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殘人渣!]

我的右手不自覺地打到嘉彥的左臉上!

(左一拳,右一拳~)

當我有能力控制自己的時候,嘉彥已經傷得有點七孔流血了。 我呆了。



[彥!]睿城道。

[AO型血不能流出大量,不然會有生命危險!]

[快替他止血!]

嘉彥突然緩緩地站起來,摸着臉,對我説:

[符冠禧,你有種!]



然後抱起了凱晴,奪門而出。

[追!]睿城發出指令。

全部人衝出門外,只剩下呆着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