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中卷起了風暴,又閃爍著光輝,於雨中起舞的是神,以及那個人。
 
  哥哥沒有說話,由始至於也沒有開過口,他的劍只是在閃耀著神聖的光芒,與空氣中和劃出一道又一道的閃光,把銀色箭矢砍斷。
 
  那把劍,和我的石中劍很像,但是兩者之間的力量可差得遠了。
 
  薇兒丹蒂的每一箭,不論是威力、速度,連射速度都比別西卜的槍強得多了,但是對於哥哥來說,那不過是輕棉似的,輕輕鬆鬆用手便撥開了。
 
  整個天空都是他們的戰場,只見哥哥像是化作鳥兒似的,於空中靈活的閃避著銀箭,反觀薇兒丹蒂屏心靜氣的扣著弦,每一箭都是要置他於死地的殺著。
 


  薇兒丹蒂停在空中沒有行動,她閉著雙眼,似是在等待著甚麼。
 
  哥哥沒有放過機會,立刻揮下他那黃金之劍。
 
   劍於天空之中化作一條黃金色的軌跡,閃耀著神聖不可侵犯之光,直取薇兒丹蒂。
 
  劍只差數微米便要砍中薇兒丹蒂。
 
  時間好像是暫停了一樣,我清楚的看到他們之間的對決。
 


  突然之間,本應散落四周的銀箭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同時射向哥哥。
 
  天空之中發生了爆炸,薇兒丹蒂從爆風之中飛了出來。
 
  那不過是短短幾微秒所發生的事罷了,除了我以外,沒有人能看得清剛才發生什麼事了吧。於其他人眼中,大概只看見天空中有幾點零零星星的閃光,然後就出現了一下響雷吧,但我可清楚的看到,那神明級的對決。不過,可以看到是一回事,能夠插手干預戰鬥又是另外一回事,他們之間的對決,可不是我能介入的。
 
  剛才的爆炸,令到從天上滴下來的雨點都燃燒著,滴下來有一點點灼熱之感。連水也能燃燒,神難道可以違反一切的物理法則嗎?要和這樣的神戰鬥,是真的有可能嗎?
 
  哥哥……眼前這個人,究竟發生什麼事了?
 


  那爆炸可完全沒有傷到哥哥半分,甚至連拖慢他的速度也做不到。
 
  他,超越了神嗎?
 
  聖劍刺向薇兒丹蒂。
 
  但是,那劍落空了。
 
  發生什麼了?是瞬間轉移?眼看快要砍中的薇兒丹蒂於這一刻突然消失了,反而出現在哥哥的後面。
 
  銀箭又再射來,哥哥沒有擋下,直接一劍砍過去,把箭砍斷,打算一口氣把薇兒丹蒂斬殺。
 
  但是,她又消失了,又在剛才消失的位置上出現。
 
  「不要驚訝,我只是把『現在』的我和下一刻的我的位置互相交換罷了,作為『現在』的女神,我也不是省油的燈。」她一邊說著,一邊飛到剛才消失的另一個位置上。


 
  沒錯,神可不只是比其他人強一點罷了,他們可是有各自所擁有不同的能力的,不對,是掌管不同的法則吧。
 
  要和神為敵,那是不可能的。
 
  但是,我覺得,哥哥可沒有那麼簡單。
 
  他的聖劍上凝聚了力量,那可以堪比太陽的劇烈之光,彷如世界的法則都降臨在他的劍上似的。
 
  這種感覺……我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怎會……居然干涉不了他……那是不可能的……」薇兒丹蒂喃喃自語道。
 
