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累,很累,我已經很累了,為什麼我還要如此努力呢?不論我做得多與少,即使自己傾盡全力,竭盡所能,但是依然一個又一個的同伴於我眼前消失。也許這就是我的宿命,我的一生就是如此的可笑,最可笑的是,我已經麻木了,我對一切都麻木了。
 
  我大概一直在欺騙自己,自己真是可笑,明明▓▓已經死了,雖然不是親眼看見她的離去,我卻以此為藉口,自欺欺人的催眠自己,她還沒死。這是不可能的,當天我所看見的金光,卷著整個城市,她大概也消失於那金光之下吧。
 
  那我還在努力甚麼呢?眼前的一人,一個一個的站了起來,奮力迎擊德古拉,明知自己不是那怪物的對手,還那麼的努力,冒著傷口,一次又一次的挑戰德古拉。大概武藏的死,激發了他們,他們全都拚了性命,全力對抗德古拉。他們為的是什麼,明知不可能而為,這又能換來什麼呢?換來的不過是一個又一個的傷痕,一個又一個的死亡,失去著所有。
 
  我很累,我還是趴在地上,動也不動。眼前的劍舞對我而言只不過是沒意義之物,我們真的值得以性命換取我們的劍,以博得勝利?勝利的榮耀、親友的微笑,算吧,反正我已失去了我所有。
 
  他們倒下了,又站了起來,受了傷,又揮他們的武器,總是不肯認輸,這樣真的好嗎?
 


  「夠了。」我喃喃道。
 
  「亞瑟……」不知是誰說的,我也懶得去理會了。
 
  很累……
 
  「少年,你就這樣放棄了嗎?」阿薩辛突然大聲地說,那家伙又在發瘋了嗎?
 
  我沒回答。
 


  「你好好看著,不要因為一個的死而消沉,我們是不會輸的,要教那怪物知道,武藏的死是不會白廢的!」他繼續說。
 
  我抬起頭,他們全部發了瘋似的,猛攻德古拉。
 
  發生什麼事了?德古拉反而被他們壓制著。
 
  「我絕不會讓他們的鮮血白流,以他們的性命起誓,我等必將帶來勝利!」阿薩辛咆哮著,小刀都交織於戰場之上。
 
  德古拉喘著氣,架開了維多利亞和義的刀劍,卻中了小刀與箭;擋下了小刀與箭時,卻被刀劍所傷。
 


  「哈……不錯嘛。」德古拉咧嘴而笑。
 
  「你給我住口!」維多利亞換上了嚴肅的臉孔。
 
  這樣下去……會嬴?
 
  「不錯,不錯,的確亡者能為我們帶來力量,但是在我那劍的背後,所充斥著無數的屍骸!來吧,傾聽吧,傾聽這血液的安魂曲,恐懼吧,為著自己化作血水而掙扎吧!」德古拉道。
 
  發生什麼事了?
 
  「Vampire.吸血鬼城塞」
 
  地上化作血紅的魔法陣,那魔法陣在閃耀,像是血液的流動,充滿著絕望的波紋。無數的尖樁從地上刺了出來,教人絕望的穿刺之刑,配合著血液的味道,令人產生滿腔的噁心感,使人不寒而慄。
 
  德古拉上衣爆開了,露出一身藍色的肌肉,只留下一條西褲。他手提著魔劍,魔劍早已充滿著紅色的光芒,是血的光芒,比起剛才,更能感到他的可怕,他很強,絕對很強,就算是老遠都感受到他的殺氣,大概連高文也未必是他的對手。


 
  他連揮幾劍,紅色的衝擊波直取維多利亞,太快了,就連維多利亞也反應不來,硬接了那血紅的衝擊波,被彈至牆上。
 
  薇兒丹蒂向他連射幾箭,德古拉擋也沒擋,一步一步的逼了過來,那箭根本完全無效,德古拉張一張手,數把黑色的長槍從後飛了出來,比起薇兒丹蒂的箭還要快,阿薩辛連忙用小刀護著她,但那瘦弱的小刀,豈會是長槍的對手?只能勉強架開長槍,免傷及要害,但是一把長槍已刺穿了薇兒丹蒂的大腿。
 
