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
 
  吉爾托著頭說,他坐在地上,好不容易才站起來。
 
  「什麼……這裡是哪裡?剛才不是有……有攻擊的嗎?是別西卜的攻擊……這裡是……?」
 
  「這裡是王都內部,正確來說是王城。」高文說著。
 
  「……高文……剛才不是在趕路嗎?為什麼我們現在在王都?」
 


  「誰知道呢,看來我們被傳送過來了吧。」高文笑著說。
 
  「……」
 
  「不過,我還真是想不到,原來已經到了這一天了。嗯……哈哈……哈哈哈哈哈……」
 
  眼望著高文狂笑,吉爾不懂得如何反應,他感到不安,一直以來,高文都是個奇怪的人,卻又有種無比似曾相識的感覺。
 
  「高文……」
 


  「怎麼了?」高文依舊笑著說。
 
  那是悲哀的笑容,又是感嘆的笑容。
 
  「你……其實是什麼人?」吉爾終於鼓起勇氣問道。
 
  高文停止了他的狂笑,轉過望向他。
 
  高文的凝視令到吉爾有點緊張,他嚥了一口口水,生怕那個狂人不知會做出什麼事來。
 


  「我啊,其實和你很像。」高文張開了口,打破了此刻的沉默。
 
  「什麼……什麼意思?」吉爾發覺自己的聲音在顫抖著。
 
  「我和你一樣,眼前都有著個少女。那是遙不可及的太陽,是我一直憧憬又渴求的人。」
 
  「……」
 
  「沒錯,我在說你的貞德。而我的維多利亞已經死了。」
 
  死了。是真的死了的意思,意味著高文的那個重要的人已經消失了。
 
  吉爾吸了一口氣,想不到眼前這個詭異的男人居然會有感性的一面。
 
  高文用手掩著他的臉孔,說道:「我大概也會追隨她吧……她,實在太曜眼了,和她經歷了那麼多,到頭來我還只是一個微小的存在……在什麼時候開始被拋離的呢?你,也一樣的吧。」


 
  「……」吉爾沒有說話,他不敢認同他,也不敢反對他。
 
  「我想說,不要猶豫,請守護她至最後一刻。」
 
  「……什麼意思?」
 
  「你是真心喜歡她的,就不要這樣默默無聞的在後方守護她,請站在她的身旁,無論發生什麼事都好,也要追上去。」
 
  「……」
 
  「沒事了。當我胡言亂語吧。」
 
  「……」
 


  「走吧。」
 
  「……去……去哪裡?」
 
  「不知道。」
 
  「什麼?……」吉爾對眼前這個人雖則已經見怪不怪了,但他那跳躍式的說話行動,還是教他跟不上來。
 
  高文沒有理會他,獨步向前走,朝著不明的地方進發,吉爾連忙跟了上去。
 
  吉爾不知如何是好,只是跟著那個人,不知道自己應該做什麼。
 
  「梅塔特隆。」高文停下了腳步說。
 
  只見眼前出現了一個衣衫寒酸的女人站在高文之前。


 
  梅塔特隆……是誰?吉爾心裡暗忖。
 
  他們在說什麼呢?吉爾聽不清楚,走了上前。
 
  「這樣真的好嗎?」梅塔特隆說。
 
  「有些事情要自己親身體會比較好。」高文說。
 
  「是嘛……」
 
  「那麼,她在哪裡?我要去清算一下了。」
 
  「真的要這樣嗎?」
 


  「嗯,反正是注定的了。」
 
  「的確如此。」梅塔特隆伸出了左手,空氣之中數萬點微小光點組結成了幾張紙,包圍著梅塔特隆。
 
  「在那邊呢,圖書館門口。」梅塔特隆說。
 
  「謝了。」高文頭也不回的,撇下吉爾和梅塔特隆走過去。
 
  「祝您……武運昌隆。」梅塔特隆說。
 
  「說什麼傻話,反正你早已知道結果了吧。」
 
  「等等……不要撇下我。」吉爾追了上去,他看見了梅塔特隆的笑容,是無奈而有憐憫的笑容,她似是對著高文笑,又似是對著吉爾笑似的。
 
  吉爾沒有理會她,只是跟隨著高文,來到了圖書館的門前。
 
  只見一團黑影。
 
  「那……那是什麼?」吉爾吃驚道。
 
  「不要驚訝,那只是絕望的綜合體罷了。」高文提著巨劍指著她,說:「差不多是時候和你算清恩怨了!潘朵拉!」
 
  「噴……」黑影道。
 
  「傑克已經死了,你知道的吧。」高文說。
 
  潘朵拉沒有回答。
 
  「我知道,你也只不過是一個悲劇中的女主角罷了,你也只是個平凡的少女,不對,也只想成為一個平凡少女。」
 
  「喂……高文,不要再刺激她了。」吉爾說道。
 
  「我知道,你憎恨著人類,變成了這樣的怪物。要不是人類,要不是那些高官的話,你現在也只不過是平凡的女孩罷了。所以,我想通了,與其讓你在人世間受盡折磨,不如,我現在送你下去吧。」高文用巨劍指著她說。
 
  潘朵拉沒有回答,還是被包裹在那絕望之中。
 
  「安息吧!和她一起!」高文直接舉劍斬向她。
 
  巨劍被黑氣所接著,就算是那樣巨大的破壞力,大概也傷不到潘朵拉半分,現在的潘朵拉已經是怪物了。
 
  不折不扣的怪物。
 
  黑影背後伸出了大量的肉塊,肉塊大得幾乎覆蓋了吉爾整個視線,而可憐的潘朵拉的本體就被壓在肉塊下面,站也站不起來,只能在緩慢的爬動。
 
  「這就是……人類所寄予的絕望嗎?」吉爾驚訝道。
 
  潘朵拉下半身完全被肉塊壓著,靠著雙手爬動,一步一步的爬過來。吉爾感到萬分恐懼,只好用箭射向她的頭部,不過,那箭瞬間便被潘朵拉單手輕鬆接著。
 
  潘朵拉眼睛發出刺眼的紅光,突然之間放出了極大的紅色光束,把牆壁粉碎。
 
  還好王都的建築比想像之中牢固,否則這裡便倒塌了。
 
  「真的……要打倒這種怪物嗎?」吉爾驚呼道。
 
  高文沒有回答他,但他也不敢昂然進攻,這個型態的潘朵拉也太強了吧。
 
  「不如……不如等貞德過來,等她用聖劍……」
 
  「難道你一輩了也要依靠貞德嗎?」高文回過頭道。
 
  「可……可是……」
 
  肉塊突然伸出了巨大的手,一手把高文拍至牆上。
 
  「呀……」吉爾發生驚呼,他渾手在顫抖,雙腳發軟坐在地上。
 
  「咳……你真的是這麼沒用的人嗎?」高文吐著血,站了起來。
 
  吉爾發覺自己說不出話來,他在害怕,害怕著那樣的怪物。
 
  高文爆開了身上的盔甲,雙手緊握著劍。
 
  巨手又再拍過來,高文一口氣避開,再揮出一劍,巨手因而斷落。
 
  然而,潘朵拉揮出她的劍,巨大的黑色劍氣斬了過來,正中高文。
 
  「……」
 
  「真的……真的有勝算……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