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人,就是「雅典娜」中的最後一人。」

「明白。」高文笑了笑,把看管人打發走了。

高文看著被囚於獄中的少女,心中不其然有點感嘆。

他不是第一次看見這個少女,不過對於「高文」來說,算是第一次見面吧。

「潘朵拉。」高文說出少女的名字。



潘朵拉抬了抬頭,隨即低頭無視他。

高文知道,不久的將來,她會加入惡魔,成為那四個最可怕的,最令人感到絕望的惡魔之一。

雖說是四隻惡魔,不過當中只有一個是惡魔來的啊,兩個人類,一個天使,只有一隻惡魔。

整個獄中只有一個獄室是有人的,其他都掛上了姓名,卻人去樓空。

美杜莎,阿拉可妮等等一系列的名字他通通沒有見過,唯獨潘朵拉,只有這個名字他見過的。



「是魔女,但和我不同。」高文身邊的魔女,美狄亞說。

魔女就是指那些強行把自己的神經和血管改作傳送魔力的用途,但是失去了成長的能力,身體年齡不會隨時間而增加,換言之身體已經不會再成長了。

但是,精神年齡還是會繼續成長,意味著經歷過人生百味的人,至今還是一個少女罷了。這樣的她,更會容易累積著負面的情緒,內比也似變成黑色。

因此,魔女是禁忌的存在。

何況是被人強逼變成的魔女。



有一個天使,敢向神明挑戰,最後成功弒神。

人類就在想,為什麼人類就不可能弒神呢?

人類要超越神明。

要成為最厲害的女神。

雅典娜計劃,透過一切的方法,把人類強化得擁有神明的力量。

雅典娜計劃找來了一大班少女,希望當中能成功製造出雅典娜。

而最後,活下來的只有兩人,逃走的那一個最後被追殺了,而沒有走的那一個充滿了憎恨。

充滿憎恨的那個少女現在就在高文的眼前。



為什麼她們過的那麼悲慘呢?難道就不能和其他女孩一樣,健健康康的成長嗎?

王國奪去了少女的上半生,而未來的下半生亦因此充滿了憎恨。

少女咀咒著這個世界,要災厄降臨於這個世界,沒有希望。

但是,從來沒有人會關心少女。

高文想到這裡不禁心疼了。

「不要讓貞德和維多利亞知道。」高文說。

「你是要欺騙著她們嗎?讓她的自以為自己絕對是正義的一方?」美狄亞回答道。



「戰爭,從來沒有分正義邪惡的。我不想讓她,背負更多了。好不容易才來到這個世界,卻要告訴她一直以來都是錯誤的,這也太殘酷了吧。」

高文暗中無奈,要不是他成為了西部地區的領主,他絕對不會知道這件事。

「順便給我封鎖所有消息,不要讓西部的人知道騎士王是誰。還有不要讓北部的人知道王國過去發生過什麼事,沒錯,把年資高的人都調去南部地區吧,讓所有新的官員去輔助貞德吧。無論用賄賂也好,殺人也好,也要達成我的目的。」

「你究竟有什麼目的?」

「我只是讓歷史走回正軌罷了,對吧,薇兒丹蒂,絕對不可以令人有所懷疑吧。不過,究竟發生什麼事了?」

「我也不知道。三年後的世界出現了問題。你也會見證到那刻。」薇兒丹蒂說。

高文沒有回答,他望著潘朵拉,他不禁有點哀傷。

「你,並不是只有絕望的。」高文說。



「……」

「你和她很相似。不同的是,你背負著世界的絕望,她背負著世界的希望。」

「……」

「這個世界究竟出了什麼問題,為什麼要把那麼大的壓力都放在那麼年輕的少女身上。作為年輕人的他們,為什麼要憂心這個世界的未來,為什麼要背負著那麼多的一切?為什麼要這樣呢?年輕人不是應該只需為自己的未來而擔憂嗎?為什麼他們的未來已經被決定好了?」

潘朵拉沒有回答,眼前這個人說的事,大概與她無關。她,不過是憎恨這個世界罷了。

「我,一定會拯救你的,潘朵拉。」高文說。

「那是不可能的,你應該知道的吧。還有,不要說得那麼偉大好嗎?你只不過是把對那個人的感情,投射在和她相似的人身上罷了。」薇兒丹蒂說完,轉身準備離開。



「薇兒丹蒂。」高文大喝道。

薇兒丹蒂愣住,回頭望著那個男人。

「未來,由我來改變。」

「這個世界的因果,一早已經決定好了。」

「但是,你不是說過,有篡改因果律的家伙存在嗎?」

「你究竟想怎樣?請不要讓事情惡化下去了。」銀白色的一箭輕輕擦過高文的臉,幾點血光從那傷痕中浮現出來。

薇兒丹蒂沒有再說話,離開了牢獄。

「我,一定會把你救出來的,從那無盡的絕望之中救你出來,讓你變回一個普普通通的少女的。」高文悲憤的說,然後隨著薇兒丹蒂離去。

「嘖,偽善。」

身體很痛苦,那黑氣,那絕望不斷於身體流走。潘朵拉的瞳孔之中只有憎怒,不再是人類的眼神了。

她早已經壞掉了。

她,大概是世上最憎恨王國的人吧。

所以,如果有一個可以報仇的機會,她絕對不會放過的。

和長著黑色羽翼的潘朵拉不同,這個人的羽毛是白色的。

是天使嗎?是為了拯救沉陷於絕望的少女而來的嗎?

「發生什麼事了?」高文立刻趕來,望著那天使,那準備帶走少女的天使。

「是你?」薇兒丹蒂也不敢鬆懈,面對那突如其來的天使,她也不禁捏了把汗。

「給我滾開!」高文大叫,拔出巨劍,和美狄亞合體,直接使用第二型態,身上的重型盔甲一一爆開,只留下護腕和下半身的盔甲。盔甲變左黑色,而劍則是紅色,巨大的斬擊,誓要把天使撕開一樣。

巨大的斬擊被天使輕輕躲過,但是高文的目標不是天使,而是建築本身,一劍之下,整座巨塔倒下了。

「咳咳……還真是亂來的打法啊。你就是西部地區新任的諸侯嗎?新的『劍聖』嗎?」

高文絕對不敢怠慢,他知道那個天使很強。

在瓦礫之中站了起來,一臉灰的他望著天使,那個抱著潘朵拉浮在天上的天使。

「真是的,作為諸侯,你可不夠格,你那一招,不知做成了幾大的資源損失,還有不少獄卒被活埋在瓦礫下吧。」

「那又如何?為了打倒你,要我做什麼也行。即使我的雙手染上一切的鮮血,我也要拯救她們。」

「你這個人沒救了呢。」

「嗯。」高文指向天上的太陽,於太陽之下,高文的戰鬥力將有所提高,為了打倒天使,他必須傾盡全力才行。

「哦,好像強了不少呢。你出盡全力的話,就算是潘朵拉也打得嬴吧。」天使望著抱在懷中的少女,輕輕的笑著說。

「給我下地獄吧!▓▓▓!」

高文提著巨劍,用盡全力的,躍上天空,往天使揮下那削鐵如泥的巨劍--

……

「看來我還是出名呢。」天使說完,回頭離開了。

一擊。

那只是一擊。

一擊內被打倒了。

高文倒卧在瓦礫上,望著潘朵拉的離去,他很不甘心,但是不甘心有何用嗎?

實力的差距。

差太遠了。

「潘朵拉……」

可是潘朵拉沒有回頭,跟著天使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