  「薇兒丹蒂!」阿薩辛緊張的說。
 
  「放心,我沒事。」薇兒丹蒂勉強擠出一個微笑,用力拔出長槍,血如泉水湧出,她立刻以魔法為自己治療。
 
  這就是德古拉的實力嗎?可笑,我們怎可能是他的對手,還是放棄吧。
 
  義不忿,提著打刀直接衝向義,一輪紅色的刀閃後,義的刀必彈開至幾米外,德古拉用手中化作幾隻蝙蝠,吸著義的血。再這樣下去,義的血會被吸乾的。
 
  「喝!」阿薩辛放出了幾把小刀,同時插向那幾隻蝙蝠,蝙蝠因而放開了義,但換來的是德古拉奮力一腳,只是一腳已踢得阿薩辛吐黃膽水,再來一腳踢至老遠外。
 


  短短幾十秒之內,全部人都失去了戰鬥能力,果然打從開始我們已經沒有勝算。
 
  「不要放棄,亞瑟……」維多利亞又再站了起來。
 
  德古拉又是一腳把她踢倒。
 
  「沒錯,你不可以放棄。」這次站起來的是義。
 
  其實德古拉想的話,我們幾個大概早已死了,反正我們也不可能打得嬴他的。
 
  「喝!」義提刀斬向德古拉,明知實力懸殊,卻仍未放棄,這究竟是為了什麼?
 
  「不要放棄!你不是還有個妹妹,還有所愛之人嗎?」
 
  ……


 
  義又再受了重創。
 
  「咳……你妹妹呢?你要放棄妹妹嗎?」
 
  「不……我妹妹大概早已……」我回答道。
 
  「不!亞瑟!你妹妹還未死,她仍然健在!」維多利亞突然說出了一個事實。
 
  「什麼?不……不要騙我了,我親眼看見了……」
 
  「那又如何?你要站起來,你是不可以輸的!還有,不要看我的妹妹好像那麼冷酷,但她其實只不過是不懂表達自己罷了!亞瑟,你要替我,好好看管經,我那親愛的妹妹。」
 
  「……你是什麼意思?」
 


  「沒什麼?我們不可以都死在這裡的!」義用盡全力,把一生的力量都傾盡於刀上,刀在回應他,那刀在咆嘯,化作一般劍舞!
 
  「那就拜託你了!亞瑟!上吧!」義大聲喝道。
 
  「Hōgan-biiki.判官贔屓」
 
  哭泣的刀舞在空氣之中,是一生奧義的昇華,一段段的斬擊化作淒美動人的樂章,呼喊著他的的靈魂!
 
  刀停下了。
 
  德古拉被封於刀閃之中,義閉著眼在微笑。
 
  「我妹妹是個笨蛋,那就拜托你了,代我好好的成為她的哥哥吧。」他笑著,笑著,笑著,動也不動了。
 
  那刀,已經消盡了他的性命。
 
  德古拉受了傷,身體上多了幾個血痕,只是餘此。
 
  「放棄吧,你們已經輸了。」德古拉說。
 
  「不……」雖然我已經麻木了,但是本能卻要我站起來。
 
  德古拉一手推開義,舉起魔劍,說:「你又能做到什麼呢?」
 
  「的確,我的力量是非常的渺小,不要說打倒你了,就算是弄傷你我也恐怕做不到。但,那又如何,難道你要我捨棄維多利亞,獨自逃跑嗎?看著義,他一心惦記著妹妹,卻犧牲了自己的性命,為了我們,打開了勝機,難道要我孤負他的期望嗎?而且,我也有想保護的人!我的劍必與她同在,她的性命由我來保護!」
 
  「放棄吧!你不會是我的對手。」
 
  「我,是不會放棄的。」
 
  我提著雙槍,紅槍與黃槍,我是不會輸給德古拉的。
 
  我怒視著德古拉,德古拉也審視著我,空氣大概凝結了,化成我與他的戰場!
 
  「亞瑟……亞瑟你個笨蛋,不要管我們了,快點逃吧!」維多利亞大聲說。
 
  「不,我怎可能離你而去呢?」
 
  「為什麼?」
 
  「因為我……因為我……因為我……我……你……你是……你可是我的師傅啊!」我本想告白,但……算了。
 
  「你個笨蛋!現在是計較這些的時候嗎?」
 
  我苦笑了,不管怎都好,我是不會逃避的。
 
  「你叫亞瑟對吧,我給你最後一個機會,逃還是不逃,差失了這之良機,你便不可能逃走的哦。」
 
  「不逃。」
 
  「要受酷刑的哦!」他啪了啪手指,地上出現了一樁尖刺,刺著義屍體,吊了起來,血液四流,好不恐怖。
 
  「那又如何?」
 
  「喂喂,你可沒問題吧?」
 
  「那,開始了吧!就讓你見識下,我們的實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