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再看看那日記,看看有沒有什麼蛛絲馬跡什麼的。

我四處按呀找呀刮呀,看看有沒有什麼機關,直至我按了13/2那天的日記一下後……

奇異的事情發生了!
奇異的事情發生了!
奇異的事情發生了!

一團從日記發出來的光包圍著我`,因刺眼的強光我本能地閉上了眼睛,張開眼後已經是另一片景象。



這裡根本是一個瘋狂科學家的實驗室,不,是他的家!
數以百計的白老鼠(嘔……),不同顏色的液體(應該是化學物)裝在一堆整齊排列的試管裡,一個打開了的衣櫃裡面全部都是白袍,還有一堆標本?
還有,你想得出來的實驗用品這裡都有:燒杯、溫度計、量杯、電子秤、烘箱……

「喂!小子!你在幹什麼!!!」

突然的一聲大喊把我嚇得跳了起來,我回頭一看。
是一個伯伯,和記憶中的愛因斯坦差不多的,滿頭白髮,穿著白袍,留著鬍子。

「小子!你是從哪裡溜進來的!打算偷我的研究成果嗎?哼!不可饒恕!!!」



他用在早上八點做功課的速度向我跑來,飄逸的白髮在風中飛翔,我還沒反應過來,他已經捉住了我。

「伯伯……你誤會了啦!」

雖然此刻我是驚慌失措,但我並沒有忘掉那些奇怪的事情,突然間,我好像明白了什麼,我甚至感覺到我頭上出現了個燈泡。

「你就是那個窮盡一生汗水,只為讓人們記得自己,最後卻還是寂寂無聞的科學家吧!」

這回輪到他驚慌失措了,他手在顫抖著,一面愕然。



「你……你到底是誰?」

那灰白的眉毛皺了起來,本已歷盡滄桑的面容加添了幾條歲月的痕跡。

不過這問題倒是考倒我了,要回答我是日記精靈嗎?

「額……我是來幫助你的……?」
其實我自己也很懷疑,我是幫助他的嗎?我能幫助他嗎?

他突然跪倒在地,我固然是吃了一驚,但他接下來的行為才真真正正的把我給嚇到了。
他竟然對著我膜拜,還給我扣了三個響頭。

我沒有像電視中的人那樣扶起他,對他說「請起請起」,因為我根本沒反應過來。(話說為什麼我會記得電視?真是奇怪……



雖然我沒有扶起他和對他說「請起請起」,但他還是自己站起來了。
他緊握我的雙手,道:「想必你是天上派來的救兵吧!這世界有救了!我成名有望了!請務必原諒我剛才的無禮冒犯啊!」

雖說我還沒適應這人的極大反差和我認為很古怪的行為,不過我沒有特別在意。

因為我想到了個很重要的問題,我要如何回去?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