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呀!] 我被嚇醒了。

七時正,當一個實習醫生的我,拿起了醫生的白袍和袋子,走出門外。
                                        
回到前往醫院的路上,我拿起了在袋子暗格內的MP3,聽着小提琴的悦耳音樂。             

[符冠禧!符冠禧!]我聽見別人呼喊我的名字。回頭一看,原來是護士長-許家雯。
                                                              
(家雯是一個很可愛的女士吧,搶手貨,可惜的是,她已經是別人的未婚妻了。當然,這個不是我與她的故事。)



[幹甚麼?] 我問道。

[没甚麼,我們一起回醫院吧。]

在走到醫院的路途上,我有我的聽着音樂,她有她的看手機短訊,没有發出一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