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還是下著大雨,洗刷著大地,但是洗不去人的悲感。高文已經很累了,他很累了,他已經不知怎樣做才好了。面對維多利亞和亞瑟的死,他已經不知道自己該怎樣做了。
 
  亞瑟他不會有事的,高文如此的深信著。然而,維多利亞,那個他自小便喜歡的少女,卻死於眼前的惡魔手中,既然亞瑟不會死,那麼維多利亞也不會死吧,也許亞瑟會帶著維多利亞一起復活。
 
  想了一想,這根本是不可能的,於這幾天,維多利亞的死是必然的,高文是這樣想著。
 
  望向眼前的騎士團,只是目睹兩個人的死,他們已經潰不成軍了,大家都已經失去士氣了。缺乏訓練的騎士團便是如此的沒用,不過自己有資格說嗎?自己也坐在地上動也不動。
 
  望著眼前的惡魔,高文已經……
 


  不對,高文憎恨著別西卜,他想親手殺死他。明知這是不可能的事,但是……
 
  高文站了起來,怒視別西卜,四周的騎士望了他一眼,便繼續垂頭喪氣了。
 
  高文提起了巨劍,與阿薩辛分體,再和美狄亞合體。第二型態的他,只有前臂與手腕、下半身擁有藍色盔甲的他,現在已換為黑色,巨劍變成紅色,在其他人眼中,他像是一隻惡魔,與別西卜無異。
 
  不過,他是人類,他是為王國而戰的人類。他提著巨劍,衝向別西卜。別西卜開了幾槍,每槍都是紫色的光束,像要吞噬一切似的。高文提著巨劍一斬,斬破了光束,連揮幾劍,光束因而破開。
 
  高文劍上出現了漆黑的光芒,他大劍一揮,漆黑的衝擊波因而放出,但在別西卜的長槍面前,那衝擊波亦是何等的緲小,一槍便瓦解。
 


  高文已跳到別西卜頭頂,從上而下大力一斬──
 
  別西卜拋開雙槍,向前滑了兩步,避開高文的一劍,並一腳踢向他。高文以巨劍擋,並施以斬擊,別西卜一下子便避過,一拳打在高文的臉上。
 
  高文再一揮劍,別西卜張開雙翼飛了上天,手中再度出現雙槍,同時施以連擊,高文以劍擋下,同時地上出現黑色的光芒,化作光束,攻向別西卜,但是那光束並不是別西卜的對手,短槍連射幾發便破開了高文的攻勢,從天而下一記飛踢踢倒了高文。
 
  「將軍了。」別西卜說。
 
  雨愈下愈大,沒有騎士來救他。
 


  「西部地區,就讓我收回吧。」別西卜說。
 
  突然之間,湖中的泉水升了起來,升了上天空,穿過了雲層,於雲中留下了一個巨大的洞。那洞是什麼,誰也不知道,只知道隨著泉水而來的風,吹散了雲層,整個雲層突然之間消失了,剛才的大雨像是夢似的,一下子便變回了晴天。太陽的金光重新照耀著世界,天使的羽毛隨著陽光而落下了。
 
  高文立刻反擊,巨劍一揮逼別西卜退開幾步,高文接二連三開始施展猛攻,每一擊都是超音速的,劍舞在陽光之下閃閃光輝,就連別西卜也吃不下剛才幾擊。
 
  「太陽嗎?為什麼你現在才出來?」高文說。在太陽之下,高文的戰鬥力將會有所大幅度提升,天有不測之風雲,為什麼剛才是雨天,現在才晴天呢?如果兩者倒轉的話,維多利亞就不用死了吧。
 
  可是,眾人的目光都不是留在高文身上。
 
  就連別西卜,也不是望著高文。
 
  全場所有的人都凝視著天空,那人的降臨。
 
  一如以往,那人穿著破斗蓬,感覺只是一個路人似的。但是,今天他背上長著羽翼,本應屬於天使的羽毛落下,乘著風來到眾人之前。他降落於小渚之上,帶著王的氣息震懾眾人。


 
  那個人像是騎士王似的威嚴,感覺又比騎士王更強。
 
  那個人揮了揮手──
 
  「Gram.樹中劍」
 
  齊格菲的聖劍閃耀著金色的光芒,直取別西卜,別西卜差點被擊中,就算是別西卜,硬吃那劍也吃不消吧。
 
  高文知道,就算太陽來了,自己變強了,現在應該把舞台的主角讓給那個人,小渚上的那個少年──亞瑟‧潘德拉剛。
 
  齊格菲拿著聖劍左揮右砍,別西卜連忙趕退幾步之後,拋開雙槍,以拳腳迎戰。近戰技巧上,別西卜與齊格菲相若,雙方打得難分難解,別西卜的拳頭破不了齊格菲的劍陣,齊格菲的斬擊傷不了別西卜的雙拳,彼此之間互有所攻。
 
