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槍又一槍的揮舞,一隻又一隻的生物掉下,一瞬之間我已經不知揮出了幾刀,我現在只集中在我的槍尖之上,破開一條血路。
 
  「喝!」我順著斜坡滑了下山谷,瞬間,又有幾隻生物圍攻過來,前方還有幾十多隻!
 
  我放下了黃槍,拿起了一把劍。
 
  「Mor-alltach.巨大的憤怒」
 
  一劍之下,排山倒海的攻勢變得潰不成軍,那劍不知殺了幾多隻生物,我不管了,直接衝了上前,再提紅黃雙槍衝向洞穴!
 


  「吼!」
 
  窮奇與渾沌衝了過來,兩隻同時咆哮,一爪一咬,互相配合,又再猛攻過來,我揮槍,牠們避開,窮奇張開口猛咬我,我以紅槍擋下,而渾沌則撲了過來,一爪之下我胸口出現了血痕,我轉身揮槍,牠們瞬即閃過,而饕餮和檮杌同時口中噴出黑色的火焰!
 
  「嗚哇……」
 
  可惡,就算一打一我也不會有勝算吧!何況一打四……
 
  窮奇飛上天空,猛衝下來,我立刻避開,瞬間即被檮杌所撞,牠以那尖牙化作長槍刺過來,我即以雙槍擋格。渾沌整身化作黑色的黑雲,衝了過來!
 


  「呀……」
 
  我伏在地上。
 
  可笑至極,我就是那麼弱小的存在。
 
  我根本就算不上什麼!
 
  或許那聖騎士所言是對的。
 


  不對!我,絕不認同!
 
  我又重新站立起來,饕餮立刻衝了上前,來了一記猛撞,把我打倒下來。
 
  「咳……」
 
  檮杌又再襲來,一擊便把我打至十數米外。
 
  「咳……Mor-alltach.巨大的憤怒」
 
  我又揮出一劍,龐大的劍氣因而放出,但是都被牠們巧秒的避開了。
 
  渾沌張開口,放出黑霧,整個視野都被籠罩著,什麼也看不到了。
 
  一擊。二擊。三擊。不知是那隻在打我了,我只知道我已經……


 
  或者,我也只不過是一件垃圾而已。
 
  我感覺得到,有隻怪物,走了過來,快要對我作出最後一擊了。
 
  是嗎?就到這裡了嗎?
 
  落下了。
 
  怪物後退兩步,消失卡黑霧之中。
 
  那是什麼?是一把劍,一把劍從天而降,插在我的臉前。
 
  「蠢材!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一個少女站立在我的眼前。
 


  「維多……利亞?」
 
  「嗯!你個白癡!」
 
  「我這是夢嗎?是走馬燈?」
 
  「夠了!給我站起來!」維多利亞一手抓起了我。
 
  「以後都不要私自行動了!」她憤怒的責罵著我。
 
  「抱歉。」我說。
 
  「那就好了,我們一起上吧!」她微笑著。
 
  「明白!」


 
  「Honi soit qui mal y pense.心懷邪念者蒙羞」維多利亞的劍上展現金光,退散了黑霧。
 
  「吼!」的一聲,窮奇再次衝過來,張開血盤大口,誓要把我們吞下肚子似的。
 
  一記劍光揮過,齊格擋在我臉前,架開了窮奇。
 
  饕餮開了口,噴出黑色的火焰!
 
  「還有我哦!」布倫張開了力場,擋下了黑炎。
 
  「一人一個,剛好吧!」維多利亞笑了說,衝向了檮杌。
 
  「明白。」我說。
 


  我的對手是渾沌嗎?
 
  渾沌衝了過來,牠撲了上前,我彎下身子避過,再以黃槍向上一揮,就這樣渾沌身上留下了一條不可磨滅的傷口。
 
  「來吧!繼續吧!」
 
  渾沌再次施襲,一身化作黑雲般,被霧氣所纏,我以紅槍一刺,黑雲瞬即破開,下一秒比我以黃槍於牠的臉上一刺!
 
  黑炎噴了過來,我轉身避開,牠拉開距離,再噴黑炎。
 
  在我和黑炎之間,不知何時多出了一堵力場。
 
  「你玩完了嗎?」布倫笑著說。
 
  「哈哈」我苦笑道,我隨之以雙槍奮力刺向渾沌,渾沌因而悲嗚,受了重傷。
 
  「吼!」渾沌開始發狂了。
 
  「Unicorn.獨角獸」維多利亞一刺,刺穿了渾沌的軀體,渾沌因而消失了。
 
  「謝了。」
 
  她笑了,轉身走向了山洞。
 
  「走吧。」
 
  「明白。」
 
  山洞只有黑暗一片,伸手不見五指。
 
  「Honi soit uui mal y pense.心懷邪念者蒙羞」維多利亞劍上發光,映照整個山洞。
 
  山洞入空無一物,只有我們四人。當中,洞中傳來了濃郁的酒香,走得愈深,味道愈濃。隨著酒的味道,我感受到八岐大蛇就在我們不遠處。
 
  洞穴的盡頭的一個大空洞,裡面幾乎空無一物,只有酒桶、八岐大蛇,還有兩個女孩,大概是海格力斯和伊菲克勒斯的姊姊們。
 
  大空洞內凌亂得很,到處都是酒桶,還有一地都是酒,怪不得有那麼強烈的酒香了。
 
  八岐大蛇,神獸級的生物。長有八個頭、八條尾巴,眼神帶有惡猛,數個頭似是喝醉,但看到我們立刻清醒過來。
 
  「你們有什麼事嗎?」一個頭說。
 
  哇,居然會說話!
 
