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的天空中有著無數的星光,伴隨著月影合奏著一首又一首動人的旋律,是我與她的背景音樂嗎?或者,這一點星光,能鼓起我的勇氣,向著那最愛的少女說出我的心底話。
 
  「啊!是亞瑟!怎了?」她說。
 
  「不……啊……維多利亞你為什麼會在這裡?」我問。
 
  「沒什麼,我只不覺想烤肉來吃罷了,高文那家伙不知道去了哪裡。」
 
  「只有你和高文嗎?」
 


  「本來想叫你的,但你今早還在夢鄉,我不想打擾你的美夢。我也不好意思打擾齊格和布倫,於是便找高文了。怎麼了?」
 
  「不,沒什麼。今晚,月色很漂亮呢。」
 
  「沒錯,今晚真美。」
 
  「嗯。」我舉起頭,一輪皎潔的明白高掛我頭上,像是鎂光燈一樣映照於我和維多利亞身上,我和她就像是舞台劇的主角一樣,星光就是觀眾,等待著我的表白。
 
  「對了,維多利亞,我……」
 


  「怎了?」
 
  「啊……」
 
  「對了,你要吃烤肉嗎?」她遞給我一根炸腿。
 
  「啊……好哇。」
 
  「坐吧。」維多利亞笑著,拉我下來,坐在她的身邊。
 


  感覺心臟跳得很快,這究竟是什麼感覺?我不知道,腦袋一片空白,快要沒辦法思考了。維多利亞現在坐我的身旁,四處無人,身邊只有煹火與月光,還有靜謐的林木。我很緊張嗎?我不知道,我冷靜不下來,這種感覺有點難受,又有點興奮,這可對心臟不好受,我現在究竟要?
 
  我咬了一口烤肉,烤肉是什麼味道我已經感受不了,我只感受到的,是兩個人的氣氛,我完全沉醉在這種氛圍當中,我唯一感覺到的,是那個金髮少女坐在我的身旁。
 
  對了,要找話題,沒有話題維多利亞是會覺得悶的。我應該找什麼來說呢?等等,我現在不是要表白嗎?我……冷靜點,對了,我……不對,沒錯,我要表白!
 
  我張開口,準備把話說出來時,卻發覺自己說不出來,像是有種無形的力量阻礙我似的。
 
  「怎了?」維多利亞察覺到了我那奇怪的舉動。
 
  「不……」要找話題……我看著她,那金髮少女瞪大眼睛凝視著我,我不禁臉部發熱,別開了臉。
 
  「對了……你……你的金髮很漂亮……」啊……我究竟在說什麼啊?我不是要表白嗎?
 
  「啊……是嗎?謝謝!」維多利亞微笑了,微笑的一瞬間眨了眼,像是一朵花一樣吸引著我的目光。


 
  「唔……我……我……」我要──
 
  「我的妹妹也和你一樣,都有一頭金色的漂亮頭髮呢!」我究竟在說什麼?不是表白也算了,還提起▓▓是要幹嗎?
 
  「我知道。」她說。
 
  「啊?」
 
  「啊……那個……我是說,既然你的頭髮也是金色,那麼你妹妹的頭髮也是金色的吧,嗯,所以我知道妹妹的頭髮是金色。」她有點語無倫次,那是什麼意思?
 
