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我來說,維多利亞是怎樣的存在?

她是理想的王,是真真正正的王,和我不同。

是的,和我不同,我和她實在差太遠了。

你的死,對我來說是個打擊,又是個救贖。

打擊的是,那個猶如姊姊般的存在,那個唯一懂我心情,照顧著我的姊姊死了。



救贖的是,那個猶如鏡子般的存在,唯一看到我所我看不到的人,那個她終於死了。

但是,為什麼,為什麼你又再出現於我的面前?

我感受得到無比的惡意。

維多利亞,是同時干涉我和哥哥的命運的人。

眼前的那個她,並不是真正的維多利亞,而是幻影來的,我明白的,我是明白的,但是我還是按捺不住自己。



是陷阱,你不是他的對手的!

我知道,但是我真的想殺了他。

混蛋,路西法是知道的,所以故意幻化成這個樣子的。

「貞德,我們又見面了呢。」維多利亞說。

「給我閉嘴,路西法,你並不是她。」



「說什麼傻話,我明明就真真正正的站在你的面前,這個樣子你是不可能認錯的吧,我可是維多利亞,亞歷山德琳娜‧維多利亞。」

「混蛋⋯⋯」

她笑了,是惡意的微笑。

「廢話少說,我要送你下地獄!路西法!」我大聲吼叫道。

「對你來說,是怎樣的存在?」

我沒有理會她,雙手握劍向前衝了上去。

殺死她。

但是那可是怪物。



不過,那有殺不成的道理?怪物也好,天使也好,神也好,我也要殺死她。

維多利亞咬了咬嘴角,右手握著劍,解開了我這次的攻勢。

她一直在笑。

頭顱、右肩、手肘、手掌、單手劍,要一口氣在這裡斬過去瓦解她的戰力,將她殺死吧。
但是,維多利亞似是讀取著我的行動似的,她突然間反手握劍,瞬間連擊,一連串的攻勢把我壓了下去,我每次反擊,她都化解得了。

「你憎恨我嗎?」她說。

銀光一閃,幼劍一刺,我右手那劍被刺了出去——

「Lion・獅子」



維多利亞把劍一拋,正手握劍,橙色的魔法陣出現,向我斬了過來。

很慢!避開得了!我是這樣想的,但是⋯⋯

在我胸前留下了一道淺淺的血痕。

「嗔⋯⋯」

「你啊,是很慶幸我的戰死吧!」

「閉嘴!」

我右手編了一把長槍,向前刺了出去,但是她以最少的步伐躲開了。



「Unicorn・獨角獸」

這次是藍色魔法陣,那銀白幼劍似是變了小了,但變的無比尖銳,刺中了我的左肩。

「嗚⋯⋯」

「畢竟我就是一面娃娃鏡,既是你的倒影,又能反映出你相反的一面,我很優秀,你卻什麼都不懂;你是王,我卻什麼也不是。」

「去死!」

「Dieu et mon droit.我權天授」維多利亞用劍指向天上,一道神聖的金光灑落在維多利亞身上,為她鋪上了一層金粉。

「你知道嗎?歷代『騎士王』都擁有這一技能,是神所眷顧的證明。你沒有,你是『騎士王』卻沒有,這意味著什麼呢?王啊!」

「閉嘴啊!」我又刺出了一劍,對著她我心臟刺擊,但是她輕易的躲開了,來到了我的身後。



很快。

她在我耳邊說道:「其實你,根本就覺得當王很爽吧。」

我愣了一愣,轉過了頭,誰知她托起了我的臉說:「你老是說想回到過去的生活,但是你根本就很享受當王的日子吧。」

⋯⋯

「很開心嗎?這段日子。」她說。

「不⋯⋯不是這樣的⋯⋯」

「在其他人面前總是裝出惡人的樣子,但是其實你的內在就是惡呢,惡者、王。」

「⋯⋯不是的!不是的!」

「做個實驗吧,這一招只會攻擊到惡的存在,對你有效的話,那麼你便是惡吧!」

「不!」

「Honi soit qui mal y pense.心懷邪念者蒙羞」

她的劍帶著光芒,刺刺的,進入了我的心中。

嗯,那是不舒服的,卻又無比柔和的光,使我跪倒在地上。

動不了。與其說動不了,不如說不想動。

一直以來我究竟在做什麼呢?

