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itechapel·白教堂」

……

「吉爾!」

銀色的刀芒無聲無息之間昇了起來,那是亡靈的哀哭,他還不能死在這裡,似是在說,最少要帶著眼前的女人(我)一起上路。

吉爾沒有說話,只是走到我面前,默默地替我擋下那劍舞。



「你白癡嗎?」我破口大罵。

而在傑克和吉爾中間,突然多出了數把長槍,長槍密密的排成了一棟牆,擋下了傑克的攻擊。

「你以為我是誰嗎?我怎可能被那種攻擊打中。」

「……」

「你給我退下,別阻礙我!」



「是嗎……我阻礙了你嗎?」他低下頭說。

我沒空再理會吉,凝視著傑克。

「女……人!」

他背負著黑暗。

無盡的黑霧從他身上擴散開來,像是潘朵拉的黑氣一樣。



不對,那跟本就是潘朵拉的黑氣。

人類把絕望帶給潘朵拉,而潘朵拉把絕望帶給世界。

而傑克對女人,對貴族的憎恨,則成了絕望的温床。

但是,那絕望我已經克服過來了,我不會再因那絕望而感到動搖的。

正當我這樣想的時候,我感到自己被壓了下來。

那是什麼?是重力干涉?不對,力量好像逐漸流失……

那黑霧……

那絕望已經到達能進行物理干涉的程度嗎?



傑克的速度快了很多,一腳把我踢至牆上。

「貞德!」

不對,那是絕望和傑克的憎恨構成一體,那死亡的霧氣連貫著絕對的黑暗,把一切都壓下來了。

傑克又衝了過來,手上持著銀白的手術刀,直面襲來。

他速度快了很多,但是這也難不到我!

正當我想避開時,銀白的光輝插了過來,在我臉上劃上一道血光。

不是他太快了,是我變慢了。



我的力氣好像也流失了。

很累了。

休息下吧。

不對,不可以這樣就投降的。

我連揮劍的力氣也沒有,只能不斷專注著避開必殺的刀芒。

「女人!」

「嗚……」

一腳踢了過來,正中我的臉蛋。



「喂喂,你真的那麽憎恨女的嗎?你不知道對女性來說臉蛋勝於一切嗎?難道說你是個同性戀?」我以戲謔的口氣捉弄他。

他沒有回答,用膝蓋踢向我的腹部。

「嗚……」

我抱著肚子,伏在地上抽搐。

可惡,要不是那黑霧我會躲不過那麽慢的攻擊?

他一手抓著我的馬尾,把我整個人都吊了起來。

大力一踢--



「啊……」

我被踢至牆上,牆上還留下巨大的坑痕。

力量在流失……

反擊不了。

我會死在這裡嗎?

他一步一步的走過來,我卻只能瑟縮在牆上。

動不了。

我已經失去所有力氣了。

可惡……

動啊!給我動啊!只要我能動,便能一刀斬殺那家伙。

不甘心,我怎可能輸給這樣的家伙!

不甘心啊!

「明明就不過是為自己的存在而找個理由的家伙,我怎可能給你!」

他愣了一愣,望著我。

「就算你是被世界拋棄的孤兒,代表著那些在黑暗中掙扎求存的孩子,那又如何?你現在還活著,還是屬於世界的一部份!」

我在說什麼?難道有人是不屬於世界的嗎?

那句話似是由其他人口中說出來,但是又似是我的親身感悟。

這是什麼回事?

頭很痛……

感覺到有什麼東西在接近我……

這種強烈的感覺……

錯誤。

混亂。

漏洞。

時間。

不該擁用的記憶,想法。

傑克退後兩步,霧氣包圍著整個房間。

是奧義嗎?白教堂?

不……我感覺到,那是更強的一擊。

我看不到他的身影。

他消失於空氣之中,他會從那裡攻過來呢?

這種詭異的氣氛教我不寒而慄,不對空氣的溫度好像也變低了。

在這黑霧下的我,能擋下那奧義嗎?

