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周白茫茫的……

這裡是哪裡?

為什麼我會在這裡?

我剛才在……我剛才在做什麼?

我……我是誰?




「哈囉!」
!?
誰在說話?

「這裡這裡!」
循著聲音,我終於看到了聲音的主人。

嗯?!
這是一個小小的人類……?還是說一隻小小的人類?


他和一部Note3差不多高,短頭髮(所以我說「他」),頭髮是紫色的,穿著紫色的……裙子?看上去蠻可愛的(簡單來說是迷你正太)。

「你好!我是塔皮擦馹 • 賈米爾 • 哈利度樺。」
他在笑,他的笑容很溫暖,給人一種可以信任的感覺。

「欸……你好……我是……我是……欸……」
我是誰……

「嗯,你是……?」
他側著頭,睜大圓圓的雙眼看著我。



「啊……我忘了我是誰……」
我勉強擠出一個笑臉。

「那……沒關係吧!反正名字不是很重要,我叫你人類好了。」
他一開始滿是驚訝的,不過很快就調整過來了。

「你是什麼?」
聽到他說叫我人類,我突然想起了這個問題,不會是什麼小人國吧?

「啊……?」

「我的意思是……你是什麼生物……?」

「噢……你很快就會知道的了,快點過來,大家都在等你呢!」



「哦……」

大家?等我?

「慢著!什麼大家?為什麼要等我?這裡是哪裡?為什麼我會在這裡?」
他一臉狐疑的看著我,眉頭緊緊皺著,就像在想這傢伙怎麼話這麼多,不過很快就變回可愛的笑臉。

「別說那麼多啦……你等等就知道了啦!快點跟我來吧!」

然後我就被半拉半扯的帶到了一個地方(這小人兒力氣蠻大的),雖然我真的不知道在一片白色中他是怎麼找到路的,總之他拉著我一直走,一直走……就到了一個仍然是一片白茫茫的地方,不過這裡有些不同。

就是多了一堆迷你人,各有特色的小人兒。

有的有翅膀,有的比塔皮什麼樺還小上一倍,有的在變桌椅出來,對,是變出來,他們唯一共同之處就是紫色的頭髮。



我們一到,大家的視線都集中了在我們身上,正確來說,是集中在我身上,特別是我的頭,我有那麼帥嗎?我可不認為自己吸引力那麼強。

「額……你們好……」
受不了被眾「人」注視著的我,開口說了些什麼,想把氣氛緩和一下,不過好像不怎麼湊效……大家的目光仍然落在我身上。

「他是人類喔!」
塔皮(就這樣稱呼好了,我忘了他的名字了)用一副小學生考了一百分在炫耀時的嘴臉說。

「對,我是人類……」
喔!他媽的……塔皮都把視線稍稍轉移了,我怎麼還笨得去出聲?

大家的注意又回到了我身上。

「小子,過來。」


說話的是……一棵樹。
一棵樹?

我看著那手掌大的「樹」。

「額……樹先生……你在叫我嗎……?」

「當然了!」
它瞪著我,用長得像眼睛的樹紋瞪著我。
什麼跟什麼呀……自己這麼小還好意思叫我小子……

不過我是聽話的走過去了,大概是因為它語氣中帶了點威嚴吧。

「樹先生你找我什麼事……?」
我蹲下來,低著頭和它說。



「首先,我不是叫樹先生。我叫奧班尼亞斯鵲 • 伯修亞 • 菲爾卡 • 汎達。」

「對不起……樹先……額……奧班尼亞……修伯亞爾達先生……」

「是奧班尼亞斯鵲 • 伯修亞 • 菲爾卡 • 汎達,算了,你知道為什麼你會來到這裡嗎?」

「不知道,我正想問呢!到底這裡是哪裡?為什麼……」

「我知道你有很多東西想問,不過請先聽我說。」
我的話被打斷了……奧班斯爾達不讓我問我腦袋裡滿載的問題,讓我先聽它說。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