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打開門後,一切都像正常,究竟是那個神經病在作弄我?

想到這裏的時候,無意中在桌上發現了一樣不屬於我的東西,乃是一本普通得没有再普通的歷史書。

打開歷史書,書裏的頁張竟然是空白的!我不相信這事實,便[很有耐性]的把頁張一頁一頁的揭起來。

揭翻數十頁後,终於發現了一張夾着一張幼细的紙條,有一種標楷字體寫着:

請揭後一頁。



如是者,我跟着指示揭後一頁。

在雪白的紙頁又有一些標楷字體慢慢浮現出來,一字一字的,很快就浮現出一段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