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某君家附近的公共公園 再看看眼前

出現了兩個眼熟的身影

一個顯然是「那隻手」的主人  正用筆直的眼神注視著我

一個是默不作聲靜靜地坐在我對面低下頭的男人

這兩個在某意義上跟我最親近的朋友



看到這竭我終於憶起為何我會在這裹了


早在四小時前─

9月12號00;30

今日是我和一班相識多年的朋友隨機定下一起飲酒共聚的日子
我帶著覆雜的心情跟四位友人及一位友人情人步入這個小島一某一間卡啦OK酒吧共聚



開了房間後 大家有談有笑的分享著各個見聞
只有我一個坐在離他們悄遠的地方獨自灌酒

或許大家察覺到我居然獨灌的情況下

大家也懷「老友看見我 也會驚怕」的心情注視著我吧

無他 因為每次這類形的活動 往往我也會顯得最活躍的一個

今天反常地出奇的平靜 大家心遠總會因反常而感到奇怪吧



反過來說 不感到奇怪才是奇怪吧 

見到這個反常的我  大家也有意無意的邀請我一起來玩遊戲

什麼大話色 十五二十 各種各樣見到這個情況 

我也立刻動起身子走向他們

這並不是因為什麼想得到別人邀請才去這種自以為是的想法

只是單純的如果不去會被人關注

反常行動被標籤立心不良的舉動吧



雖然我真我不想發愁

無奈 今天 不 不是今天 我對是對這例行聚會感到發愁吧

雖然我心中這麼想  但也有背離自己信念而行的時候

如果我再在這時候鬧性子這時候更顯我立心不良吧 

我以一副皮累的面容步向他們的位置盡量去表現得自然去加入他們的遊戲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