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就是情人节了。

 

禹臻和歆儿各怀心思,想和宇哲还有黎铭表达自己的心意。

 

下课时。



 

禹臻和歆儿坐在花园里的石椅上,聊着天。

 

这时候,哲勋匆匆跑来,他朝禹臻说道:“禹臻,黎铭出事了!”

 



吓得禹臻站起身来,紧张的问道:“黎铭出什么事了?”

 

“他和哲勋打起来了,听说是因为一个篮球队的女生。”宇哲说道。

 

“他竟然为了一个女生和哲勋打起来,他们在哪儿?” 禹臻气冲冲的朝宇哲问道。



 

“就在大礼堂!”

 

于是,禹臻以光速跑到大礼堂,而在她身后的宇哲和歆儿相视一笑,很有默契。

 

禹臻跑到了大礼堂,但大礼堂的的门被锁住了。

 

“怎么锁住了?”禹臻紧张的拼命扯拉锁头。



 

这时,禹臻在地上看见了一个盒子,好奇的打开了,看见里面放着一张纸和一把钥匙。

 

纸的内容:

 

禹臻,这是大礼堂的钥匙,也是。。。我心门的钥匙,你愿意走进我心里吗?

 



禹臻自言自语问道:“是谁啊?”心想:‘是黎铭还是哲勋?希望是。。。’

 

禹臻用钥匙打开了大礼堂的门,看见自己意想不到的情景,她看见从大礼堂门口到台前,都被洒满了鹅毛,这些鹅毛被放在两旁形成了一条路,而台前的鹅毛被摆成了心形,心形鹅毛的中央有一个跟刚才一摸一样的盒子,盒子里摆着一条项链,挂着一个钥匙(当然是假的),身后的宇哲不知何时跑到了幕后,弹起了钢琴。

 

黎铭站在心形鹅毛圈内,朝禹臻大声说道:“禹臻,我和你之间有着五十步的距离,如果你愿意为我走一步,那我也会为了你走下剩下路,以后我也会陪着你一起走剩下的人生路,我想告诉你,我喜欢你!”

 

在禹臻听见黎铭大吼“我喜欢你”这四个字时,她毫不考虑的往前跨了一步,说道:“我也喜欢你!”

 



接着,黎铭拿起盒子里的项链缓缓朝禹臻走了过来,不知从哪冒出的哲勋和歆儿也识相地走到了幕后,和宇哲一起看着他们俩。

 

黎铭站在禹臻的面前,替禹臻戴上项链,说道:“我把我心门的钥匙交给你了,以后可不要随意跑出去。”

 

禹臻恶作剧的笑了笑,挥了挥手里那大礼堂的钥匙以及黎铭留的字条说道:“这不是你心门的钥匙吗?”

 

“开玩笑,这还得还老师呢,对了,我们还得扫扫地。。。”两人相视而笑。



 

“你用什么理由借礼堂的?”禹臻还是耐不住好奇心。

 

“嘿嘿嘿,我跟老师说我们要在一个月后的校庆舞会给大家惊喜,所以向老师租了礼堂,所以为了谎言不被拆穿,我们真得想一想表演了。”黎铭笑道。

 

就这样,黎铭和禹臻出去约会了一整天,直到晚上,他们又得进行一个计划了,不同的是,这次的主角是歆儿,所以禹臻是知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