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若你看厭無病呻吟,可試試詭異治癒



  「不要離開我!我可以為你而死啊!求求你!嗚嗚嗚~」小咪對著電話大吼,因為電話的另一邊,傳來了一句冷冷的「分手」。
 
   答覆?同情?原諒?放下尊嚴的求情,只得到單調而有節奏的掛線聲作回報。
 
 
 
  小咪絕望地放下電話,眼淚順著臉頰落下,難道這…就是對待男人死心塌地的回報嗎?
 
 
  小咪避過護士的耳目,來到醫院的頂層,她走到邊緣坐了下來,雙腳懸空,只要身體稍稍向前傾,就可以兌現承諾了。出現在醫院的原因,正因為在四天前她過度服用安眠藥。自殺的原因,依舊是男人,可是這個男人,四天以來不單止沒有來寬她,連一句問候說話也沒有。  


  
 
  低頭數著手腕上整齊有序的疤痕,這一條疤是屬於初戀男友的,因為很痛,所以疤痕特別深。這是在酒吧被騙去初夜的,這是在網絡上結識被哄賣淫。另一隻手的三條疤痕是公司一位有老婆子女的上司的,他曾承諾過小咪會為她離婚,經過三次以死威脅之後,最後反而被公司炒掉了。
 
 
  「自己到底做錯了什麼?」小咪常常這樣自問,明明每一次都拚命去愛,每一次都不是鬧著玩,小咪真的願意為每個男生放棄性命,可笑是換來的卻是一道又一道的疤痕。更糟的是,每次都死不掉…
 
  「唉~上帝啊,到底我還要死到什麼時候…」
 
  「直到妳懂得什麼是愛為止。」聲音突如其來,小咪嚇了一跳,撇頭一看,旁邊竟坐著一個穿著白袍的老人,他樣子痴呆地遠望,雪白的鬍子跟長袍在順風飄揚。


 
  「你、你什麼時候…?」難道撞鬼?日光日白萬里無雲啊…
 
 
  老人樣子像個垂死老人,又同樣身穿純白裝,小咪一下子沒察覺到異樣。她一邊看著手機,一邊問:「那麼,我怎樣才能找到真愛?」
 
  「跳下去吧。」說畢,小咪感覺到一隻手貼在她的背部。
 
 
  然後…推了她下去!


  
 
  「砰!」好大的一聲!幾乎要震破小咪的耳膜,難以想像巨響從自己身體發出,更大的痛楚隨之襲來,每一節的脊椎都像被人拆散再重組,胸腔內感覺到肋骨彆扭地刺出體外,內臟被摔成一團,每一下呼吸鼻孔跟喉嚨都滲出血泡…好痛、好痛!痛到意識都朦朧縮起一團,這次恐怕可以死了…
 
 
  「…吧?!」才一眨眼,小咪就發覺自己出現在深切治療病房內,全身都動彈不得,喉管從鼻腔深進氣管。
 
 
  這次足足躺了大半個月,除了家人之外,連一個異性都沒有來探過她。說起來,很奇怪,一直感受不到雙腳的存在,是仍沒康復嗎?可是上半身已經能夠自由郁動了啊。等到下一次護理時間,小咪詢問醫生,結果得到一個壞消息,因為脊椎神經線壓斷,下半身癱掉,這輩子都要在輪椅上渡過。
 
 
  這、這是開玩笑吧?!幾乎什麼自殺方式都試過了,依然亂蹦亂跳,這次才第一次跳樓,還是被陌生人推下去的,竟就癱了半身?!哈哈,這可是逕今為止最合理的自殺理由了。
 
  小咪下定決心,一定要死!
 


 
  當她休養到手指能動,小咪卯足勁拔掉自己的呼吸喉。  
 
      死不掉…
 
  又過半個月,小咪將提供養分的點滴剪斷,讓它默默滴在地上。
 
      還是死不掉…
 
 
  康復到雙臂都能活動,小咪偷了護士的針筒,想趁半夜猛戳自己亂打氧氣,就在針筒刺進血管,姆指施壓注射之制,被一個剛好經過的醫生阻止了。 
 
 
  「夠了!」醫生將針筒搶走,還狠狠地摑了小咪一記耳光,然後才意識到醫生是不可以打病人的,於是點頭道歉後匆匆離開了。 
 


  小咪的心情理所當然的差到爆炸,自殺再一次失敗,還被人打!一定要揪出這個罪魁禍首,然後給院長告狀,使這個打人的醫生失掉工作。於是,她向護士打聽消息,才發現…
 
 
  原來那個醫生,正是第一次、第二次、第N次送院後救活她的人,包括上一次從天台墜下,也包括那次拔掉呼吸喉,剪斷營養液… 
 
 
  每一次及時被發現,全靠那醫生每次經過她的病房,總會偷望她,所以才會發現這麼微細的異樣… 
 
  小咪撫摸著熱呼呼的臉頰,很痛,卻感到痛得很有價值,也找到活下去的理由。
 
 
 
小咪意外被奪走下半身,卻找到了她的下半生。
與其找個甘願為他死掉的人,
倒不如找個不管你遇到什麼慘事,


都能單純為他活著的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