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拉柏特向我伸出仁慈的右手。

[你好。]我一臉茫然。

[看來這位白伊者還是蒙在鼓裏,甚麼都不知道吧。]拉柏特慈祥地說着。

[是啊,怎麼了?]我不解。

[讓我解釋一下吧。]



[你們白伊者的工作就是使人復活罷了。]

[那麼,你們不要拿死人的靈魂嗎?]

[但是一魂換一魂,你們拿一魂過來吧。]

綽言突然跪向我說:[對不起。。。我忘了拿最後者的靈魂。。。]
[但是如果我們現在走的話。。。會被祂們說是玩弄天堂。。。我們現在需要一個靈魂。。。對不起。]

然後她推我給拉柏特。



她們咕咕地說了一些話,我就感頭暈,沒有知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