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究竟是什麼人?」
 
  巨大的房間之中,高大的那個男人在咆哮,似乎對著另外一個人的闖入感到不滿。
 
  毫無疑問,這個房間上各種浮誇的裝飾,是王室的象徵。這是一個長方形的房間,由大門開始,兩邊都掛滿了騎士的盔甲,一直延伸至房間的最裡則,也就是那張具氣派的王座之上。
 
  王座那個範圍是比其他地方高一個台階的,這意味著能坐在這之上的人,絕對並非等閒之輩。
 
  而現在,坐於王座之上的,是那個高大的男人。
 


  墮天使‧薩麥爾。
 
  「我記得你,你好像是叫露西吧。」
 
  「哈,居然還記得我的名字,還真是我的榮幸呢。」露西說。
 
  「怎麼了,一個小天使走過來這些危險的地方可是不好的呢,你知道嗎,我隨時也可以弄斷你的喉嚨哦。」薩麥爾飛了過去,一手按著露西的頭,以露西那小孩般的身形,大概薩麥爾稍一用力,露西便身首異處吧。
 
  「哇,我很害怕哦,不概是四大惡魔中最強的那個呢。」
 


  「嗯?所以,你來這裡究竟是什麼意思?」
 
  「天使啊,我問你,你為了什麼而墮落?」
 
  「我有必要回答你嗎?」薩麥爾大概沒有耐性了,一拳揮過去,把露西打至牆上。
 
  「咳……還真是粗魯的人呢。」
 
  「嗯?還沒死嗎?」
 


  「我從很久以前便聽過你的大名了,因為自認天使比起人類是更高級的生命體,不肯順從身為人類的『騎士王』而墮落……」
 
  大概是觸及到薩麥爾的逆麟,薩麥爾一口氣張開他那十二枚羽翼,用盡全力一拳打在露西的肚子上。
 
  「沒意思的家伙。」薩麥爾說。
 
  那一拳可是薩麥爾的全力一擊,就算是「騎士王」,被這一拳打中,也會受到嚴重的重創吧,何況是個不知名的天使?
 
  「喂喂,還真暴力呢。」可是,那個不知名的天使站了起來,像是沒中過那一拳似的。薩麥爾很清楚的,那一拳確確實實的打中了的。
 
  「我可沒有聽過有一個只有單翼的天使能擋下我這一擊的,你究竟是什麼人?」
 
  「誰知道呢。」
 
  薩麥爾沒有再說話,改以身後那些帶著紅色閃電的黑球回答。那些黑球同時放出紅色的閃電攻擊,每一擊都確實的擊中了露西。


 
  明明每一擊都打中了他,但是露西卻不痛不癢的,一步一步走了過去。
 
  「你,究竟是什麼人?」
 
  「我和你,其實很像呢,墮天使。」
 
  「大言不慚的家伙!」薩麥爾突然全身泛著紅光,又帶著黑光,這是他全力以輔的形態。
 
  「The Serpent.古蛇」薩麥爾身後的七個黑球化作了一條黑暗的蛇,直取露西。
 
  「愚昧的蟲子。」露西沒有擋下,硬接這一擊。
 
  以露西為中心發生了巨大的爆炸,那可是在石中劍之上的攻擊,就算是那個不知名的天使,也會吃不消吧。
 


  「還沒完的!」薩麥爾知道那一擊也不足以收拾露西,立刻施展他的最大奧義——
 
  「You created us from the splendor of your Glory. Shall we then adore a being formed from dust?.憑何要我這聖火所生的天使,跪拜一個塵沙造出的身軀?」
 
  七重的黑球同時壓向露西,那不是黑球,而是天堂,七重天堂的威力同時襲向露西,等待著露西的,是無盡的地獄。
 
  「咳……」
 
  受過了那奧義後,就算是露西也承不下來,半跪在地上吐著血。
 
  「原來是這樣,我明白了,你認為下等的生命就一定比不上上等的生命嗎?」露西說。
 
  「什麼意思?」其實薩麥爾感到十分吃驚,就連那最大的奧義也只能稍為傷到他,他的實力也太強了吧。
 
  「可是啊,我認為,無論是低等的生命還是高級的生命體也好,只要誰比較有本事,誰就能成為王啊!就算是比我更高級的生命也好,只要是弱過我的,我也不會順從他。我不相信種族有分優劣,我相信的,就只有能力的高低。」


 
  「你……究竟是什麼人?」
 
  露西站了起來,張開他那羽翼,不是單片的羽翼,而是三對,最高階的天使的象徵。
 
  「你是誰?是梅塔特隆?」
 
  「我可不是那個『天使長』哦。」
 
  「你……究竟是……」
 
  「你是第一個墮天使,而我是第二個。」
 
  「……」
 


  「Paradise Lost.失樂園」露西突然之間一腳踢向薩麥爾,如果說薩麥爾的力量是無盡的黑暗的話,露西的力量則是神聖的光明,就算於太陽下都能閃耀發光的明星。那一腳足以把薩麥爾踢至數十米外。
 
  「helel ben-shachar.明亮之星,早晨之子」露西心口之中發出了無比閃耀的熾眼強光,形成了無比強烈的光束,貫穿了薩麥爾的胸口。
 
  「你……究竟是……甚麼人?」薩麥爾按著傷口說,這是他墮落以來,看過的最強的人。
 
  「記住我的名字,熾天使‧路西菲爾;不對,現在我墮落了呢,是墮天使‧路西法才對。」
 
  「路西……法。」
 
  「對,記住吧,那是弒神的天使的名字呢。」
 
  「弒神……?」
 
  「沒錯,像你這種欺善怕惡,階級觀念那麼重的人,從來沒有想過去弒神吧,所以就去死吧。對了,你不喜歡人類的『騎士王』嗎?那麼你自立為『騎士王』好了。」
 
  「……」
 
  「Longinus.聖槍朗基奴斯」
 
  風停止了,黑暗也停止了,世界也彷彿停止了一樣。
 
  「很好看嗎?梅塔特隆。」
 
  「被你發現了呢。」
 
  「怎麼了?才幹一架嗎?『天使長』?」
 
  「不敢不敢,就算是我也未必是你的對手呢。」梅塔特隆笑著,消失於空氣之中。 

-------------------------------------------------------------- 

  那個女人說,前方會有我的答案。
 
  前方就只有一道巨大的大門。
 
  真具氣派呢,我心中不禁暗想。
 
  我用手輕輕按捺在大門上,一推——
 
  那……這裡不就是王都中「騎士王」每天處理政事之地?
 
  而那王座之上,插著一個巨大的十字架,有一個人掛在十字架之上。
 
  是薩麥爾!那個家伙被打倒了?不可能吧?這個世界上有存在比薩麥爾還要強的人?是誰?是薇兒丹蒂?還是說,是哥哥?
 
  「薩麥爾……怎可能……」一個黑影出現在我後面。
 
  我轉頭一看,是別西卜。
 
  「是你幹的嗎?貞德!」
 
  「是又如何?別西卜!」
 
  「是嗎?終於要和你算清恩怨了呢,我的死敵。」
 
  「這句話是我的台詞才對,差不多要和你算清三年前那筆帳了吧。」
 
  「廢話少講!」別西卜拔出了槍。
 
  「來吧!」我把聖劍拿出來指著他。
 
  「來吧,下地獄去吧,別西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