我真的是這樣想嗎?

我想成為王。

的確,這段日子很開心呢。

比起從前的生活,現在的生活刺激得多了。

難怪我忘了哥哥。

原來我發自內心底的願望是想成為真正的王啊。

是這樣嗎?

不會吧。

總感覺我好像忘記了什麼。

不過,已經沒所謂了。

她笑了,劍放在我的脖子旁。

是嗎?完了嗎?

一切都已經完了。

劍落下。

是喔。

完了。

完。

⋯⋯

「你啊!是這麼弱的嗎?」

出現了一把聲音,在我面前擋住了維多利亞的劍。

是高文!不對,是⋯⋯

吉爾。

他拿著高文的那把巨劍,一口氣砍了過去,維多利亞連忙後退。

「貞德!這個真的是你嗎?你是那麼軟弱的嗎?現在的你和三年前一樣嗎?」

「啊?」

「平時那個經常照顧著人的大姐姐去了哪裡?我可不是說維多利亞,是說你哦。」

「你是誰?」維多利亞問。

「你不知道我、不知道這把劍,那只可以說你不是維多利亞,你只是假貨來的。」

「你究竟是誰?」

「『劍聖』吉爾!」

是這樣啊⋯⋯我差點忘了⋯⋯

「你說錯了!維多利亞!我不是想成為王。」我說道。

「啊⋯⋯?」

「一直以來,我都是作為被保護的存在而活著,現在的我之所以覺得快樂不過是因為我蛻變了,我不再是那個只可以在哥哥背後活著的妹妹,而是作為王的存在,是眾人的希望。我要打倒你,墮天使,那是王的義務。」

「可笑!你只是不合格的王來的!」

「Honi soit qui mal y pense.心懷邪念者蒙羞」這次輪到我施放奧義,把光芒照入她的內心之中。

「那是對我無用的,因為我就是正義,我是有能者的象徵,有能的人為什麼要被欺壓,我是代表他們,向世界⋯⋯」

「我不想知。那麼——Dieu et mon droit.我權天授」輪到我高舉聖劍,聖光照耀在我身上。

「什麼⋯⋯?」

「下地獄去吧!路西法!上吧!吉爾!」

「是嗎?你以為你能打倒我嗎?」

我笑了笑,我和吉爾同時舉著劍衝向維多利亞。

維多利亞笑了,她雙手握劍,是想用技能同時打倒我們吧。

那有這麼容易。

我是不可以輸的。

我有不可以輸的理由。

在劍鋒將交織之時,我和吉爾同時轉身避開了,來到維多利亞身後。

「雕蟲小技。」維多利亞說,轉身揮出銀光。

「交給我吧!」吉爾用巨劍擋下了,那巨大的劍卡住了維多利亞的幼劍。

我可沒有放過那個機會,趁機到維多利亞身後突襲。

殺死他。

維多利亞可不會束手就擒,她拉回了劍,躍上空中。

必殺的一擊。

我以吉爾為踏板,跳了上大殿的天花板。

要殺了她。

能殺得了她嗎?

不是「能殺得了她嗎?」,而是「一定要殺死他」。

所有魔法神經在燃燒,用盡全力展開最大奧義。

我感覺得到,那劍熾熱如火,是我全力的最強一擊。

上了哦——

聖劍!將力量借給我吧!

我要把那破壞世界的天使送往地獄!這是王的責任!

來吧!

「Caliburn.石中劍」

黃金之光。

把黑暗驅散。

是的,那是當今世上最強的一擊,是「騎士王」的最強一擊。

但是,無論是怎樣高位的存在,終有一天會墜在地上粉身碎骨。

這就是世界的法則。

無論多強也好,也總是有人比自己強的。

這次也不例外。

「Paradise Lost.失樂園」

我倒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