,我忘了狗也不吃這種東西,還是餵豬吧,呵呵!」

在我懷孕之前,大家是好端端的一家人,為什麼現在要為了我而吵架呢。我為了胎兒,已經要「戒口」,很多喜歡吃的東西都不能吃,又不時嘔吐大作,已經夠辛苦了,現在她們還要因為這點小事而吵起上來。我受夠了,於是大叫:「吵夠了!我什麼都不想吃!」

同時大力一手拍在飯桌上。

***

我大力一拍,拍著的卻不是冷冰冰的飯桌,而是軟軟但陌生的床褥。原來剛才那餐飯只是夢境,只是一場跟早前發生過的事一模一樣的夢境,難怪桌上的飯餸似曾相識。

「醒了!醒了!」一大群人在叫嚷著。



回過神來,我發現我正躺在柔軟但陌生的床上,望著平滑而慘白的天花板。圍著我的,不就是Matthew、爸爸媽媽及老爺奶奶?我到底在哪?

對了,我被一輛的士撞上了,這裡是醫院。

一想到這點,我整個人差點沒彈起來,驚叫起來:「BB怎樣?BB怎樣?」

Matthew捉著我的手,輕聲說:「放鬆吧,醫生說BB沒有大礙。你先躺下來休息吧。」

聽到BB沒有大礙,我頃刻放鬆了,身子也栽回床褥上,輕嘆了一句:「BB沒事就好了。」我心想,如果流產了,整輩子都有說話要聽。

媽媽這時說:「BB怎樣也不重要,最重要是你平安無事。」她眼睛紅著,說起話來時還有點激動,想必剛剛因我的意外而哭過。

奶奶也加入說:「對呀!你先多休息,養好身體要緊。」

我看著他們,沒有說話。媽媽及奶奶看到我醒來,好像都鬆了一口氣的樣子,而且更不時交頭接耳,又遞著紙巾,互相安慰,她們早兩天不是才吵過來嗎?



不過,Matthew卻看起來憂心忡忡的樣子。我問他:「你怎麼了?沒精打采的樣子。」我沒直接說他憂心忡忡。

Matthew回答:「BB雖然無恙,但你的腿骨碎了,要在醫院休養一段時間,稍後還要做物理治療,才能康復出院。」

他這樣說,我才留意到我的腳被包紮了並高高的掛了起來。不過,這樣也好,可以安心休息一段時間。一直以來,我都為事業奔波勞碌,即使懷孕後也沒有分別,我還是繼續工作著。醫生也建議我不要太操勞,要多休息。現在終於「如願以償」,有藉口可以休息一下了。

Matthew看我沒反應,又問了一下:「你怎樣了?工作的事情就不要多想了。」

「不,我沒事,反而輕鬆了,終於能好好休息一下。但,」我降低音量,繼續問:「媽媽跟奶奶不是前兩天才因為我而吵架,怎麼好像沒事了?」

雖然我放輕聲音說,但在這寧靜的病房內,她們好像都聽見了。媽媽對我說:「我們有什麼事呢?沒事沒事,我們一家人,從來都很團結,所有事都只是因為太著緊你。」媽媽望一望奶奶,好像示意她繼續說。

奶奶續說:「對呀,我們很團結呢,剛才我們才一唱一和,擊退了護士長。哈哈!」



「什麼?」我給她們的話又差點嚇得彈起來。

Matthew解釋:「現在已經九時多了,過了醫院的探病時間,但她們嚷著一定要留在這裡,要到你醒過來才肯離開。」

我回應:「既然這是醫院的規定,媽媽奶奶,你們就不要讓人難做吧,我不想被拍片放上youtube呀。」

奶奶尷尬地說:「今日是中秋節,要一家團圓嘛,缺了你......及BB,又怎行?」爸爸、媽媽及老爺也點頭和應。

原來所謂的「擊退護士長」,就是為了一家團圓。我看到他們圍在我身旁,病房內的空氣也彷彿溫暖起來,我也感受到一股節日的溫馨。我輕撫著肚子,細聲說:「BB,你媽媽真幸福,有這麼多人疼惜。他們將來也一定會很疼惜你呢。」

我們一家人幸福地笑著。

既然我醒來了,他們也沒藉口撒賴不走。爸媽及老爺奶奶就先行離開,Matthew則偷偷地留下來多陪我一會。

Matthew坐在我身旁。我握著他的手,對他說:「對不起呢,今年不能跟你們一起在維園慶祝。」

「傻瓜。什麼慶祝都不重要吧!中秋節最重要是什麼?就是一家團聚嘛。」他指向窗外說:「你看,不用到維園,在這裡一樣能夠賞月呢。那滿月,加上我們,不正好是人月兩團圓嗎?」

透過病房的窗子,果然剛好看到那圓圓的月光。我繼續握著Matthew的心,一起靜靜地賞月。

比起在維園人群中吵吵鬧鬧下所欣賞到的月亮,這年我倆在這病房中,欣賞到這寧靜的月光,看起來,好像特別皎潔圓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