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一个无头的女尸,突然出现.........



又到了鬼故事情节了,今天给大家带来的鬼故事,是一件非常奇特的案件,《乡村无头女尸案》:
位于我国山西某个小镇子的当地派出所凌晨1点左右忽然接到了一个报警电话,报警人声称自己半夜上厕所,忽然发现公共厕所里有一个无头的女尸体,这可把他吓坏了。
按照报警人描述很快,当地派出所派出了两辆警车前去侦察,当民警们来到后,发现周围居然围观了很多村民半夜天冷,甚至不少人直接裹着被子来看热闹。当民警们遣散人群走走进厕所里时,发现真的有一件无头女尸体靠着厕所墙角,周围都是鲜红的血液,场景异常恐怖,不少露头看到的村民都吓坐在了地上。
为了防止吓到村民们,派出所立刻呼叫了一辆医护车把尸体带走,其余的警力开始了程序是的询问报警人和现场的村民们,并且派出所副所长还派人沿路打听有没有那家人口失踪的。
这一忙就是一宿啊,在排查了这么长时间后,民警们得到的有用信息却极其的少,这让所长王海生很是焦躁,他站起身子随意的晃动了腰部,顿时驱散了不少的困意。就当民警们还在按部就班的调查和推讨时,一个神秘的电话打来了,所长看到来电显示,这个电话不是本镇的,犹豫了下,王海生还是选择了接听电话。
可就当他拿起电话放到耳边时,呜呜呜……一阵女人凄惨的哭泣声传来,真真寒意顿时让王海生猛然一震。
反应过来的王海生立刻对着电话喊道:“你是谁,你想干什么”
不过,似乎那个女人除了哭泣以外就没有别的什么了,这让王海生很惊恐和烦躁,于是他果断的挂上了电话,不过当他刚刚放下电话,派出所忽然陷入一片黑暗,所有的电灯都熄灭了,
不少女警员出于本能都吓的尖叫起来,就在这个时候,王海生所长故作镇定的摸索着从抽屉里拿出一个手电筒并且打开了按钮。
以借着手电筒的光亮,所长王海生发现一举无头身体居然凭空出现在他的面前,这让王海生吓的坐倒在椅子上,不过在惊恐的看了一会后,他发现这个无头女尸体很像他们带回来的那一具。


只见这个无头女尸体的胸部中间写着好几个鲜红扭曲的大字,把、头、还、给、我、,看到这里,王海生不知所惜的想站起来逃跑,可是他发现自己因为过度害怕而双脚抽筋了。
就在这时,无头女尸体忽然伸出双臂向着王海生扑了过来,这可把王海生吓坏了,他很是拼命的想站起来,可是他的双脚却似乎不是自己的一样老定在椅子上。
很快无头女尸体的双臂牢牢抓住了王海生的脖子,不一会,王海生就觉得呼吸困难,并且因为呼吸衰竭而导致了王海生的脸部通红,他知道自己在不做点什么,估计自己的小命就要交代了,于是他急促用右手里的手电筒猛然砸向无头尸体。
谁知道就在王海生刚刚复出行动时,他的面前凭空又出现了一个无头女尸体,这一幕让他深深的绝望了,不止如此,接下来的数十秒内,接二连三的房内出现了无数的无头女尸体,很快王海生就被淹没在了尸海里。
啊!……
王海生猛然坐了起来,他紧张的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又摸了下自己的脖子,在发现无任何问题后,他才知道,自己做了一个噩梦,看着依然在忙碌手下们,他掏出手帕擦了擦额头的汗珠。
就在这个时候,他忽然发现桌子上多出了一块残余的衣料,并且这个衣料上还有几滴血迹,这一发现让王海生很是振奋,他有一个预感,自己的噩梦和这个凭空出现的血迹衣料很有可能会帮助他们侦破此案。
第2篇也是最后料,不懂你们喜不喜欢勒。
很快在法医的研究后,王海生得知这个残余的衣料是某个工作服上的衣角部位,而且衣料上的血迹经过DNA检验也和无头女尸体的血液一样,不过很明显这个残余的衣料很显然不是这个无头女尸体的,那么,很有可能就是凶手的了。
有了这一个重大突破,王海生立刻召回所有警员,连忙开了一个研讨会,在吩咐了以下的几项任务后,众警员又一次出动前往镇子各个村民调查衣料所属。


就在时间惶惶又过去了数个时辰后,一个惊喜的消息带回了派出所里,残余的布料所属主人找到了,而且无头女尸体的信息业找到了。
 
残余衣料的主人,名叫张富贵,今年45岁,本镇的村民,不过在案件发生后,其家人告知,张富贵就消失了,而无头女尸的信息是,张燕,女,38岁,让王海生意外的是,两人居然还是表亲。
经过详细的明察暗访,一个惊天的内幕出现了,原来张燕是张富贵的表妹,两人小时候经常在一起玩,后来长大后,两人居然还发生了不正当关系,后来两人陆续结婚后就斩断了彼此的联系。
张富贵很能干,短短几年的时间就积攒了不少钱,并且在镇子里购买了一个中档的房屋,这让张燕很是羡慕和嫉妒。
张燕嫁给的是一个很普通的村民,叫李大宝。
李大宝虽然老实对她也不错,可是却没有什么大本事,于是他就想问张富贵索要一笔10万元的分手费,不然就把他们俩的不正当关系告诉他老婆、
这一个要求当然被张富贵很快速的拒绝了,虽然他积攒不少的积蓄,可是买掉房子,加上小孩子的上学所用,其实也所剩无一,张富贵答应给张燕3000元的分手费,算是了结。
 
对于这个张富贵如此的敷衍了事的行为,张燕主动把一段他和自己鬼混的视频发给了张富贵的手机里,警告说,不给钱就直接发到网上和他老婆的手机里。


这一幕让张富贵火大了,于是他已谈判的借口把张燕约了出来,两人见面后,居然情不自禁的又衮到了床上完成了一次鬼混,完事后,张燕向张富贵索要10万元,并且以一分钱不少。
开始两人还算良好的商讨着,可是在张燕蛮不讲理的情况下,双人产生了争执,并且很快扭打起来,
在扭打的过程中,张富贵随手抓起桌子上的一把水果刀残忍的看向了张燕的脖子。
张燕没有想到张富贵会如此的冷酷残忍,于是张福贵手里的西瓜刀很轻易的砍在了张燕的脖子上,由于有力过猛,整个西瓜刀扎进了张燕脖子,很快张燕在剧痛下无力疯狂的乱抓虾,竟然把张富贵的衣服抓破了一个角,儿张富贵也没有在意到。
看到张燕在血泊里挣扎了一会就不动后,张富贵先是惊恐,然后又是残忍的拔出西瓜刀麻利的砍掉了张燕的脑袋,随手装进一个垃圾袋子里。
等到了晚上无人时,张富贵把张燕的尸体扔进了一个公共厕所,并且制作一个很诡异的现场,儿张燕的头颅则让他连着垃圾扔到了垃圾站里。
很快张燕的脑袋被民警们从垃圾站里找了出来,至于张富贵,所长张海生立刻签发了一个通缉令正式通缉张福贵。
不过在通缉了三天后,当地派出所接到外地一个报警电话,称在一个废旧的房屋里发现了一具无头男尸,后来在王海生和几个民警去调查后,确认这个无头男尸居然就是张富贵本人,而且尸体的地面上还写着一句鲜红的字体,还、我、头、来。
这一件奇异的事情让众人都很惊恐,就连所长王海生也是感到迷茫了很久,难道这个世界真的有鬼吗?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