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那裡?四處都是火海。
 
  四周都沒有人,只有我一個人站在火海之中。
 
  「▓▓,你在那裡?」我獨自一個大叫,希望能找回她。
 
  「▓▓?」
 
  「▓▓?」
 


  「▓▓?」
 
  沒有回應,回答我的只有熊熊烈火吞噬一切的聲音。
 
  「危險!」一個啡髮少年衝了過來,撞倒了我。
 
  「你在做什麼?」我對那個少年咆哮,突然之間有一支箭插進地上,要不是那個少年,大概我也死了。
 
  「噓!別出聲,他們來了。」啡髮少年說。我記得他,他是▓▓的唯一一個朋友。
 


  「▓▓呢?」
 
  他怒視我,指手劃腳,大概是想說▓▓已經安全了吧。
 
  「糟了,他們發現了我們……」
 
  「那我們要……逃跑?」
 
  「當然了!」少年拖著我的手一直跑,一直跑,逃進一棟建築物之中。
 


  眼前的境色嚇倒了我,眼前都是屍體,還有彌留的人。四周都是血,是他們做的吧……?
 
  「▓▓呢?」
 
  「她不在這裡。」
 
  爆炸了,整座建築物都爆炸了,眼前一切的血肉都消失於紅蓮之中。
 
  眼前的是一個黑色的人,不,他應該是惡魔,長著一對黑色的羽翼,手拿著兩隻管狀物,眼睛是紅色的,比起紅色的火焰更可怕。他用傲慢的眼神審視著我們,我在恐怖,他很強。
 
  不要……
 
  他笑了。  

-----------------------------------------



  啊……
 
  又發了那個惡夢嗎?我張開眼,眼前是一個帳篷,沒錯,我正在格尼巴露營,那火海已經成了過去,不會再來的,那惡魔我也不會再見到的。沒錯了,現在的我十分安全……
 
  我拿出項鍊看,打開它,裡面有一張照片,我和▓▓的合照。沒錯,我一定要找到你,我可是你的哥哥!
 
  我拿起水袋喝水,卻發覺一早已經沒有水了,只好走到帳篷,到附近溪流盛水。
 
  天空還沒光透,現在大概是五六時左右吧,大家看來還沒有起來,還躲在夢鄉之中。
 
  清風吹過了,這是一條溪流,為於世外桃源的溪流,鳥語花香,四周張滿了青翠的植物,真不敢相信,如此美麗的格尼巴昨天早上還是一個戰場。
 
  我入滿了水,不禁再想留在這個境地多一會兒。我坐著,感受一下這靈地的氛圍。
 


  ……
 
  「想不到你那麼早起來,少年。」
 
  我回頭一看,是那個白髮少年,好像叫阿薩辛來的。
 
  「早。」
 
  他笑著,沒有回應,坐在我的身邊。
 
  「沒記錯你叫亞瑟對吧,很不錯的名字。」
 
  「……哦,謝了。」
 
  「這個風境你看到什麼?」


 
  「……什麼?」
 
  「混沌已經融入了這個世界之中,於黑暗之中之下還可以有這樣美麗的境色……」
 
  這家伙是什麼回事……?
 
  「實不相瞞,其實我是一個救世主,將會是拯救這個世界的英雄!」
 
  這家伙有病嗎?
 
  「哦。」我只用了一個字,來回答他的說話。
 
  「來吧……我們來比武一下吧!」
 


  「比武?」
 
  他手上不知何時多了一把匕首,向我揮了過來,我本能地躲開,用劍指向他。
 
  這家伙是來真的,雖然可以看出意不在殺我,但是他卻全力作戰。我可以勝過他嗎?雖然昨天和高文,維多利亞一起做過些訓練,但是要打敗他也是不可能的吧。
 
  來了,他來了,手右兩手都拿匕首,衝了過來,一秒之下,斬出兩道劍光,再跳回幾步之後,投擲出匕首。
 
  「極滅黑影.混沌奏滅」
 
  ……意義不明。
 
  投擲出來的匕首被我輕易躲過了,那直線的攻擊如果是以前的我可能躲不過,但是現在的我可強得多了,區區兩把匕首有何畏懼!
 
