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原來,要在旺角找一碗沙嗲牛麵係咁難。

我說的是沙嗲牛,不是什麼雞翼撈出前一丁,不是什麼京都肥牛冷麵,
我只想點個茶記中最簡單的常餐A,從信和一直走到建材街,遍尋不果。

一間又一間的港式茶記/冰室相繼倒下,為了求變對抗鋪租,把菜式弄個別的款式發售,
原本$28的沙嗲牛變了$40的沙嗲肥牛撈丁。

小時候到旺角找唱片,買平貨,食串燒,一眨眼便hea足一天,現在抬頭一看,是金鋪,藥房,找換店,
多少像個戰爭中的小小物料庫,途人絡繹不絕的把物資裝滿一個又一個的行李喼後便轉身回巢。



我有些懷念滿街都是穿mk的那段日子 (黑衫皮褲黑鞋),雖然全身黑色咁得戚,
但是,你受那齣戲那些人影響都是我們了解明白的。
雖然,你偶爾會問我:「啤咩呀你,撻朵啦仆街。」
簡明的表達自己,卻比起現在的旺角途人來得更親切更可人更岩chan。

現在,她們不問緣由就把你從後推開,行李喼輾過你腳跟,她停下來,回個頭,
你認為她會向你說聲不好意思,你錯了,她一手抓着你,行李喼再度碾過另一小孩途人:

「靚仔!『翠華』,齋哪喔!」



「仆你個街,我都搵緊碗沙嗲牛麵呀!」我竭力咬着下唇,牙,已格格作響。

我離開,沒給個反應。

「喔!有乜咁巴閉呀里,蝗角d人真某禮貌…」

我懷念,懷念那段要躲避mk目光的日子。

住在旺角幾近十年,我很怕,旺角有天易名為蝗角。



昔日的mk們,現在做着什麼呢?可能已身在中環 Beijing睇場,可能已經投身金融機構年薪百萬,
可能仍在馬檻中等做大嘢…無論怎樣,希望還能堅持,還能大大聲的說出自己的名號,
不致淪為別的菜式,做上什麼黑白漢堡。

我只想,找一碗沙嗲牛麵…




原文:http://www.facebook.com/liveincentral

中環塔倫天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