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當我在猶豫不決的時候,我突然聽到了族長的聲音……

「番,你聽得到嗎?」
「族長,是你嗎?我聽到呀!」
我開口便道。

「不用出聲的,在心裡面回應就好了。曉桐已經被我教訓了,你在沒有人教導之下都能進入日記世界,幫助別人,實在做得很好。楊護已經去了找政府,你很快就可以回來的了,回來再談。」

沒有讓我回答的機會,就像電話被掛掉一般,任我叫破喉嚨(在心裡)也不再有回應了。



也罷,反正很快就可以回去了。
應該是吧。

不過,這裡應該是一個不同的世界吧,我倒是有點興趣看看這裡和我住的地方相似不相似,我想……沒問題的吧?

這兒的實驗室沒有什麼特別的,不知道這個世界的其他地方會不會有一番新景象呢?

楊護走的時候並沒有關上門,虛掩的門中有著一條小小的隙縫,像是在誘惑著我去探索一下這個世界,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我慢慢把和門外的世界的距離縮少,終於,我站到了門前。

「啪!」


下一秒,我被嚇到了。
不是因為門外的景象。
因為我什麼也沒看到。
他興高采烈的回來了。

我就被那門給硬生生的撞到了,你問我疼不疼?那是當然……咦?

慢著,我怎麼不覺得很疼?

「大恩人,謝謝你……他們說很感謝我,但我知道那是你的功勞,但是不管怎麼樣,我終於,終於可以名留青史了。」



我報以一個微笑,或許那是苦笑吧,因為我不知道該如何反應,此時,眼前的景象又突然出現了變化。

一團光不知從哪裡冒出,把我重重包圍著,楊護一動不動的,臉上還是那個感動流涕的樣子像是時間停止了一般,接著的事兒,大家也應該想到了。

我慢慢闔上眼睛,因為那光真的不好直視,等我張開眼的時候,身旁已經換成了一棵樹和一個黑著臉仇視我的女人,楊護連同實驗室都消失不見了。

第一次的日記旅程,就這樣平平安安地度過了,這看上去,也不是一份很有難度的工作呀!

如此沒趣的一次旅程,正是為今後的大大小小的冒險掀開了序幕。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