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通點:

1) 我們的父母都是A(父)及O型(母)血的。

2) 同上文,我們都是一個實習醫生。

[讓我想辦法吧。]

但是,過了半小時,我也想不出甚麼辦法。



[我在想,反正若我們不知道密碼,就不能離開此房間,毒氣就會釋放,我們都是會死的。不如搏一搏,犧牲十二小時的時間,來換取一個提示吧。]

[難道我們不能亂估密碼的嗎?]凱晴還在天真的問道。

(其實,在無所不談之中,我也有起她的底子,她比我年輕三年呢!
我二十五歲,看來她做我的女朋友這件事上又想得過,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