  「你們有酒嗎?」
 
  「你們帶了女人來嗎?」
 
  「那個女的好像不錯。」
 
  八個頭互相交談,有點噁心。
 
  「那麼,你們去死吧。」突然一個頭說。
 
  什麼?
 
  一個頭張開口,火焰因噴出,但都擋在布倫的力場上。
 
  「喝!」齊格提劍,一口氣衝了上前,斬開其中一個頭,隨即被其他頭所攻,及時被布倫救回。
 
  「真是的!」布倫沒好氣說。
 
  「我知道你會來救我嘛!」齊格笑說。
 
  可是,下一秒,那頭又再張出來了。
 
  「可惡……這樣下去可沒完沒了。」維多利亞咬著牙關說。
 
  八岐大蛇八個頭同時放出了火焰,加上酒,整個大空洞化為紅蓮地獄。
 
  可惡……濃煙還有高溫……
 
  布倫施加了魔法,為大家增強了耐火性。不過,就算增加了抗性,我們也不太可能打倒牠吧。
 
  「齊格,用樹中劍可以打倒牠嗎?」維多利亞說。
 
  「我看可能性太低,樹中劍範圍沒那麼大,不能一擊殺死牠。」齊格說。
 
  「可惡……布倫和我合體!」
 
  「明白。」
 
  維多利亞背上張出了本屬於布倫的翅膀,她以魔法來回復我和齊格。
 
  「亞瑟,借黃槍一用!」
 
  「哦。」
 
  我拋了黃槍給維多利亞,維多利亞於空中在火焰交加下左穿右插,飛到八岐大蛇之上,奮力一刺,一個頭顱因而身首異處。
 
  「啊……」
 
  「嗯……」
 
  「那把黃槍好像有點問題!」
 
  「要小心了!」
 
  只餘七個頭的八岐大蛇七嘲八舌的討論,維多利亞隨即重施故技!
 
  「先打下那女的!」
 
  七個同頭同時攻擊,維多利亞這次可飛過去,拋下黃槍給我,我因而直衝上前──
 
  八條尾同時襲來,我彈開至數十米外。
 
  「……」連聲音都發不出來。
 
  「亞瑟!」維多利亞因看著我而被打了下來!
 
  「布倫!維多利亞!」齊格說。
 
  維多利亞也被尾巴一掃至數十米外。
 
  可惡……
 
  「沒辦法了!只好一博吧!」齊格走了上前說。
 
  「哦?那家伙不要命了嗎?」
 
  「等等,他可能……」
 
  「回應我的禱告吧!請賜予我們奇蹟的力量!」齊格高舉了劍。
 
  光芒映照於劍之上,化作一切的希望之光,最強之刃,站在聖劍顛峰的樹中劍系列,這把劍便是最強的起源,是騎士王那王者之劍的起源,化作無限的光輝,可比太陽,最強的一擊!
 
  必勝的一劍!
 
  「Gram.樹中劍」
 
  一聲之下,聖劍揮下,太陽之光因而放出,破壞著眼前的一切,這是天之怒,極光的一劍!
 
  煙霧消失了。
 
  八岐大蛇受了重傷,血肉模糊,但瞬間回復了。
 
  「果然……還是不夠嗎?」齊格說。
 
  剛才回復過來的八岐大蛇蠢蠢欲動,立刻以尾巴攻擊,齊格應聲倒地。
 
  可惡……打不倒啊……牠很強啊……
 
  牠完全幾乎是無傷狀態……
 
  我勉強站了起來。
 
  「怎了?這次到他了嗎?」
 
  「又來了?那劍很痛啊!」
 
  「Mor-alltach.巨大的憤怒」
 
  劍氣一飛而過,只在牠們的頭上留上一條淺淺的血痕。
 
  「只有這種程度嗎?」
 
  「和剛才那擊差太遠了!」隨之而來的是尾巴,一擊,便打到我倒在地上,呼吸困難。
 
  可惡……
 
  都是怪我……要是我不去打……
 
  要是沒有我……
 
  就好了。
 
  我望向山洞外,甚麼也看不到。
 
  啊……
 
  我……真是……
 
  山洞出現了一點光,一點白色的光,一頭生物走了過來。
 
  白馬,不,那是……
 
  獨角獸。還著一把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