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說,相較之下,這傢伙的日記也太長了吧,太多無謂的細節寫得太詳細了,這才一篇,那麼我要看多久呀?

腦子是這麼抱怨,眼瞳卻仍然反映著在日記上工整的文字,目光仍然在日記上遊走。

「303

今天雖沒昨天般幸運,卻還是普普通通平平凡凡的一天。

今天早上起來居然什麼也捉不到,這還挺讓我感到失落的,所以早上就吃素了。



然後一如以往的帶琳琳外出,牠戴上昨天買的馴畜繩還挺適合的,不過因為什麼也捉不到,我也沒食物可以餵食給琳琳,牠看上去沒精打采的,我心裡真不是味兒。所以我就帶牠到慧儀家了,讓隆隆陪牠玩,我就去打獵--這次一定能成功,我當時只有這麼一個信念。

結果我看到了一群十多隻的松鼠雞,雖然是最普通不過的神獸,但這數量也夠我和琳琳和慧儀和隆隆飽餐一頓的了。

午餐就在慧儀家吃了,慧儀的松鼠雞煲和白切松鼠雞真是好吃極了。

把馴畜繩送給慧儀後,她可開心了!接著我們聊到天黑,一起吃晚飯(還是松鼠雞),然後慧儀睡著了以後,我就回家了。」

「304



琳琳不見了。

今天差極了。我昨天……竟然把琳琳放在慧儀那裡忘了帶回來!我真是笨透了。

今天一起床,就發現了琳琳不在家,後來想想,才發現我好像沒有把琳琳帶回家,我實在太冒失了!待我去到慧儀家,慧儀居然還在睡,還沒醒過來,我餓著肚子在她家門口坐了四份一個太陽後,她總算來開門給我了,但那卻一點也不值得高興,我看到她家沒有琳琳的蹤影,窗戶也是開的,我就知道沒什麼好事的了,果不其然,慧儀說沒看過琳琳……

我在大草原上尋找琳琳,一直跑一直跑,大概走了半個大草原,跑到太陽達地,還是沒有看到琳琳的影子,最終不勝飢餓(整天沒吃過東西)暈倒了。醒來時已經在慧儀家了,吃了碗松鼠雞粥,現在又準備睡覺了,明天一早我又要出發找琳琳了。

琳琳,你去哪兒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