  我的直覺告訴我,那是有史以來最強的奧義,就連神也可以輕鬆幹掉吧。
 


  「可惡……為什麼……他究竟是什麼人……時間被鎖著了……怎會……」
 
  那一劍,將會是弒神的一擊。
 
  「既然這樣……那麼……」
 
  薇兒丹蒂張開了弓,引弓射出了神之箭。
 
  「現在‧Verðandi」
 
  她是想先發制人吧,那箭是我有生以來看過的最強奧義。
 
  但是,這個紀錄立刻被打破了。
 
  「湖中劍‧Excalibur」


 
  那是太陽降了下來似的,一切都難以形容這種光。
 
  那劍將會把神之箭吞掉的,就連女神本人,也會消失了吧。
 
  所以,我——
 
  「石中劍‧Caliburn」
 
  銀之箭與我的聖劍一起,擋著那太陽的掉下。
 
  即使是女神和「騎士王」最強的一擊,也擋不下對面那把聖劍。
 
  不過,總算能抵消掉大部份的攻擊。薇兒丹蒂負著傷地,從天上跌了下來。我立刻走上前抱住她。
 


  我望向哥哥,他也望著我,大家都沒有說話。
 
  我為什麼會出手幫助薇兒丹蒂,和哥哥作對呢?我不是一直想再見哥哥的嗎?我也不知道問題的答案,我連自己在做什麼都不知道。
 
  曾幾何時,我有想過哥哥會成為撒旦的手下,將成為我的敵人。但是,我萬萬想不到,他是以這種形態降臨於此。
 
  為什麼我會和哥哥作對了呢?我是到了反叛期了嗎?但是——
 
  「你究竟是誰?」我問。
 
  他張著和哥哥一樣的臉孔,擁有和哥哥一樣的氣息,擁有和哥哥一模一樣的靈魂,毫無疑問,那就是哥哥本人,但是和從前的哥哥不同。
 
  他失去了什麼重要的東西,換來這種舉世無雙的力量。
 
  究竟發生什麼事了?
 
  我不知道,但我知道的是,儘管他沒有表情,但哥哥的心在哭,堪比這場傾盆大雨的哭泣。
 
  同時,我感覺到這個人很陌生,他,不是我的哥哥。
 
  這種莫明奇秒的百感交集使我不寒而慄,本能使我提著劍,指著他。
 
  沒錯,他不是我的哥哥。
 
  我想砍過去,但我雙手乏力,沒有揮劍的力氣。
 
  他變了,不再是從前的哥哥。
 
  他飛了下來,走到我的面前。
 
  「你……究竟是誰?」我大叫著,希望找到我想要的答案。
 
  他走了過來,輕輕用手撫摸我的頭,像以前一樣。
 
  但和以前不同的是,我一手打落在他的手上,不讓他碰我的腦袋。
 
  無可否認的是,他的而且確的是亞瑟‧潘多拉剛,是我的哥哥,是我一直以來想找的人。
 
  但是,一切都變了。他不再是以前的哥哥,而我又不再是從前的妹妹了。
 
  眼前這個人,是陌生人。
 
  我再勉強張口,用盡所有的力氣大叫:「你究竟是什麼人?」
 
  不知道是我的聲音太小,被雨聲所遮蓋,還是我已經啞了,他好像沒有聽到我的聲音似的,沒有回答,也沒有行動,只是站在這裡。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拜托開口呀!只要你說句「是我啦,我回來了」,我便會高興的回答「你終於回來了」,然後我們一起談談這幾年所發生的事,再次變回從前那對兄妹……為什麼,為什麼你還是不說話……你究竟是誰?
 
  「他,一直在找你呢……」一個金髮的青年走了過來,大概是哥哥的同伴吧。
 
  我……我是在哭嗎?於大雨之下,我分不清自己是否在哭,我就連自己哭的原因都不知道,我在做什麼……我明明是掌管全人類希望的「騎士王」,怎可以這樣軟弱,在這裡放聲大哭……
 
  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但是我大概已經哭累了,坐在地上動也不動。
 
  直到我醒過來的時侯,才發現我自己睡在床上,吉爾和高文坐在床邊守護著我。
 
  那是夢嗎?不對,那不是夢。
 
  我坐了起來,開口便問道:「哥哥呢?」
 
  「他走了。」高文回答說。
 
  「薇兒丹蒂呢?你一開始便知道所有事情嗎?」
 
  「她也走了。沒錯,我知道所有的事情,除了神和那位天使之外,我是唯一一個知曉過去,以至未來所發生的事。」
 
  「那你還知道什麼,快點說出來。」
 
  「我不能說,而且知道了,對你來說,也是件壞事。」說完,他便站了起來,離開了這個房間。
 
  「是嗎?隨便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