  別西卜拉開了距離,以短槍連射還擊,齊格菲邊疾跑邊避開別西卜的攻勢,又拿著聖劍──
 


  別西卜飛上天上,避開齊格菲的一劍。
 
  「你不是死了嗎?」別西卜現在才有空問亞瑟。
 
  亞瑟沒有回答。
 
  「你殺了維多利亞,因此我們要殺死你。」齊格菲說。
 
  「……你認為你們是我的對手嗎?」
 
  「你認為你真的能打倒亞瑟嗎?」
 
  「可笑!至今我未嘗一敗,你認為我會被那金毛小子打倒嗎?」
 
  「那你看看便知道了。不過,前提是你要先打倒我!」


 
  「有何難度?」別西卜以長槍攻擊,齊格菲一口氣避開,於天空高處的別西卜佔有極大的優勢,齊格菲不會飛,天空上的敵人可以算是他的盲點,但是別西卜是疾風射手,遠距離的戰鬥才是他的強項,勝負顯然已分。
 
  別西卜以雙槍同時攻擊,齊格菲躲開幾槍,別西卜不斷掃射,齊格菲不斷躲過。最終,別西卜一槍打中了齊格菲的腳踝。
 
  「永別了。」別西卜舉起長槍指向齊格菲。
 
  板機扣下,光束奔向齊格菲。
 
  「Gram.樹中劍」
 
  一記金光由下而上,攻了上去,紫色的光束因而消失,更差點命中別西卜。
 
  不過,齊格菲的腳已經受了重傷,血流如注,需要一段時間回復。
 


  「垃圾也過如此。」別西卜放棄了打不死的齊格菲,轉而向,亞瑟來了突如其來的一記光束!
 
  直接命中!
 
  煙霧散去,亞瑟卻絲毫無傷。
 
  除了高文外,眾人無不驚訝,那一擊必殺的光束居然傷不了亞瑟絲毫半分,剛才究竟發生什麼事了?有人認為是眼花,更有人認為剛才亞瑟避開了,總之沒人願意相信自己的眼睛。
 
  而別西卜亦以短槍不斷連射,同樣,完全傷不了亞瑟。
 
  他究竟是什麼人?別西卜心裡想了又想,始終得不出答案。現在那個家伙,比騎士王還要強,就連騎士王也不可能完全無傷擋下自己的槍,但是現在這個家伙卻……這個人很強,甚至可能比得上那熾天使。
 
  別西卜瞬間來到亞瑟面前,連揮幾拳,十多拳,數十拳,亞瑟仍硬吃著每一拳,但是仍不為所動。
 
  突然,亞瑟一手抓著別西卜的右手。
 
  氣氛彊持了,別西卜和亞瑟二人互相凝望對方。
 
  宿敵的二人今天在阿瓦隆重逢,昔日的恩怨會在今天結算嗎?
 
  在別西卜的瞳孔之中,他看到的,已經不再是以前那個弱小的少年,現在站在他面前的,是可比騎士王,可比那個熾天使的人。
 
  別西卜以短槍射向他的頭,一瞬之間再飛到天上,以長槍凝聚了魔力,巨大的光束因而射向小渚!
 
  煙霧散去。
 
  沒有,什麼也沒有。亞瑟被光束蒸發了嗎?
 
  下一瞬間,別西卜的身後出現了一個人,別西卜一轉身,則被那個人打至數十米外。
 
  別西卜勉強站了起上來,亞瑟正張開他那一對的翅膀,於天空之中拿著他的聖劍。
 
  聖劍。
 
  沒錯,那把是聖劍。
 
  那把聖劍是什麼?別西卜想了又想,從那黃金的聖劍可以看出,難道那把劍是Cailburn.石中劍?那把屬於騎士王的聖劍?不可能的。那把王者之劍,當然是在騎士王手中,現在那把聖劍究竟是什麼?
 
  難道亞瑟是騎士王?別西卜想了又想,不對,騎士王應該還沒死,不可能是亞瑟。
 
過去,只有一個人能和他打成平手,現在自己難道要輸給這個人嗎?過去的那個人,擁有王國最強的稱號,如果現在自己輸給了亞瑟,那麼亞瑟豈不就比最強的那個人還要強嗎?
 
  齊格菲重新站了起來:「別西卜,投降吧,你已經輸了。」
 
  輸?不可能!別西卜至今未嘗一敗,現在怎可能輸給這個來歷不明的金毛小子?
 
