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了嗎?天使長、『騎士王』?」露西說道。
 
  不對,他的名字的路西法,弒神的墮天使。
 
  「路西法,消失吧,你的存在是個錯誤。」梅塔特隆說。
 
  「甚麼是正確?甚麼是錯誤?這些是你來定斷的嗎?是由神所判斷的嗎?神的走狗呀,相信著神有好處嗎?神也非聖賢,他們和我們一樣,有血有肉有感情,為什麼他們就是超越我們的存在,我們難道就一定要屈服於他們之下嗎?」
 
  「不對,神是最上位的存在。」


 
  「不對,所謂的神也不過是和我們一樣,會死的,就像之前被我所殺一樣。」
 
  「所以,你就是一個錯誤。」
 
  「嗯,或許我是一個錯誤,但是這個錯誤將會把你們這些微光之人通通殺光。」
 
  路西法釋出巨大的殺氣,那是足以匹敵千軍萬物,單憑一人便足以滅世的存在。
 
  「那我問你,貞德,你是為了什麼而站在這裡?」


 
  「當然是為了殺了你。」
 
  「我不是你的敵人,你應該知道的吧,你的敵人是諸神。」
 
  「沒錯,但你也是敵人。你的目標是哥哥吧,我沒有說錯吧。」
 
  「嗯,當然了,我想見一見他,但他卻遲遲不肯出現。」
 
  「死心吧,反正你會死在這裡。」


 
  「憑你這個妹妹?對我來說,你的那把聖劍不過是猶如螢火蟲一般的微光罷了,只要用手捏,便會消失的吧。我可不放你在眼內。天使長,你帶她來有什麼用?你不會是想讓她召喚亞瑟出來,再趁機把我們兩個殺死吧。」
 
  「不概是路西法。你們兩個都是錯誤的存在,當然要把你們都殺光吧。而且,召喚他出來,不正正就是你的目的嗎?」天使長說。
 
  明明外表是個小孩一樣,但是我感覺到路西法具深不見底的力量……比哥哥還要強嗎?我不知道。
 
  「我啊,不明白為什麼神一定要站在我們之上。神算是什麼?明明我擁有超越神的力量,為什麼我一定要屈居於神之下?回答我吧,生命樹的王冠,天使長大人。」
 
  「你離神愈來愈遠了。神可沒有想過自己權限之事,也沒有想過自己的地位。」梅塔特隆說。
 
  「那是因為神已經不再思考吧!我可知道的,阿卡夏記錄,諸神想好了世界會怎樣發展,未來會發生什麼事後,便任由世界自己運作下去吧。不照顧世界的神,拋棄世界的神,怎可以稱之為神?」
 
  「那不是拋棄……」
 


  「我要升到天上,我要高舉我的寶座在上帝眾星之上;我要坐在眾會的山上,在北方的極處;我要升到高雲之上,我要與至上者同等!」
 
  「你必墜落陰間,到坑中極深之處!」
 
  「來吧,天使長!」
 
  「Enochian magic: Michael‧以諾魔法:米迦勒」
 
  梅塔特隆突然之間文出巨大的魔法陣,魔法陣包圍著她全身,然後一個靈體狀、半透明的天使出現了。
 
  「只召喚大天使的分身嗎?為什麼不像上次一樣,統領著大天使們的本體圍剿我?」路西法說。
 
  「殺雞焉用牛刀?」梅塔特隆笑著說。
 
  那個分身,好像是叫米迦勒吧,拿著劍直接衝到路西法的面前,路西法立刻以長槍迎擊,短短幾秒鐘內已經打了數十個回合,他們的劍鋒與槍刃之間相互交織,他們之間大概每一個人都比起別西卜強數十倍吧,那不是我可以參與的戰鬥。


 
  太強了。
 
  我望向天使長,天使長拿起本書,全神貫注於戰鬥之上,可沒有鬆懈。
 
  她的目的是要我叫哥哥出來吧。
 
  怎會讓她得償所願。
 
  我要在這裡打倒路西法。
 
  我望向四邊,齊格飛、布倫希爾德、吉爾、潘朵拉、伊莉莎白,大概沒有一人能派上用場吧。
 
  是另一個次元的戰鬥。
 


  在百多個回合後,米迦勒在天上被擊了下來。
 
  「helel ben-shachar.明亮之星,早晨之子」路西法突然之間胸中泛起聖光,巨大的光束傾瀉而下,直取梅塔特隆。
 
  「Enoch‧以諾書」梅塔特隆打開那本書,張開巨大的黑洞把光束吞滅,但是那光束實在太強了,使得梅塔特隆單腳跪下,接下來的,是路西法另一記攻擊。
 
  路西法張開翅膀,和從前看到只有單翅不同,是三對的翅膀,光之羽於雨一樣瀉了下來,直接命中天使長,但這個時候──
 
  「Caliburn‧石中劍」我舉起聖劍,在路西法的背後展開突襲,但他以一記長槍便擋下了那壓倒性的一擊,然後一腳把我踢至數十米外,那十字架之下。
 
  十字架之上的,是墮天使薩麥爾,那種怪物也是被路西法打倒的嗎?
 
  米迦勒沒有放棄,再舉劍攻擊。
 
  我也不可輕易認輸,再攻過去。


 
  但,那是徒勞無功的,實力差太遠了吧。
 
  路西法空手接住了我的劍,他笑了笑,說道:
 
  「你知道為什麼維多利亞會出現於現世嗎?」
 
  「什麼意思?」
 
  「因為你是不合格的『騎士王』啊,一心只記掛著自己和哥哥,王國對你來說跟本可有可無。而且,你的實力也太差了吧,跟本統領不了整個王國,對了,你只是個村姑來的吧。維多利亞見你朽木不成材,所以便不去扶助你了,她便走去輔助真正的王,你的哥哥。」
 
  「……」
 
  路西法舉著長槍連擊,每一擊都刺穿我的皮膚,我整身都被血所染血了,很痛,但是我還是如此的無力,如此的無能,打不倒眼前的那人。
 
  為什麼我是那麼的沒用?
 
  從前一直被哥哥守護,現在成了「騎士王」,但我還是保護不了哥哥。
 
  我只是想保護他一次罷了!為什麼這樣也做不到。
 
  無論如何也好,我也只能成為被保護的妹妹,我想為成為保護他的姊姊啊!一次也好,一次也好啊!
 
  但是,這樣的吶喊的毫無意義的。
 
  全滅。
 
  米迦勒的分身消失了,我和梅塔特隆倒在地上,完全動不了。
 
  伊莉莎白在替我們療傷,但是療傷又有什麼意義?
 
  我真的不是王的材料啊!正如伊莉莎白所言,我不是真正的王,真正的王是另有其人。
 
  我其實不想成為王。
 
  我只想作為一個普通的女孩生活下去。
 
  但那是不可能的。
 
  我想成為姊姊,但那是不可能的。
 
  路西法站在我面前,舉起長槍,說:
 
  「出來吧。」
 
  長槍刺了下來。
 
  正如他所言,哥哥出現了,擋下了那槍。
 
  「可惡……為什麼……為什麼你要出現啊!混蛋!」我哭著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