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哲勋到宇哲家闲。

 

“我说宇哲你啊该不会是喜欢上一位小妹妹啊?”哲勋开玩笑似地想把事情问出来。

 

宇哲傻眼地看着哲勋,“你不会是说歆毓吧?”



 

“没错”哲勋点点头,"我才要问你咧,你问几百次关于她的问题了。”

 

“我只是好奇为什么一位乳嗅未干的小女孩竟然可以让你打起精神认真弹奏钢琴?我们4位你独家好朋友不管怎么劝你,你始终还是一样很消沉。"哲勋斜眼瞪着宇哲。

 



宇哲没回答哲勋的问题,继续看着手上的乐谱。

 

“而且你不会那么容易给人进入你的世界的吧?说吧,兄弟。”

 

宇哲叹了一口气,便回答“我说就是了,哲勋兄。她长得很像我的妹妹。”



 

“你妹?原来你有妹妹,怎么没听你说过?”

 

“也不是亲妹妹,只是我们关系很亲密、像家人一样,所以互相称呼对方哥哥、妹妹。在我5岁的时候,我和紫歆儿、洪禹臻两姐妹的家人决定让我们回国念书、成长。我到了这儿,除了她们以外就没有什么朋友。直到有天,我遇见一位和歆毓长得相似的小女孩,她虽然小我一岁但是第一眼就看出来我有学钢琴,那时我还不承认我会弹奏钢琴,结果她就骂了我一顿。那次起慢慢地和她变成很要好的朋友,其间有一次她发现我独自一个人弹奏钢琴时,她和歆毓说过一样的话,只不过。。”宇哲说到这的时候,表情开始变得沉重。

 

“只不过什么?”哲勋聚精会神地听着。

 

“我上了国中的第一年,她。。。发。。生。。了。。一场。。严重的车祸,她送进医院抢救,可是。。抢救室的医生却摇摇头。。表示无能为力。。,她就这样不告而别了。。”宇哲神情悲伤地回忆着一切一切。



 

“所以那次事情后,你变得冷酷、无法让人接近了?”

 

“你不是和我成了好兄弟了吗?”宇哲拍了拍哲勋的背,笑着说。

 

刚形成人类的歆毓在门外听到宇哲的述说想到,‘原来他有那样的过去,我会让你知道过去始终是过去的事情,宇哲哥哥,你会变乐观的!’。

 



她想起人类进门前要敲门,所以也遵守规则地敲起门。

 

“但是要怎么敲啊?”歆毓脑海里跑出一个大问题。

 

“不如这样好了。”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很有节奏的敲门声响起在屋内聊天的宇哲、哲勋听到敲门声便猜到是歆毓。

 



“你去开门吧”哲勋边使眼色边说,宇哲没理会哲勋,站起身子走向门去。

 

“歆毓,你来了,请进吧"宇哲开门看到小小的人儿后,作了个“请”的手势。

 

歆毓看着宇哲的动作,小声说道“原来人类要这么做的,真有趣”

 

“嗯?什么?”



 

“没事。"

 

“嗨”哲勋站在宇哲背后向歆毓打招呼。

 

"嗨?”

 

哲勋见歆毓表情疑惑,便解释:“嗨是打招呼,和‘你好吗?’这句差不多。”

 

“嘿嘿,懂了,谢谢你。”

 

“你会玩忍者游戏吗?”哲勋想知道上次的事,所以转弯抹角地问。

 

“你何时变得那么爱玩了?”宇哲误解了哲勋的用意,以为要和歆毓玩起游戏。

 

“忍者?什么是忍者啊?”歆毓越听越不懂,可是越觉得人间很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