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這是一個關於他和她的故事: 那年,他在公立醫院出生,半個月後她也在同一間醫院出生,這是他們故事的開始。 他五歲生日,從父親送給他的一本《叮噹》裡, 看到那個只要戴上頭頂就能在天空自由自在飛翔的「竹蜻蜓」,讓他有了第一個夢想。 她也是五歲,母親在睡前為她朗讀的《白雪公主》,讓她對童話式婚禮產生了憧憬。



這是一個關於他和她的故事: 


那年,他在公立醫院出生,半個月後她也在同一間醫院出生,這是他們故事的開始。 

他五歲生日,從父親送給他的一本《叮噹》裡, 
看到那個只要戴上頭頂就能在天空自由自在飛翔的「竹蜻蜓」,讓他有了第一個夢想。 

她也是五歲,母親在睡前為她朗讀的《白雪公主》,讓她對童話式婚禮產生了憧憬。 



他八歲,電視播放的《超人迪加》讓他燃起英雄夢。有天他認真地跟爺爺說, 
自己總有一天會拯救地球,改變世界,爺爺聽後雖然無奈,但還是鼓勵地一笑。 

她八歲,有天向奶奶抱怨鄰座的同學,因為會打扮所以比她受歡迎。 
奶奶告訴她,女生最重要的不是樣子,而是善良的內心,她謹記於心。 

他十四歲,和大部份男生一樣,他有活力,愛運動, 
曾幻想過自己能成為球星,也有一堆希望將來能夠完成的事。 

她十四歲,和其他女生一樣,她有買YES! 雜誌、抽明星閃卡、 


甚至嘗試過追星,那種受到別人祟拜的感覺,在她腦海揮之不去。 

他十九歲,與大學同學組成樂隊,為了讓自己的樣子能更「搖滾」, 
他模仿起自己鍾愛結他手的髮色還有浮誇衣著,成為別人眼中的視覺系。 

她十九歲,雖然那次音樂比賽成績很一般, 
讓她正式放棄自己的明星夢,但卻因此認識了他。 

他二十一歲,為了吸引她,他把頭髮染回正常而穩重的黑色, 
還特意配了一副時下流行的黑色粗框眼鏡,他的樂隊因此捨棄了他。 



她二十一歲,為了讓他注意到自己,她開始認真地學習化妝和打扮, 
她沒忘記奶奶曾經提醒她的話,但更清楚要讓人注意自己的內在,外表首先是第一步這個現實。 

那一年,他們成為了情侶。 

二十二歲,他們形影不離,一起去六四晚會、七一遊行、 
縱使清楚明白自己所居住的地方已經勢成水火,但他還是無奈地告訴她, 
自己能力實在有限,沒有辦法拯救,還有改變什麼。 

二十三歲,他和她一起在家中看某個樂壇頒獎典禮, 
她首次告訴他自己曾夢想作一位歌星,而現在已經不聽廣東歌。 
他跟她說香港樂壇已死,她笑說這句話已經聽了好幾年。




二十八歲,他的工作已經上了軌道,他正式向她求婚,她馬上就答應了。 
為她載上訂婚戒指後,他約定她蜜月會帶她到一直提起的玻利維亞。 

二十九歲,她告訴他要開始為將來作打算,那個婚禮最終簡單而樸素, 
不童話且相當公式,蜜月也只是去了鄰近的日本,四日三夜。 

三十歲,他們的兒子出生。 

三十一歲,他們成功為一間五百呎私人住宅支付了首期, 
以當時的財政預算,大概不用四十五歲就能夠供完。 

三十五歲,雖然他們的工作仍是辛勞,但每年也能抽空去一次外地旅行, 
可是每次都騰不出足夠的金錢去玻利維亞,因為,他們家中又多了一位成員。 

四十三歲,雖然樓費比預期早兩年供好, 


但他們又要開始擔心兒子和女兒將來的昂貴學費。 

五十二歲,在畢業禮看到戴上四方帽的兒子,他們溢出了感動的淚水。 
雖然身心已經相當疲累,但他們還是覺得過去的付出相當值得。 

五十七歲,回歸五十年,雖然現在居住的地方已經變得陌生, 
但這刻他們已經無法做什麼,唯有寄望年青的一代能為他們做什麼。 

七十歲,她突然離開了他,他傷心同時內疚,因自己始終未能帶她到一次玻利維亞。 

七十五歲,他的老年癡呆症愈來愈厲害,有天, 
女兒那位八歲的孫子突然充滿興致走來跟他說,自己將來肯定會改變世界。 
那一刻,他好像記起了什麼,又總是想不起來,所以,只能無奈地一笑。 

八十歲,他現在已經無法離開病床半步, 


仰望窗外蔚藍的天空,他記起了自己的第一個夢想: 
 
 
──很想無拘無束,在天上飛翔一次。 
 
 
那年,他在公立醫院與世長辭,記得當年她也是一樣。 
 
 
年輕時我們總愛夢想,遺憾能力上無法將這些夢想成真; 
成熟後我們有了能力,夢想卻被時代巨輪所摧毀得破碎。 
 
 
對他和她來說,這故事唯一的遺憾,大概就是太容易就能寫出來吧。 
 


 
…你認為你在轉變嗎?其實是時代在偷偷改變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