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到了,二十樓的大門。
 
  我深呼吸,義按著武士刀。我和他打了個眼色,推開大門──
 
  眼前的是一個少女,倒在地板上。
 
  「布倫!你沒事吧?」我衝了上前。
 
  「啊……是亞瑟,我沒事。」她喘著氣,明明就很辛苦。
 


  樓梯上有個人慢慢的走了下來,神色空洞,好像失去了某樣事物似的絕望眼神,他的眼睛在悲鳴。那個人是齊格。
 
  「布倫?」齊格看見到那麼辛苦的布倫,立刻跳了下來。
 
  「我沒事啊!」布倫站了起來,笑著說。
 
  「你個笨蛋不要死裝了!明明受了那麼重的傷!」
 
  「我那有……」
 


  「嗯嗯,明白。抱歉,亞瑟,我們先退下前線了,對了,德古拉不在這裡。」
 
  「啊……是嗎?」我說。不過太好了,布倫終於找回齊格了。
 
  「放我下來,你這混蛋!」
 
  「不要!」他公主抱著布倫,轉身消失於樓梯之中。
 
  「是嗎?德古拉不在這裡。」
 


  「那麼……維多利亞有危險!」我猛奔下樓梯,衝了下去,維多利亞,你不要有事!
 
  緣著剛才走過的路狂奔,我已經沒有閒情去觀察四周了,一心只想趕了維多利亞身旁,這次我不可以再失去最愛的人了!
 
  「啊,亞瑟!」
 
  「維多利亞!啊……我還以為德古拉在你那邊。」
 
  「啊……不,那個人是義?」她驚訝的觀察不知是敵是友的義。
 
  「他剛才趕到,要不是他我已經死了!」
 
  「真是的!下次你不要那麼衝動了!對了……抱歉,我殺了那個人。」
 
  我笑了兩笑,說了句:「嗯。」


 
  那麼德古拉究竟在哪裡?我們四周亂跑,始終都未能找到他。 

--------------------------------------------------------------------- 

  「柩曇冕晦.弩赴癬崔」阿薩辛拋了十把小刀出去,但一一被德古拉所躲過。
 
  「蚪烽量愓.藷存昊索」阿薩辛大聲咆哮,那十把小刀被躲過的小刀同時在空中轉彎,再次朝著德古拉攻去。
 
  「你就只會這些小把戲嗎?」德古拉再一次躲開,同時衝向他們。
 
  「喝!」薇兒丹蒂引弓連射幾箭,但被德古拉一斬而破,薇兒丹蒂再次凝聚魔力,煉成一支金色的箭,射出去,爆炸!
 
  效果甚微,德古拉從爆炸的煙霧中衝了出來,提著劍直取阿薩辛。
 


  「狄格囚閡.子禪座諸」
 
  「甚麼?是什麼時候……?」
 
  牆上無數的小刀同時插向德古拉。
 
  「抱歉,我打從開始,就設下了這個陷阱,要怪就怪你太嫩吧!德古拉!」
 
  效果甚微。
 
  「哈哈……」阿薩辛流了點汗水,自己根本就傷不了德古拉,這就是實力的差距嗎?
 
  德古拉衝了上前,斬向阿薩辛,阿薩辛只好以小刀防禦,但那把小刀豈會是德古拉的對手?德古拉每一劍都超越薇兒丹蒂那一箭的破壞力,每一劍都是殺著,阿薩辛根本不可能應付得來,被德古拉一腳踢向牆上。
 
