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中秋回家有感



舊時每一年臨過中秋,屋企都會有一筒筒嘅螢光棒。因為喺人月兩團圓嘅時候,亦都係我同其他表兄弟姊妹用螢光棒開星球大戰嘅時間。就算你地唔似我咁中秋同一大班親戚過,但點都試過約埋同學或者自己走落樓下撞同學一齊玩。螢光棒雖然好玩,但無幾耐就會熄,即係無野玩。所以大部份家長都唔鼓吹小朋友拎返呢啲剎那光輝返屋企。
 
正所謂物盡其用,就咁掉左佢地落垃圾桶有啲浪費。所以一眾小朋友都會將各種螢光棒、螢光波起勢咁飛上樹。所以每個中秋嘅夜晚,全公園嘅樹都會變晒許願樹,螢光嘅許願樹。
 
雖然咁樣掉晒啲螢光棒上樹有違公德,但呢啲「許願樹」已經漸漸變成咗中秋節嘅代表。就好似你地見到阿嬌新聞post就知過年一樣。
 
當愈來愈大個,做完節就無再同一班表兄弟姊妹落街玩螢光棒。因為同我玩螢光棒嘅,由一班人,變左一個人。由九龍東走到去新界西,由四面都係樓嘅公園去到海濱長廊,但係依然可以發現許願樹嘅足跡。無錯,將螢光棒掉上樹呢種「習俗」,無論你係公屋仔定係住私樓都一樣會做。如果農曆新年嘅主角係阿嬌,我都幾肯定中秋嘅主角係螢光棒樹。
慢慢咁行完全條海濱長廊,我同佢慢慢咁向原路折返,慢慢咁送佢返屋企。吻別過後,我自己一個戇居居咁行第三次呢條路出西鐵站。喺長廊嘅盡頭,我將手上嘅螢光棒手鐲拋左上樹。如果佢真係一棵許願樹,我嘅願望係每年都可以咁樣過。
 
如果各位都住黃大仙,一定知道地鐵站一出,行去下邨條路一到大時大節或者深夜就會有好多小販檔。每次喺荃灣食完飯返黎,我都會左手腸粉燒賣,右手電話用Line咁行返屋企。經過細個玩嘅公園,雖然少左我同我啲表兄弟姊妹,但都可以發現螢光熠熠耀中秋嘅痕跡,每棵樹都掛滿左一圈圈嘅螢光棒。雖然相隔十幾廿個站,但係我地都係睇緊同一樣嘅許願樹。


 
今年中秋前幾日,母親大人如往年一樣問我洗唔洗買螢光棒玩下。我深知無人會陪我落街一齊癲,所以今年屋企無再出現一筒筒螢光棒。為左唔比人問長問短,我同母親大人講話去荃灣搵女朋友,但媽媽到而家都未知,我只不過係落街兜左個大圈。
 
回程嘅時候,好似呢呢兩年嘅中秋一樣,我買左廿蚊腸粉燒賣。但我右手嘅手機就再無Line傳黎嘅信息。行到公園嘅時候,熟悉嘅螢光樹無出現喺我眼前。莫講話掛到成樹都係螢光棒嘅情景,我連一支螢光棒都見唔到。兩年來都陪住我返屋企嘅螢光許願樹無出現到,就好似話我知,我嘅願望已經無可能再實現,而曾經一齊見過嘅景色亦已經消失無蹤。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我無去到海濱確認,可能喺我無左呢啲螢光嘅同時,已經有新嘅螢光喺佢嘅身邊陪住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