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繩槍,那是左右這場戰爭的關鍵。和傳統的弓箭不同,射程達二、三百米,子彈軌跡呈直線,無論是射程威力,以至是子彈速度也遠勝於舊式的弓箭。

然而,現今存在於大陸之上,最厲害的槍型兵器非傑克手上的來福槍莫屬。

從以往和他戰鬥過的情況來看,他那來福槍有效射程約九百米,最大射程約一千三百七十米。

對於這種現在還在使用冷兵器的戰爭來說,他那把來福槍簡直是一場惡夢。只要有一把來福槍,便可以阻止到敵人的進攻。

但是,那光束大概是夢魘吧。



八百公里之外,那光束也可以準確無誤打中目標,這還算是兵器嗎?

射程比最先進的來福槍幾乎高出上千倍,那是怪物嗎?

「不要害怕,就算再遠射過來也好,只要擋得住就不成問題了!」我重組我軍的士氣,我們絕不可在這裡被他所震懾到。

「可……可是……」伊莉莎白不安說道。

「放心,你沒問題的!你擋得下的!」



「但……」

「開火!」我沒有理會伊莉莎白,用劍尖指向敵陣,數把火繩槍同時開火,不是打不中就是沒做成致命傷。

「不要害怕!他們的實力就只有高種程度!」敵方的指揮官一聲令下,數百個精銳惡魔衝了過來。

光束大概不能連射,或許要等冷卻吧。

「火繩槍隊全軍預備!」



「休想!」敵方指揮官舉手,魔法兵團都為前線的步兵施展強化魔法,防禦力被大幅強化了,大概也減輕了痛楚。即使子彈貫穿了他們的大腿,他們也只有一聲咆哮,完全沒有把疼痛放在眼內。

是棄子嗎?靠那些體力強的士兵當肉盾,保護著後方的魔法兵團。

對方大概想打消耗戰吧,看看他們的士兵多還是我軍的子彈、體力多。

一個惡魔大概想拿下我,走到我臉前,手執狼牙棒,想要一棒把我打成肉醬;然而我右手一揮,劍尖化作一縷金色幼線,把他一分為二。

「全軍同時射擊!」我一聲令下,眾人已做好架勢,頭排士兵分為三行,第一行射擊,第二行準備,第三行上子彈輪流交替。

但是,在我軍扣下板機時,他又來了。

紫色的光束一閃而過,快要打中我軍時--

「God is with me·我的神,與我同在」伊莉莎白急忙張開力場,全力擋下光芒的攻勢。



一波未平,另一波又起。在前方混亂的戰線之中,火繩槍手聚精會神全力描準,惡魔士兵奮勇推進時,那來了。

那是銀白色的軌跡,一瞬之間,穿過人海的縫隙,螺旋的閃爍著,眼看著快要打中一名火繩槍手的頭時,我一劍斬破之。

銀白色的子彈一分為二,跌在橋上,響起了鐺的一聲。

傑克,他在狙擊我們。

再這樣下去,我們是無法取得勝利的,必須把戰線推前。

不管了!

「射擊!」我一聲令下,第一行人馬同時扣下板機,隨之而來的,是第二行的射擊,巨大的火力之下,魔法兵團與火繩槍隊之間化作一片死亡的空間,不存在任何的生物。有一個不怕死的惡魔,稍微踏入這片領域,瞬間出現千瘡百孔,倒在血泊之上。



傑克的狙擊由我來擋下,而那光束則由伊莉莎白負責。

好了,來吧!

「高文、柏修斯你們先衝進敵陣擒殺指揮!

「明白。」二人異口同聲說道。柏修斯騎士天馬,於空中攻擊;而高文和經合體,手執長劍,配上美狄亞的強化魔法,獨自一人承受著攻擊闖入虎穴之中。

很好,至今傷亡人數為--

零。

再這樣下去,取得勝利只是時間的問題。

可是,我害怕在攻陷米德加爾德之前,我軍早已筋疲力盡了。



突然,從天空之上有一個人跌了下來,口吐鮮血。

「柏修斯!」我大叫那個人的名字。

柏修斯身負重傷,躺在我的面前。

柏修斯雖然不如我,但他也是萬中無一的戰鬥奇才,怎可能這麽快便被打倒了?

「我沒事……」他勉強說道。

發生什麼事了?

但從那個人,從天空上降下來的那刻,已經解答了我的答案了。



如果是那個人的話,就算是柏修斯又能輕鬆打倒吧。

長著三對黑色羽翼,頭上飄著銀絲般的絲髮,一身黑色的她降了下來。

「那麼快便來送死了嗎?潘朵拉!」

「嘖!」

「我和那個白癡不同,我和不會放水的。來吧,傾盡全力來吧,就讓你看看,我們實力上的差距吧!」

她沒有回答我那發瘋般的說話,默然手執雙劍,雙眼注視著我的劍尖。

她沒有帶著任何的感情,沒有憎恨我們,什麼也沒有,只是單單想要打敗我。

拋開感情,用盡全力嗎?這次可好玩了。

紫色光芒又來了。

「God is with me·我的神,與我同在」

黃金之劍與漆黑雙劍互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