  別西卜舉起了手,突然之間,漫天出現了蒼蠅,萬千的蒼蠅組合而來,成為了一隻巨大的蒼蠅。別西卜飛到蒼蠅的頭人,望著亞瑟。
 
  「你能擋下牠嗎?」
 
  沒有回答。
 
  巨大的蒼蠅飛去亞瑟那裡,蒼蠅張開了頭部,整個頭部化一個血盤大口,要把亞瑟吞下!
 
  亞瑟拿起了劍──
 
  突然之間,蒼蠅分了體,化回數十萬隻小蒼蠅,圍著亞瑟而飛,遠看起來像是一個黑色小球似的。
 
  亞瑟翅膀一張,所有的蒼蠅都被風所吞沒了。
 
  羽毛散落大地。
 
  一擊,只是一擊便把那群蒼蠅消滅……那群蒼蠅可以在三秒內秒殺幻獸級的生物,就連神獸級都為之頭痛的攻擊呢……
 
  但是,如今這個少年只用了一擊,便解決了。
 
  不可能的……
 
  別西卜又再開了一槍,亞瑟微微一動,光束從他身邊擦過。
 
  亞瑟究竟強到那種地步了?論戰鬥力,別西卜絕對是世上數一數二的強,就連騎士王對著別西卜也未必有必勝的把握。然而,現在別西卜的攻擊全都對亞瑟無效,教著別西卜心寒。別西卜大概心裡有數,亞瑟比自己強得多了,不是自己能打倒的對手。
 
  別西卜對著亞瑟猛揮拳頭!
 
  拳頭落空了,只打在空氣之中,不知何時,亞瑟已經飛到別西卜的身後,來了一腳──
 
  別西卜被踢至幾十米外。
 
  微風又再吹過,別西卜勉強站了起來以長槍指著亞瑟,扣下了板機。
 
  亞瑟沒有避開,但光束也沒有打中他。
 
  別西卜開始心煩氣燥了,他的子彈現在已經沒法好好描準敵人,只是斷的開槍、開槍,還有開槍。每一顆子彈的落空,更使別西卜心亂,現在的他,已經沒有辦法打敗亞瑟了。
 
  亞瑟依舊停留在空中,俯瞰著地上的別西卜,眼望著別西卜的一槍又一槍,他不慌不忙的高舉聖劍──
 
  世界的魔力都流向聖劍之上,劍上發出無限的金光,可比太陽。劍上的光芒猶如世界的意志,凌駕於一切法則之上,每一絲光芒都似是無限大的存在。這把劍發出的光芒連太陽也比下去了,眾人無法直視聖劍,連別西卜也不例外,他只可以低著頭,感受著世界的存在。
 
  太陽就像是要傾跌下來似的,不過這種光芒並不是如日輪般的熾熱,反之像是微笑般的溫暖,像是希望之光似的。這光芒打落下來,世界究竟會變成怎樣呢?
 
  亞瑟高舉聖劍,一揮而下──
 
  「Excalibur.湖中劍」
 
  凌駕一切之上的最強光芒一傾而下,世界像是掉下來似的。
 
  無法用言語來細說的最強一擊,就此誕生了。
 
  只知道光芒昇至天空之中,大概從遠處,某個少女看到了一條巨大的光柱吧。
 
  王者之劍。
 
  比起Cailburn.石中劍還要強的聖劍。
 
  這就是Excalibur.湖中劍。
 
  別西卜早已發覺他無法打敗亞瑟,不知何時開始已經逃走了,被消滅的只不過是一個分身而已。
 
  但是對別西卜來說,這是第一次被其他人所打敗,是他最大的屈辱。
 
  不知不覺間,阿瓦隆消失了,現在這個地方又變回了沙漠。
 
  亞瑟飄了下來,與布倫希爾德解體了。亞瑟可不是聖騎士,為什麼他可以和其他人合體呢?
 
  「亞瑟……」高文並不覺得驚奇似的,走向亞瑟。
 
  「你們現在去北部地區嗎?」齊格菲問。
 
  「……不,我們現在先回西部地區,重整戰鬥力。」高文說。
 
  「那麼,我們現在會去南部地區。我們先去收拾南部地區,最後才去北部地區。」
 
  「……是嗎?」
 
  亞瑟、齊格菲和布倫希爾德,三人離開了阿瓦隆,消失於高文的瞳孔之中。
 
  ……
 
  不知不覺間,高文落下了淚。
 
  明知維多利亞本來已經離死期不遠,但是看到維多利亞的死,他也不知為何,掉下了一滴眼淚。
 
  眼淚。
 
  高文背著其他人,一劍大力的插落在地上。
 
  他低著頭,強忍著眼淚說:
 
  「全軍,現在先回西部地區。」
 
  但是他強忍著眼淚的舉動,令某人也心碎,想哭。
 
  美狄亞別過了頭,仰望天空。
 
  在天空的另一邊,少年沒有微笑。
 
  在天空的另一邊,少女揮出她的劍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