  「不過,她已經不在了。」我笑了笑,剛才的心情都因而變淡了。
 
  「不對,她沒死。」維多利亞說。
 


  「啊?」
 
  「你妹妹一定沒死,她一定不知在甚麼地方,偷偷的看著你!」
 
  「希望吧,不過,當年我拋下了她,好一定相當恨我吧!」
 
  「怎會?她一定不會恨你的!相信我吧!」
 
  「哦……嗯。希望吧。」我笑了笑。
 
  我望上了天空,一片黑雲徐徐地移動,把一點點星塵吸收,又把一點點的星塵釋放出來,終於,那片黑雲吞噬了月亮,大地失去光芒,只餘下那點火焰,剛她映到我和維多利亞。
 
  「但是,我喜歡你。」
 
  黑雲已移開了,大地回復本來的光輝,留下了我和維多利亞。我還是望向天空,一片悠然的樣子,而維多利亞還是凝視著我,黑雲遮擋月亮的一刻,像是什麼都沒發生似的。


 
  只不過,我剛才說了句話,那句名為表白的話,傳說這個話可以讓兩個走得更近,或是讓兩個人之間出現名為懢尬的隔膜。至於這句話將會帶來怎樣的結果?我不知道,天空的星星也不知道,唯一知道的,便是收到表白的少女,她的一句話,將會改變人與人之間的關係。
 
  維多利亞還是凝視著我,我還是仰望天空。那句說話會換來怎樣的結果,恐怕只有維多利亞知道,我已經努力過了,無論會有怎樣的結果我也不會後悔,即使最後換來的只有句「抱歉」也好,我也無悔於這一刻向好表白。
 
  因為我喜歡她,僅此如此。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這幾秒,或是幾分鐘,可能是數小時,總之這段小小的時間真是教人辛苦,比起打得頭破血流,比起一切都還要辛苦,究竟維多利亞會作出怎樣的回覆呢?我能和她在一起嗎?我會和她結婚嗎?我會和她……不過,更有可能的是失敗。失敗了吧,等了那麼久,維多利亞還是沒有答覆,我大概已經失敗了吧。
 
  真是可笑,我天真的在等什麼呢?
 
  突然,維多利亞無聲無息的張開了口,來了,決定命運的一句──
 
  我站了起來,轉身離開。
 


  「亞瑟?」
 
  「我有點累了,我先回去休息吧。」
 
  的而且確,這等待的瞬間是莫大的痛苦,一秒就像是一年似的,這可是一直在煎熬著我。可是,我不想得到解脫,我不想得到名為「抱歉」的絕望。要我聽到那一句「抱歉」,那就等於是宣告我死刑似的。或者,把等待的痛苦無限放大,我就不會得到「抱歉。」或是「你是個好人。」之類的說話,不會得到透明的隔膜。
 
  我喜歡維多利亞,我不想維多利亞會這樣離開我。我喜歡維多利亞,我想再看到維多利亞的微笑,那治癒著人心,帶著我走出絕望深谷的微笑。
  
  維多利亞的答覆究竟是什麼?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很累了,我想睡。 

  回到房間,我衣也不更的,跳進到床上,動也不動。 

  …… 

  這裡是哪裡?是夢嗎? 

  沒錯,這裡是夢。 

  或許在夢之國,我能和維多利亞,能永遠的再一起。 
 
  眼前只看到一個少女,那個少女是維多利亞。 

  「其實……我便是魔王撒旦,怎了?恨我嗎?還要和我在一起嗎?」 

  …… 

  夢境轉移了,我又看到維多利亞。 

  「其實……我只不過一直在玩你的!你居然以為我真的想讓你加入我們嗎?我呢,最喜歡玩你這些白癡的村民呢!」 

  …… 

  夢之國轉移了,我又看到維多利亞。 

  「其實……我只不過是你的幻想,當天你已經老早死了!這個世界根本沒有一個叫維多利亞的人!你就在你的幻想中溺死吧!」 

  …… 

  夢鄉又再轉移了,我又看到維多利亞。 

  「其實……我是你妹妹,抱歉,兄妹是不能相愛的!」 

  …… 
 
  我又看到維多利亞。 

  「亞瑟……我……」 

  這次,可不再是夢了,不再是另一個夢,眼前的維多利亞是貨真價實的,她的絲鏤秀髮於我的房間之中飄逸,現在那金髮少女,正坐在床上,坐在我的床上。 

  我立刻站了起來,逃出這個房間。 

  我為什麼要逃呢?我不是喜歡維多利亞嗎?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自這天起,我便一直刻意避開維多利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