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角色:芝娜、阿英、正虎、喻民…… 重口味,心智不成熟者切勿閱讀



《金基德的學徒》上集 (21+)重口味,心智不成熟者切勿閱讀
 
白色的紡紗窗簾,隔絕了外面世界的喧鬧。電視機裡放出的,卻是另一種嘈雜的日常。戲中的主角是一個啞男,他將一個女大學生騙去做妓女。我看了十多分鐘已經覺得很難受,但作為一個讀電影的,我有理由繼續看下去。因為這套《爛泥情人》是金基德的作品,而他確實是黑暗中的螢火蟲。
 
我跟他是不相識的,但我從他的電影中,著實覺得他是個變態。他所拍的電影充斥了暴力、血腥、色情,但帶有一點救贖的意思。我覺得……我應該要向他好好學習。
 
「金華森被一個陌生的男人推倒床上,然後被粗暴扯開身上僅餘的情趣內衣。她拚命合上雙腿反抗,而那個男人卻毫不留情壓住她。此時,亨吉,那個啞巴男主角竟在隔壁的房間裡,透過單面鏡,看著這一切的發生。這噁心的悲劇是他設的局,但他,卻竟是愛她的。」這樣離經叛道的情節一幕幕在電視機上呈現。殘酷而瘋癲,荒誕卻又真實。
電話響起了,我稍微分一分神。電話螢幕上顯示著芝娜的頭像。「喂?阿英,5分鐘內來到我家。嘟嘟嘟……」她就這樣說了一句就掛線了。我關了電視,然後看著牆上金基德的相片。他,是多麼的令人敬佩呢!
 
我家和芝娜家的步行距離大約需要十分鐘的時間,但她要我5分鐘去到,我只好一直跑過去。來到她家門口,我已經滿頭汗水。在我忙著拭汗時,她就打開門,一手拉我進去。她用纖幼卻有力的手抓住我頭,然後大力吻我。她嘴上、面上和身上的煙味、酒氣和大麻的味道紛紛湧過來。我不敢反抗,只是略略用手抵住她靠過來。她開始伸手到我的褲頭。先是嘗試細心解開鈕釦,但我不配合,微微扭腰,希望擺脫她的魔掌。她居然更猛烈地拉扯我的褲頭。我實在不願意與她相好,於是雙手推開了她。


 
啪!「你吃了屎?現在是我給你好處;現在是我給予你快慰;現在是我滿足你的慾望和需要!你憑什麼反抗?你反抗只會什麼都得不到!」芝娜摑了我一記耳光,然後說了這些莫名其妙的話。老實說,她雖然手掌纖細,但力量龐大。尤其她打中耳朵,使到我有點耳鳴和暈眩。我剛想開口解釋時,她又打了我另一邊面。接著而來的是更粗暴的拉扯。混亂間我的內褲被脫掉,而她噁心又穢臭的內褲卻蓋在我的臉上。再之後的事情,忍一忍,其實很快過……
 
完事之後她抽著「事後煙」,一副自鳴得意的模樣。芝娜雖然有幾分姿色,但她只有侵略、自私、霸權、隱瞞、恐嚇和暴力。我本來是討厭的,不過,她既然自動送上門,不妨忍耐一下,和諧和諧。全裸的芝娜坐在床邊吐出一口白煙,她對我說:「一會兒幫我做點事。」接著她又瘋狂地往我身上撲來。昏亂間,我只聽見床架吱吱作響,彷彿在控訴什麼……
 
我坐在某快餐店的一角,整天看著那個副經理。他是個中年男人,看起來挺老實勤快。我看了多久,他就做了多久。偶爾就是停下來喝幾口水,然後又繼續工作。他常被上司指罵,轉個頭又被顧客投訴。但似乎沒有影響到他工作的心情,他還是忙碌地指揮下屬。
 
「正虎,我有事要你做。」我揪住副經理的衣領,把他拉到一旁。
 
「你……你誰呀?幹什麼?」正虎有點慌亂。


 
啪!啪!
 
「叫你做就做,不要問太多。是芝娜叫你做的,不是我。」我學芝娜打了正虎兩巴掌。我怕他比較堅實,兩巴掌未必足以令他折服,於是我強吻他。
「幹!幹嗎?」他更驚慌了。我一手掐住他的頸子,一手扯開他的皮帶。他更用力地反抗了。怎可以讓他好過?我放開皮帶,往他的肚子死命的打。再堅實的人,也不會抵得住。他身子軟下來,伏在我身上。他輕聲地說:「別打了……」他相對芝娜而言,又是另一種臭。我從旁邊的桌上拿了一個盤放到地上,然後脫去正虎的褲子……四周的人沒有太大的反應,只是看看就離去。是的,這些事不宜太多人看著。
 
我回到家中,從正虎身上裝設的針筒攝錄機看到,正虎托住一盤糞便走入快餐店的廚房。裡面的員工一臉愕然。但他們很快反應過來,用手掩住口鼻。糞便的臭味散播到整個廚房,更使一個女員工伏在垃圾桶嘔吐。正虎把那盤糞便放到廚桌上說:「你們把這些糞便混到食物裡!不過要做得好看,吃上去怎麼樣是一回事,但賣相一定要吸引。」
 
金基德攔在電視前,阻礙我看他執導的《一對一》。這時男主角正好問:「你們覺得自己做的事情是對的嗎?」我其實也不知道,我只知道,芝娜會虐待我,然後又在床上強姦我。我對此也不太反對,因為我得到了快感。即使金基德是我的老師,但我也不會讓他隨便阻礙我和芝娜的發展。我從廚房拿出一把廚刀,二話不說就捅到金基德的肚皮上。暗紅色的鮮血沒有像理想般灑噴出來,只是緩緩流下,一點美感都沒有。
 


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