  「暗亂幻象.空間災殺」
 
  ……意義不明。
 
  本來應被我躲過了的匕首於我身後突然轉向,再次向我攻了過來,我察覺到後,本能地轉身用劍擋著。
 
  「你已經輸了。」他用匕首指向了我的脖子。
 
  「喂喂,阿薩辛,你不要鬧了。」說話的是藍色少女弓手,薇兒丹蒂。
 
  「嘛,只是玩玩罷了,連日常的訓練都不許那怎可以在殺戮的戰場上活下去。」阿薩辛把玩著手上的匕首說。
 
  「抱歉呢。這家伙總是在做些奇怪的事,說奇怪的話,但是他是沒有惡意的,請你不要見怪。」
 
  「不……沒事。」
 
  「對了,他們已經做好了早餐,等著你們回去吃。」
 
  「那麼早?」
 
  「什麼早,現在已經是八時了。」
 
  「原來我剛才在溪流睡著了嗎?」
 
  「呀?哦。」

---------------------------------------------------------
 
  回到去帳篷那邊,看到維多利亞一行人在圍著不知在吃什麼東西。
 
  啊……又是烤肉……
 
  「維多利亞,你又一整天都吃烤肉嗎?這很不健康的。」高文嘆息道。
 
  「要你管!」她繼續大口大口地咬著手中的烤肉。
 
  「真是的,亞瑟你也好好的給我管一下她啊!」
 
  「……這個有難度。」我苦笑著說,走過去,坐在維多利亞身旁。
 
  「不愛吃烤肉的就不是維多利亞!」布倫大聲地說。
 
  「沒錯!」維多利亞咬著烤肉說。
 
  「你給我靜一點!」齊格用拳頭打了布倫頭頂一下。
 
  「痛!痛!」布倫抱著頭說。
 
  「對了,我們究竟會在這裡待多久呢?」武藏說。
 
  「一天?或是兩天?都不緊要,反正我的劍到了那一天必將肅清那些惡魔。」阿薩辛說。
 
  「明天會到。」高文喝著咖啡說。
 
  「是嗎?是明天,終於來了,審判的日子!」阿薩辛說。
 
  「海姆,我覺得不是那麼容易攻的下來。」薇兒丹蒂說。
 
  「不要緊,有我這個救世主在呢!」
 
  「啊……所以可能會有很多兄弟犧牲。」高交放下咖啡說。
 
  「放心,他們的死不會白費,他們的死是通往勝利的路!」阿薩辛說。
 
  我喝了一口咖啡,再放了下來。 

---------------------------------------------------------- 

  正午的時間,太陽閃耀著無比的光輝,大概是高文最強的時間吧。高文,太陽的騎士,受到太陽所祝福,於太陽底下力量提升至數倍,本身已經是「劍聖」
的他,於太陽底下全力作戰會強到什麼地步?
 
  我要追上他,現在的我必須斷訓練自己,變得更強。雖然上午已經和高文他們練過,但是這樣是不夠的,我必須要繼續,要變得更強。現在,維多利亞和高文沒空,只好我一個人來進行訓練。來到溪流時,那裡已經站了一個人,武藏,他自己一個在練劍。
 
  武藏兩手各執一長一短的武士刀,於空氣之下表演了一場劍舞。明明是兩把刀一起在揮舞,但是動作卻可以如此流暢。二刀流,我見過維多利亞用過一次,但那一次只有一秒,第二把刀突然出現,突然揮下,突然消失。武藏用的明顯比維多利亞更出神入化,兩劍均是他的手一樣流暢,不,兩劍已化為了他的手,要做到他的境界需要緞練多久呢?
 
  「怎麼了?」武藏收起兩刀說。
 
  「啊,不,沒什麼。」
 
  「阻到你了嗎?」
 
  「啊……不。」
 
  「那麼我先失陪了。」他笑了一下,離開了。
 
  他是一個強者,比我強的多的一個人。我可以去得到他的境界嗎?
 
  「……」斗篷女人走了過來,我記得好像叫美狄亞,她好像是來裝水的。
 
  「啊……你好。」
 
  她沒有回答,走到溪流旁,盛她的水。
 
  是不怎麼說話的角色嗎?就像經一樣。啊不,自我介紹時她說過了話,但是我從來未聽見過經的聲音。經失蹤了,她去了那裡呢?我不禁有點擔心。
 
  盛好水後,她便回去了。
 
  ……
 
  「齊格!你是笨蛋嗎?」一聲刺耳的尖叫聲出現了,發生什麼事了,我趕了過去。
 
  「發生什麼事了?」當我到的時候,才發覺除了維多利亞和高文,所有人都在這裡。
 
  「齊格他,明明在看著義,但是讓義那家伙跑了!」布倫氣沖沖地說。
 
  「抱歉……我去了去方便,回來便消失了。」
 
  「真是沒藥可救的笨蛋。」
 
  「哎哎,我可不想被你這樣說,你可沒資格說。」
 
  「你是什麼意思?」
 
  「沒.什.麼!」
 
  「好了好了,別吵了,反正一切都是世界的旨意。」阿薩辛說。
 
  「要開打嗎?」
 
  「求之不得。」
 
齊格和布倫就這樣混在一團,互相痛揍對方。
 
  ……又來了,這兩個人……
 
  「嘶!」有人騎著馬跑了過來。
 
  「發生什麼事了?」維多利亞問。
 
  「齊格和布倫……」
 
  「那些事沒所謂了。對了,他們到了。」
 
  「他們?」
 
  「聖騎士團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