那是不可能的,我要深呼吸,深呼吸。

用心眼看清他的劍舞。

心平如鏡,明鏡止水。

閉上眼睛,在我心中繪出整個世界。

聲音。

微弱的聲音。

「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Falling down, falling down.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My fair lady.」

是歌聲?

「Build it up with wood and clay,Wood and clay, wood and clay,Build it up with wood and clay,My fair lady.」

誰在唱歌?

「Wood and clay will wash away,Wash away, wash away,Wood and clay will wash away,My fair lady.」

那歌是什麼意思?

「Build it up with bricks and mortar,Bricks and mortar, bricks and mortar,Build it up with bricks and mortar,My fair lady.」

是傑克嗎?

「Bricks and mortar will not stay,Will not stay, will not stay,Bricks and mortar will not stay,My fair lady.」

這裡!我揮劍一斬,卻只砍到幻影。

「Build it up with iron and steel,Iron and steel, iron and steel,Build it up with iron and steel,My fair lady.」

究竟在哪裡?

「Iron and steel will bend and bow,Bend and bow, bend and bow,Iron and steel will bend and bow,My fair lady.」

可惡……

「Iron and steel will bend and bow,Bend and bow, bend and bow,Iron and steel will bend and bow,My fair lady.」

要冷靜點……

「Build it up with silver and gold,Silver and gold, silver and gold,Build it up with silver and gold,My fair lady.」

根本冷靜不下來!

「Silver and gold will be stolen away,Stolen away, stolen away,Silver and gold will be stolen away,My fair lady.」

……

「Set a man to watch all night,Watch all night, watch all night,Set a man to watch all night,My fair lady.」

他來了嗎?

「Suppose the man should fall asleep,Fall asleep, fall asleep,Suppose the man should fall asleep,My fair lady.」

來了……

「Give him a pipe to smoke all night,Smoke all night, smoke all night,Give him a pipe to smoke all night……」

會讓你得呈嗎?

我看到你了!

受死吧!

把全身的魔力都傾注在劍刃之上,用最強的一擊收拾他!

「Caliburn.石中劍」

黃金之劍於黑霧之中閃耀著神聖的光芒,這一擊便要殺了他!

聖劍一斬而過,把那黑影一刀兩斷。

成功了嗎?

黑影分為兩半,然後消失於黑霧之中。

黑霧還是沒有消失。

那,不過是他的分身罷了。

大意了。

「My Fair Lady.聖母殺手」

來了。

死亡來了。

儘管我看不見他的攻擊,但我知道那一擊會把我置於死地。

如果我看得清他的來勢的話,我便可以反殺他了。

但那是不可能的,於黑霧中我不可能看見他。

我……要死在這裡嗎?

我不甘心,我還有想見的人!

——你,就只有這種程度嗎?

或許是黑霧帶來的幻影,我彷彿出現了幻覺,看到不該存在的人。

時間好像停了一樣。

霧氣沒有飄動,傑克一直沒有襲來。

而映在我眼廉的,是一個少女。

金髮馬尾的少女。

——你,甘心死在這裡嗎?

當然不甘心啊!

我絕對,不可以死在這裡!

——你,能驅散這黑暗嗎?

不是能驅除黑暗,是一定要把黑暗驅逐出這個世界!

「喝……」

我閉上眼睛,我還是看不見傑克。

他來了,很近了!

還有幾百分之一秒!

「Honi soit qui mal y pense.心懷邪念者蒙羞」

我的劍上閃耀著神聖的光芒,是無比溫暖,能直接照入人心的的聖光。

很暧呢。

在聖光的帶領下,所有黑霧都消失了。

我,終於看見了傑克的身影。

「Caliburn.石中劍」

黃金之劍砍了過去,傑克的刀刃從我頭髮上擦過;彎下腰的我,把傑克腰斬了。

「侮辱生命的愚者啊,你必將被世界侮辱,被帶入無盡的痛苦輪迴之中。」

「世界對你們是愛是惡,我一概不知。我僅知除了死者外,你們將會被趕出我的王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