  「嘖……」薇兒丹蒂連射幾箭,完全沒用,德古拉一手抓著她的頭髮,右手剛垂下他的劍。


 
  「放開她!」阿薩辛說。
 
  「我叫你放開她!」突如其來的大聲,阿薩辛站了起來,用手指向德古拉。
 
  「我說,放開他!」地上出現了幾把小刀,究竟是何時放在那裡呢?這已經不重要了,下一瞬間,萬千的小刀同時襲向德古拉。
 
  德古拉放下了薇兒丹蒂,舉起了手,黑霧充斥了四周,已經分不清誰是誰了。
 
  「喝!」阿薩辛衝了上前,他確信眼前的人就是德古拉,無數的小刀插進德古拉身上,阿薩辛再揮一揮手,所有小刀都刺出體外。
 
  「哦……居然能在黑霧中找到我的所在……」
 
  「因為我喜歡她嘛!」
 


  「你……你個笨蛋,你在胡說什麼?」
 
  黑霧退散了,見到片體鱗傷的德古拉。
 
  但是德古拉仍站立著。
 
  阿薩辛嚥了口水,到此為止了嗎?所以,他向了她表白了。 

--------------------------------------------------------------- 

  眼前看到的是受了傷的德古拉,還有阿薩辛、薇兒丹蒂,該說阿薩辛一直被德古拉虐打,薇兒丹蒂倒在地上。
 
  德古拉是一個約米九高,皮膚是藍色,一身黑色燕尾服的男人。感覺上,一看便知道他是一個非常厲害的人,或許比起維多利亞還要強過兩三倍。
 
  「德古拉!」我說。
 
  「亞瑟……等高文來才……」維多利亞說。
 
  但我沒有等,便一步一步走了過去。
 
  「蠢……材!」阿薩辛說。
 
  也許是憤怒蒙蔽了我雙眼,但是我必須收拾他。
 
  德古拉舉起了手,是黑霧。
 
  「Honi soit qui mal y pense.心懷邪念者蒙羞」維多利亞的劍發出了金光,驅散了黑霧。
 
  她死死地氣的走了出來,義也是,我們三人並肩作體。
 
  「合體吧。」她說。
 
  「不了,我想親手揍他。」我拿出了黃槍與紅槍,那是迪爾姆德的武器,我背負著他的思念,我必須保護維多利亞!
 
  我的槍法不算太差,甚至可能把劍術好。我手執雙槍,往著他猛刺,猛揮,德古拉一一躲開,並用劍反擊。他的魔劍是紅色的,蒼紅中帶有殺意,像是暴君般虐殺著,那把劍究竟殺了幾多個人呢?
 
  維多利亞與義同時在德古拉背後刺出一刀,但被德古拉的劍所擋下,乘著這時勢,我以黃槍一刺,刺傷了他的左臂。
 
  「啊……這是……」
 
  「Gae Buidhe.黃之矛。這槍造成的傷口是不會癒合的。唯一的方法就是打倒我。」
 
  「是嗎?那我就先打倒你了!」
 
  「亞瑟你個笨蛋!」維多利亞大罵道。
 
  德古拉提著魔劍專注猛攻於我,黑色的魔劍凝聚著魔力──
 
  「Gae Dearg.紅之槍。」我笑著,這次沒解釋了,只用槍破了他的魔力。
 
  「有意思。」但下一刻,他直接用劍攻擊,一輪又一輪猛烈的攻勢下,我可應付不來,一劍,左臂染上了血,一劍,右腿多了條血痕。
 
  我喘著氣,連忙後退兩步。
 
  現在可不是痛的時候,他也太強了吧!不用魔力,單純以劍技就可以輕鬆秒殺了我吧……這可不妙。
 
  「Dieu et mon droit.我權天授」維多利亞站在我臉前,強化了自己,用劍和德古拉較量。
 
  即使是強化了的維多利亞,也只可以和德古拉勉強比拚,一劍又一劍的攻勢,維多利亞的勉強接得住,但誰又能擔保她接得住下一劍呢?
 
  「喝!」義突如其來的一刀砍住德古拉,德古拉微轉身體,以劍擋格。
 
  機會!
 
  「維多利亞,合體吧。」
 
  「嗯。」
 
  維多利亞重新站了起來。雖然我戰鬥力不強,但合了體,總不會輸得那麼慘烈吧。
 
  「Dieu et mon droit.我權天授」維多利亞舉起了劍,金光又再鋪滿全身,強化了身體,提著劍直取德古拉。
 
  「Unicorn.獨角獸」手上出現藍色的魔法陣,維多利亞一劍刺穿之,刺向德古拉。他以劍為盾,輕鬆擋下這一擊。接著,化守為攻,猛揮魔劍。
 
  「Lion.獅子」橙色的魔法陣出現了,這次維多利亞一劍斬破它,與德古拉角力。
 
  我們,不能輸在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