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用打火機點燃了煙。

為這個漆黑—片的房間帶來些少光明,恍惚是我們的希望。

我們並肩而行,凱晴在每走一步都停下來,嘗試在不同的位置把煙照到牆上。

嘗試了大約半小時後,我們還是找不了密碼。

我們開始向較高位置的牆上尋找密碼。



我把桌子推到牆邊,讓凱晴站在桌子上照。

我則站在地面上,默默支持凱晴。

半小時後,凱晴終於在牆上找到一小段白色透明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