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不知何時開始已經佈滿烏雲,彷彿下一秒會落下傾盆大雨似的。黑龍雙腳站立,那條無比巨大的黑龍在咆哮,牠的任務便是要殺死我們。面對那條巨型黑龍,我們還有勝算嗎?
 
  龍張開了口,大氣中的魔力都被牠吸進口中,我依希感覺得到那是充滿力量的一擊。
 
  「快躲開!」薇兒丹蒂說。
 
  龍口中放出了吐息,那是黃金之色的光芒,所到之處皆化為虛無。
 
  「沒事嗎?」我問。
 


  「嗯。」阿薩辛、薇兒丹蒂和布倫異口同聲的說。
 
  布倫在空中拍手畫腳,空之出現了數個魔法陣,同時射出光彈;薇兒丹蒂則引弓狙擊,以爆炸之箭直取龍頭。
 
  效果甚微,反而惹起龍的怒火。
 
  「你們投降吧,就憑你們幾個是不可能打倒我的。」巴哈姆特說。
 
  「嘖……如果我有回以前的裝備就可以秒殺牠了……」布倫說。
 


  「你太年輕了!區區一條龍就想打倒本大爺!」阿薩辛說。
 
  「是嗎?那麼你們就死在這裡吧。」一個女孩在巴哈姆特腳下說,她大約十多歲,長著粉色頭髮,頭戴黑色的魔女帽,一身黑色的裝束像個魔女似的。那女孩大概便是那巴哈姆特的主人吧,年紀輕輕便收服了巴哈姆特,她究竟是什麼來頭?
 
  「幹掉他們!巴哈姆特!」
 
  巨龍在咆哮,黃金的吐息又再撕裂一切,紅蓮的焰光於林中起舞,牠打算把我們一網打盡嗎?
 
  「喝!來獄煉焰.森羅萬象!」阿薩辛手中擲出幾道小刀,直取龍頭。
 


  女孩口中唸了幾句,空中浮現了盾牌,擋下小刀。
 
  「喝!」我提著劍,直衝到翅膀附近,揮出銀光,龍翅一張,把我吹至幾米之外。
 
  「你們是白痴嗎?為什麼不攻擊主人?」布倫破口大罵。
 
  巨龍衝了上來,龐大的身軀到所到之處夷為平地,巨掌一揮,差點把我們打成肉醬,只把大地打裂了。那是何等強大的威力……別算了,就算來多十個人也不可能打倒這條龍啊!如果把格里風的戰鬥力比為一百,那麼這條龍便是一千!打倒那隻格里風我們也用盡了全力,現在真的有可能屠龍嗎?
 
  巨尾一擺,樹林化為平原。
 
  「喝!」薇兒丹蒂手中射出了一支光箭,化為箭雨,射向女孩,巴哈姆特張開雙翼,擋下箭雨。
 
  禦獸騎士固之是很強的職業,但是他們自身的戰鬥力接近零,只懂得一點點魔法,面對能打敗召喚獸相當之不利,前提是能打倒那條龍。
 
  另一個打倒禦獸騎士的方法便是使用特化暗殺的職業:暗殺者、天之射手。透過出奇不意的一擊,才可以在召喚獸察覺不到的情況下殺死主人。


 
  遺憾地,我們的身邊只有身為疾風射手的薇兒丹蒂、身為刺客的阿薩辛。疾風射手的優點在於其敏捷,善於在中距離的情況下和敵人糾纏,在遠距狙擊的能力相當弱小;而刺客長處在於其必殺的一擊,擁有最強的攻擊力,但在打不中敵人的情況下便毫無用處,光明正大的刺客在此比不上善於偷襲的暗殺者。
 
  「我們輸了嗎?」我說。
 
  「不要那麼快便認輸了。」阿薩辛說。
 
  「為什麼……你們要來幫我?」
 
  「那還用說?因為我們是同伴啊!難道要我看著同伴死,自己在苟且偷生嗎?」
 
  ……
 
  阿薩辛說那麼老套的說話,但我卻無從反駁。可能這只是他無心的說話,但這句話卻比龍的吐息更為厲害,更能刺進我的內心之中。
 


真是諷刺……
 
  「我不值得你們相救……」
 
  「你還在說什麼?我們可是同伴!」
 
  ……我為了生存,殺死了同伴;現在同伴卻為了救我,而捨棄自己性命……
 
  不,我又再拖了同伴下水……
 
  我還真是個混蛋呢!
 
  「說完了沒有?你們快點死在這裡吧!」女孩說完,龍又再張開口,下一波吐息又來了。
 
  大家都受了重傷,要死了嗎?


 
  我死還要拖同伴下水……
 
  「不可以放棄……」阿薩辛說。
 
  「哼……你就少在裝主角吧……」薇兒丹蒂說完,手提長弓,引弓一箭。
 
  那是沒有意義的一箭,那吐息能消滅一切,比起「英靈殿之槍」,我們最強的一招,還要強得多的一擊。
 
  這次真的躲不開了……
 
  布倫口中唸了幾句,巨大的盾擋在眼前,那猶如冰空之中的花束,以它的生命,擋下那一記吐息──
 
  毫無意義,猶如螳臂擋車。
 


  不,多虧了那花,我們才不用死。不過我們和已經死了沒分別,大家都倒在地上,動也不動,死亡只是時間的問題。
 
  死。
 
  要死。
 
  我要死。
 
  不!我才不可以死在這裡!
 
  ▓▓!她的名字又再於我腦中閃過,為了她,我不可以死在這裡!
 
  「居然還站得起來……幹掉他!巴哈姆特!」
 
  「喝!」我把我全身的魔力投入於格里風之劍中,那是飛翔於天際,空中王者的格里風,那劍發出刺眼的白光──
 
  「巴哈姆特!」女孩大叫,巨龍張開了口。
 
  風,回應我的譸告吧!
 
  無限大的風於我手中散開,其風之大,使得巨龍也站不穩。
 
  「布倫!」我大叫。
 
  「明白!」趁著這一刻,布倫施展了魔法,使我們四個人化為了光點,飛出這個森林。
 
  「嘖!只會用點小把戲!」女孩大罵,其後坐上龍之上,追著我們。
 
  龍擁有與體型不符的速度,我們會被龍所追上嗎?
 
  速度上已經輸了。
 
  死硬了。
 
  光點狀態下,我們無法迎擊。
 
  不,即使可以迎擊也沒有意義。
 
  即是說,我們已經死了。
 
  吐息來了,那是地獄之門,我看到了死亡的光景。
 
  千鈞一髮之際,布倫解開了光點狀態,大家從天空之中掉了下來。
 
  是森林,又是森林,我們還沒走出森林嗎?
 
  不……這裡是……
 
  我勉強著身體爬了起來。
 
  遠處有一座城,那是……海姆。
 
  我們已經走到城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